2015年7月3日 星期五

被告莫名其妙擅自封鎖告訴人facebook使用權,妨害言論自由,妨害名譽,觸犯強制罪,證據確鑿。

刑事告訴狀
受文者:
台南地檢署
地址:臺南市安平區708-46健康路三段310號 電話:(06)295-9731~50
 傳真:06-2985446
日期:
中華民國一○四年七月四日星期六
告訴人:
陳昱元 男 44, 12, 7
通訊:台南郵政第16-35號信箱
電話:0933-355656
E-mail: yuhyuan.chen@msa.hinet.net
被告:
被告一:梁幼莓 台灣臉書有限公司代表人
地址:11073臺北市信義區松高路9號27樓
被告二:許燕輝 臉書雲端科技有限公司代表人
地址:11501台北市南港區三重路19-11號5樓
壹、 案由
中華民國一○四年七月三日及四日兩天,被告莫名其妙擅自封鎖告訴人facebook使用權,妨害言論自由,妨害名譽,觸犯強制罪,證據確鑿。
貳、證據
一、「這項功能暫時被封鎖」節錄本乙張。(證據一)
二、「台灣臉書有限公司」台北市政府工商登記節錄本乙張。(證據二)
三、「臉書雲端科技有限公司」台北市政府工商登記節錄本乙張。(證據三)
參、事實及法律
一、被告以「最近張貼違反facebook政策內容,所以暫時封鎖使用此功能權限」。
二、違法事實:
(一)什麼內容違反facebook政策?未釋明?
(二)違反facebook政策的哪一條規?未釋明?
(三)誰裁定違反facebook政策?未釋明?
(四)霸王硬上弓的流氓行為,在台灣民主社會妨害思想自由觸犯強制罪,罪證確鑿,請起訴。
告訴人:語文法資管教育學博士陳昱元clip_image002
證據一
clip_image004
證據二
clip_image006
證據三
clip_image008


2015年6月30日 星期二

貪污圖利擺第一,衣冠禽獸壞心地,欲蓋彌彰是天裡,禍國殃民罪難避

陳情書
受文者:
教育部長  吳思先生
地址:10051臺北市中正區中山南路5  電話:02-7736-6666
日期:
中華民國一○四年六月三十日星期二
主旨:
國立台灣大學把林輝政在國立澎湖科技大學當校長期間,為圖利貪污新人事安排,濫權霸凌解聘通過教師評鑑的資深優良教師陳昱元博士案,移轉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辦理,迄今已逾四個月,卻未見辦理,吃案證據確鑿,請議處賜覆,請查照。
說明:
一、各機關受理對人民陳情案件處理時限如下:涉及檢舉案件:其內容屬單一權
責機關者為十個工作日,涉數機關權責者,主辦機關為十五個工作日,協辦
機關為十個工作日。
二、對涉及機關行政處分違法或不當,或屬國家賠償案件者,受理機關應主動告知陳情人提起行政救濟或國家賠償。
三、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校長王瑩瑋置若罔聞逕行吃案,背信罪、瀆職罪,事證明確。
證據:如后
                       陳情人:語文法資管教育學博士陳昱元
人人救災難,被告趁火打劫,造人禍,人神共怒

行政訴訟起訴狀(中華民國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clip_image002
受文者: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地址:11159 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725號 電話:02-2833-3822
原告:
陳昱元 男 44年12月7日生 R103158446 失業中
通訊:台南郵政第16-35號信箱
電話:0933-355-656
電子郵件:yuhyuan.chen@msa.hinet.net
被告:
行政院(代表人院長毛治國)
地址:10058臺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1段1號 電話:02-3356-6500
教育部(代表人部長吳思華)
地址:10051臺北市中正區中山南路5號 電話:02-7736-6666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代表人校長王瑩瑋)
地址:88046澎湖縣馬公市六合路300號| 電話:06-926-4115
案情:
行政院法規會違反正當法律程序,湮滅證據被告濫權為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解聘通過教師評鑑的資深優良教師原告,逕行退件原告「再訴願書」,共犯濫權傷害原告憲法人權情節相當嚴重,請依法審判還我人權。
訴之聲明:
一、請遵守判例(precedent)及大法官釋憲(Judicial interpretation),參照702
號大法官解釋文判決,不得人權歧視。
二、請確認原告與被告公法契約關係迄今仍然存在。
三、請釐清以下事實及法律:
(一)教師被解聘一定要等司法判決才來行政救濟嗎?
(二)老師提出告發或告訴或起訴告官,可以解讀為行為不檢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嗎?
(三)老師寄電子郵件給同仁揭發學校行政違法傷害無辜老師,可以解讀為行為
不檢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嗎?
(四)學校可以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提「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校級教評會可以突然提案,故意違反正當法律程序解聘老師並列冊永不適任嗎?
(五)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委員、學校教師申訴評議委員會委員、教育部中央申訴評議委員會委員、行政院訴願委員會委員,可以違反法律保留原則(依法有據原則)、法律明確性原則(法有明文規定原則)、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程序正義原則)、比例原則(分寸拿捏原則)無記名投票傷害老師憲法人權(違反禁止恣意原則)無責嗎
(六)被告可以不「調查事實證據」將錯就錯,湮滅教育人事行政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證據,扮演共犯角色製造人禍,毀人一生嗎?
(七)行政院法規會可以擅自依法無據認定訴願事為陳情事嗎?
(八)行政院法規會可以擅自依法無據退件訴願嗎?
(九)行政院法規會有權擅自退件不理會訴願內容嗎?
(十)98及99學年度學校報教育部二次「不續聘案」被教育部駁回,依法行政處分無效。校長蕭泉源應該依學校申評要點第28及29條及行政程序法第111及113條依職權確認之逕發聘書,且應依第118條補發薪資,未料校長蕭泉源不但違法,還可以把案子惡化成今日的「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案,被告可以置若罔聞,不當一回事嗎?
四、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與被告係「公法契約關係」,契約內容為「教學、研究、輔導、服務」,原告未違約,被告無權單方毀約。因契約關係之成立,本質上仍屬雙方間意思表示之合致。關於聘約內容之事項,無由一方基於意思優越之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之可言,自不應承認校方有以行政處分形成或改易聘約內容之權限。本案被告共犯已「基於意思優越之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解聘案」,違反「公法契約」,本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共犯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沒有「契約常識」,簡直不可思議。又被告也共同正犯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按「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指凡以行政契約替代行政處分為法律行為時,即不應於同一法律關係中再行使用行政處分方式,以成立、消滅或變更當事人間之法律關係,始符合當事人之彼此間選用行政契約之合理期待。公立學校與教師之聘約關係屬行政契約,業如前述,其聘約之成立及內容事項,並非一方基於行政高權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依「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不應承認學校有以行政處分終止聘約關係或改易聘約內容之權限。(最高行政法院98年度7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紀錄)。被告共同正犯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認同澎科大有權用「行政處分」終止聘約關係,違法行政罪證明確。
二、本院釋字第一七七號解釋:「本院依人民聲請所為之解釋,對聲請人據以聲請之案件,亦有效力。」第一八五號解釋:「司法院解釋憲法,並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之權,為憲法第七十八條所明定,其所為之解釋,自有拘束全國各機關及人民之效力,各機關處理有關事項,應依解釋意旨為之,違背解釋之判例,當然失其效力。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法律或命令……,經本院依人民聲請解釋認為與憲法意旨不符,其受不利確定終局裁判者,得以該解釋為再審或非常上訴之理由……。」據此,大法官702號解釋文本案適用,而且有絕對拘束力,前枉法裁判,事證確鑿。
三、民國 101年7月27日釋字第 702 號解釋文:「系爭規定二限制教師終身不得再任教職,不啻完全扼殺其改正之機會,對其人格發展之影響至鉅。倘行為人嗣後因已自省自新,而得重返教職,繼續貢獻所學,對受教學生與整體社會而言,實亦不失為體現教育真諦之典範。系爭規定二一律禁止終身再任教職,而未針對行為人有改正可能之情形,訂定再受聘任之合理相隔期間或條件,使客觀上可判斷確已改正者,仍有機會再任教職,就該部分對人民工作權之限制實已逾越必要之程度,有違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有關機關應依本解釋意旨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一年內完成系爭規定二之檢討修正,逾期未完成者,該部分規定失其效力。」本案前裁判違憲,事證明確。
四、按釋字第 590 號解釋文「法官於審理案件時,對於應適用之法律,依其合理之確信,認為有牴觸憲法之疑義者,各級法院得以之為先決問題,裁定停止訴訟程序,並提出客觀上形成確信法律為違憲之具體理由,聲請本院大法官解釋。此所謂『法官於審理案件時』,係指法官於審理刑事案件、行政訴訟事件、民事事件及非訟事件等而言,因之,所稱『裁定停止訴訟程序』自亦包括各該事件或案件之訴訟或非訟程序之裁定停止在內。裁定停止訴訟或非訟程序,乃法官聲請釋憲必須遵循之程序。惟訴訟或非訟程序裁定停止後,如有急迫之情形,法官即應探究相關法律之立法目的、權衡當事人之權益及公共利益、斟酌個案相關情狀等情事,為必要之保全、保護或其他適當之處分。本院釋字第三七一號及第五七二號解釋,應予補充。」本案原告被工作權及退休權迫害,顯然前裁判已違憲,法官可「裁定停止訴訟程序」聲請釋憲,再一次釋明。
五、教師被解聘一定要等司法判決才來行政救濟嗎?
答案:當然不可以。
(1)行政法院二十四年度判四「未經訴願決定之案件,原處分官署既自覺其處分為不合法,本於行政上之職權作用,原得自動撤銷原處分之處分或另為處分」。100年1月3日本原告打電話給校長蕭泉源及人事主任王本賢,告知學校違法事證明確,傷害本原告人權,應「本於行政上之職權作用」立刻「撤銷原處分」,雙雙答稱「教育部已准,不可能撤銷」,如果本案有違法情事,教育部應負全責。教育部把責任推給學校,學校把責任推給教育部,把本原告權利擺一邊,被告故意濫權無責,違法罪證明確。
(2)訴願有理由者,受理訴願機關應以決定撤銷原行政處分之全部或一部,並
得視事件之情節,逕為變更之決定或發回原行政處分機關另為處分。但於訴
願人表示不服之範圍內,不得為更不利益之變更或處分。訴願決定撤銷原行
政處分,發回原行政處分機關另為處分時,應指定相當期間命其為之(訴願
法第81條)。被告共犯「魔鬼藏在細節」,從不面對回應「訴願理由」回應,
瞎掰「無理由」,流氓幫派執政,為貪污圖利,泯滅人性,禍國殃民。
(3)大法官702號解釋文推翻了「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依法適用於本案,教育
部長吳思華卻說「靜待司法判決」,別人的孩子死不完,無知、無恥、無德,
泯滅人性禍國殃民在此見證。
六、老師提出告發或告訴或起訴告官,可以解讀為行為不檢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嗎?
答案:當然不可以。
原告因權益受損,向法院提出告訴或告發或起訴告官,這是憲法「訴訟權」行使,學校不能解釋為「行為不檢」解聘人,這是普通常識,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卻說「具有高度專業性及屬人性」自有其判斷餘地,「司法權無從取代行政機關行使行政裁量權」,太離譜了!有違一般公認之價值判斷標準,適用法規顯有錯誤。查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係指應適用之法規未予適用,不應適用之法規誤予適用者而言。從而「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者」,除適用法規不當外,並應包含消極的不適用法規之情形在內。本案被告吳思華等消極的不適用憲法第十六條規定,當然觸法。釋字第五六九號解釋指出:「憲法第十六條明定人民有訴訟之權,旨在確保人民憲法上之權利或法律上之利益遭受不法侵害時,有權依法請求救濟。」又本案被告已逾越憲法第二十三條意旨之範圍,觸犯刑法第342條背信罪,及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五、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未遂犯罰之」、第 7 條「有調查、追訴或審判職務之人員,犯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或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被告違反公法契約解聘本原告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還公然違憲,罪證明確。
七、老師寄電子郵件給同仁揭發學校行政違法傷害無辜老師,可以解讀為行為不
檢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嗎?
答案:當然不可以。
電子郵件內容是屬憲法上人民秘密通訊權。學校拿出電子郵件,公開會議中討論已涉觸犯刑法第132條(洩漏國防機密以外之秘密罪):「公務員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非公務員因職務或業務知悉或持有第一項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而洩漏或交付之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134條(公務員犯罪加重處罰之規定):「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本案被告也已逾越憲法第二十三條意旨之範圍權限,觸犯刑法第342條背信罪,及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之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五、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未遂犯亦罰之」、第7條「有調查、追訴或審判職務之人員,犯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或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被告藉故違反公法契約,解聘本原告以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觸犯洩密罪,犯罪事證明確。
八、學校可以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提「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
校級教評會突然提案,故意違反正當法律程序解聘老師並列冊永不適任嗎?
答案:當然不可以。
(1)學校「校級」教評會依法比照司法三級辦理係屬「法律審」,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提案「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的情形下,當然「校級」教評會「法律審」無權臨時提案並做出解聘決議,被告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罪證明確。可是,學校教師申訴評議委員會委員、教育部中央申訴評議委員會委員、行政院訴願委員會委員們卻為違法背書。被告不依「嚴格事實審職權」撥亂反正,還跟著背書迫害本原告人權,是可忍,孰不可忍孰?
(2)「教學評量分數」是師生間機密文件,學校拿出「教學評量分數」,公開在會議中討論,已涉觸犯刑法第132條(洩漏國防秘密以外之洩密罪):「公務員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非公務員因職務或業務知悉或持有第一項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而洩漏或交付之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刑法第134條(公務員犯罪加重處罰之規定):「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本案被告消極的不適用法規,觸犯刑法第132條、第134條規定,嚴重違法行政罪證明確。
九、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委員、學校教師申訴評議委員會委員、教育部中央申訴
評議委員會委員、行政院訴願委員會委員,可以違反法律保留原則(依法有
據原則)、法律明確性原則(法有明文規定原則)、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程序
正義原則)、比例原則(分寸拿捏原則)無記名投票傷害老師憲法人權(違反
禁止恣意原則)無責嗎
答案:當然不可以。
(1)委員有權審議;但無權違法無責、無權違反法律保留原則無責、無權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無責、無權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無責、無權違反比例原則無責、無權違反禁止恣意原則無責、無權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無責。
(2)本案迄今,被告等共犯違反法律保留原則罪證如下:
(A)憲法第四十八條總統就職宣誓:「……余必遵守憲法,……如違誓言,願受國家嚴厲之制裁……。」總統都不能違反憲法,被告竟然參與犯罪結社,認同委員投票迫害原告憲法人權,被告逾越權限,違法罪證明確。
(B)本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案,被告共犯違反憲法法條如下: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憲法第152 條「人民具有工作能力者,國家應予以適當之工作機會」、憲法第165條「國家應保障教育、科學、藝術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憲法第15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憲法第16條「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憲法第12條「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憲法第7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被告共犯消極的不適用憲法規定,嚴重違法罪證明確。
(3)本案迄今,被告等共犯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事證如下:
(A)沒有任何法條規定,告官、寄電子郵件揭弊、教學評量分數低等事可以當理由解聘老師並列冊永不適任。
(B)被告共犯故意曲解大法官702號解釋文,故意不作為以書函敷衍塞責,「適用法規顯有錯誤」,違法行政罪證明確。
(C)被告等共犯故意違反公法契約,包庇單方片面解除本原告長期聘約,違法行政罪證明確。
(D)本原告並未違反長期聘僱契約內容「教學、研究、輔導、服務」,被告共犯違法行政罪證明確。
(E)被告無法使原告可能預見行為之法律效果,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民國 97年2月1日釋字第 636 號大法官解釋文:「基於法治國原則,以法律限制人民權利,其構成要件應符合法律明確性原則,使受規範者可能預見其行為之法律效果,以確保法律預先告知之功能,並使執法能準據明確,以保障規範目的之實現。依本院歷來解釋,法律規定所使用之概念,其意義依法條文義及立法目的,如非受規範者難以理解,並可經由司法審查加以確認,即與法律明確性原則無違(本院釋字第四三二號、第四九一號、第五二一號、第五九四號、第六0二號、第六一七號及第六二三號解釋參照)。被告共犯(a)「無法使原告可能預見行為之法律效果,強姦人權,違法行政罪證明確;(b)未依職掌「專案調查」本人工作權的遭遇迫害,共犯強姦人權,違法行政罪證明確。
(4)本案迄今,被告等共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罪證如下:
(A)本「解聘案」是前96, 97學年度二年二次「停聘案」的延續,「停聘原因未消滅」的唯一依法理由是「停聘期未滿」,所以「停聘原因未消滅」就繼續「停聘」。停聘期間,被告未發聘書,原告到教育部門口嗆聲自殺抗議,教育部二科科長陳惠娟代表教育部接下抗議書後,行文學校補發聘書但未補發薪資。98學年度原告回學校後,學校以「暫時繼續聘任」辦理,還拒絕給付澎湖地方法院裁定的「補發薪資支付命令」新台幣一百七十餘萬元。教育部雖行文學校補發停聘期間聘書但學校抗拒補發薪資,並且以「提訴訟告官」及「寄電子郵件揭弊」之「停聘」原因未消滅為由,繼續報教育部二次「不續聘案」被教育部駁回,依法行政處分無效。校長蕭泉源應該依學校申評要點第28及29條及行政程序法第111及113條依職權確認之逕發聘書,且應依第118條補發薪資,未料校長蕭泉源不但違法,還可以把案子惡化成今日的「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案。被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共犯審判長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故意跳過這個事實在判決書中隻字未提,故意湮滅證據未盡「嚴格事實審」職責,看起來就是「漏未斟酌之證物」,實際上是「湮滅證據,包庇犯罪組織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罪證明確,本案被告還裝聾作啞,故意不查,居心貪污共犯害人,惡性重大,人神共怒。
(B)被告共犯等所引用的「證物未在庭上求證」,這些「未經斟酌之證物」竟然可以成為判決基礎,違反高等行政法院「嚴格事實審」職掌,枉法裁判罪證明確。所引用的證物有:(a)99年12月30日至100 年6 月11日期間以「天災人人救,人禍校園造,報應會等到」、「傷我不准我叫,殺我不准我告,黑幫治校何時了」、「士大夫無恥禍國殃民」、「看看?還能騙多久?本包公如影隨形」等為主旨之相關電子郵件45則。(b)原告教學不力,不能勝任工作事實相關資料(包括98學年度第2 學期及99學年度第1 學期評量成績一覽表、學期教學評量統計表、授課建議事項表、學校馬上辦中心網站學生留言等,見附件十四)影本等。
事實上,電子郵件是原告憲法上人民秘密通訊權,被告共犯已觸犯洩漏國家機密以外的洩密罪,迫害原告憲法秘密通訊權,被告共犯適用法規顯有錯誤。
此外,98學年度第2 學期及99學年度第1 學期評量成績一覽表、學期教學評量統計表、授課建議事項表、學校馬上辦中心網站學生留言等係本原告「教學專業自主權」,被告共犯適用法規顯有錯誤,包庇被告犯法濫權霸凌迫害原告憲法工作權罪證明確。
(C)被告共犯違反「教評會仿司法制度設三級」原理,如澎科大院長蔡明惠等連當三級委員會之主席或委員,故意穿場教唆濫權霸凌謀害。按教評會係各大學院校作成對教師有關「聘任、聘期、升等、停聘、解聘、不續聘、延長服務、資遣原因認定及其他依法令應予審議之事項」行政處分前之前置程序,仿司法制度設三級,除在於上開關於教師重大事項審議具集思廣益及具有行政處分前置程序之功能外,並有類似司法審制度發揮內部監督機制,有糾正下級教評會認事用法之功能(司法院釋字第574號解釋理由書參照)。本解聘案三級教評會委員至少三分之二名單重疊,同樣一批人,連幹三級三審或三級二審,嚴重違反「公平原則」,「也違反比照司法三級原則」。有一審法官,也是二審法官,更是三審法官的事嗎?這叫司法三級嗎?被告共犯故意犯罪解聘原告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罪證明確。
(5)本案迄今,被告共犯違反比例原則(分寸拿捏原則)罪證如下:
(A)違反行政程序法第9條規定「行政機關就該管行政程序,應於當事人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也違反行政程序法第7條規定「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當然更觸犯行政程序法第8條規定「行政行為,應以誠實信用之方法為之,並應保護人民正當合理之信賴」,被告等故意不適用法規,助紂為虐共犯加害原告,白紙黑字歷歷在目。
(B)請問︰「天災人人救,人禍校園造,報應會等到」、「傷我不准我叫,殺我不准我告,黑幫治校何時了」、「士大夫無恥禍國殃民」、「看看還能騙多久?本包公如影隨形」等為主旨之相關電子郵件45則,可以成為不利原告判決的基楚證據嗎?這是原告「秘密通訊權」、「言論自由權」、「誹謗阻卻事由權」、「學校應興應革事項教師法教師發言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故意欠缺憲法及刑法知識,再次共犯包庇學校及教育部「洩漏國家機密以外機密」的「洩密罪」,違法行政也枉法裁判,原告長期受虐,情何以堪!被告竟然無感!
(C)板橋地方法院刑事第六庭優質法官林鈺琅於中華民國97年4月28 日的判決論點:「對於可受公評之事項,尤其對政府之施政措施,縱然以不留餘地或尖酸刻薄之語言文字予以批評,亦應認為仍受憲法之保障。檢察官代表國家訴追犯罪,為公益之代表;法官則職司審判,平亭曲直,然並非全體檢察官、法官之人品、能力、操守均全無瑕疵,雖大多數檢察官、法官均兢兢業業,恪遵其職,惟仍有極少數不肖法官、檢察官涉嫌收受賄賂或不正利益,業經偵查、起訴、甚或判刑,嚴重打擊人民對司法之觀感與信心。是被告以『檢察官你不懂著作權法,要虛心接受,請檢察官不要不耐煩,不要把被害人當肥羊,我們不會送錢給你,你不用等』、『檢察官畜生一堆,我說檢察官畜生你不要不高興』等用語,核屬就可受公評之事項予以批評,縱其用語或屬以偏蓋全、偏激刻薄,基於維護言論自由,以促進政治民主及社會之健全發展,宜本於『有則改之,無則惕之』予以尊重、包容,仍應認受憲法基本人權之保障。是被告辯稱:伊無侮辱之犯意等語,尚非無據。綜上所述,被告於檢察官依法執行職務時,雖當場以前開言語批評檢察官,惟其係因個人在訴訟上之意見發表,基於保障言論自由,尚難認其有侮辱公務員之犯意。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證被告確有上開犯行,揆諸首揭說明,自應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判長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故意欠缺憲法及刑法知識,在此見證。
(D)「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例如:隱私權,人性尊嚴權,姓名權,工作權等。」釋字第五八五號解釋理由書:「……隱私權雖非憲法明文列舉之權利,惟基於人性尊嚴與個人主體性之維護及人格發展之完整,並為保障個人生活秘密空間免於他人侵擾及個人資料之自主控制,隱私權乃為不可或缺之基本權利,而受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共犯包庇學校及教育部拿出「密級電子郵件」及「密級教學評量」解聘原告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已構成「洩漏國家機密以外機密」的「洩密罪」,還自稱遵守憲法第22條規定,也算是偽造判決書混淆視聽,枉法裁判包庇違法行政罪證明確。
(E)原告與被告係「公法契約關係」,契約內容為「教學、研究、輔導、服務」,原告未違約,被告無權單方毀約。因契約關係之成立,本質上仍屬雙方間意思表示之合致。關於聘約內容之事項,無由一方基於意思優越之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之可言,自不應承認校方有以行政處分形成或改易聘約內容之權限。本案被告共犯已「基於意思優越之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解聘案」,違反「公法契約」,本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共犯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沒有「契約常識」,簡直不可思議。又被告共同正犯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按「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指凡以行政契約替代行政處分為法律行為時,即不應於同一法律關係中再行使用行政處分方式,以成立、消滅或變更當事人間之法律關係,始符合當事人之彼此間選用行政契約之合理期待。公立學校與教師之聘約關係屬行政契約,業如前述,其聘約之成立及內容事項,並非一方基於行政高權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依「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不應承認學校有以行政處分終止聘約關係或改易聘約內容之權限。(最高行政法院98年度7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紀錄)。被告共同正犯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認同澎科大有權用「行政處分」終止聘約關係,違法行政罪證明確。
(F)釋字第六八九號解釋理由書:「基於人性尊嚴之理念,個人主體性及人格之自由發展,應受憲法保障。……免於身心傷害之身體權亦與上開闡釋之一般行為自由相同,雖非憲法明文列舉之自由權利,惟基於人性尊嚴理念,維護個人主體性及人格自由發展,亦屬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之基本權利。」被告共犯明知原告長期受虐待,醫生診斷情緒障礙請過長期病假,人格受傷害,身心健康權也受害。此外,家庭生計全毀,沒有退休金還找不到工作,可能活不久。被告不但沒有維護原告人權,還在傷口上灑鹽下毒,落井下石,逼我早死,共犯犯罪組織作案在此見證。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還自稱遵守憲法第22條規定,無恥偽造函文混淆視聽,泯滅人性違法行政害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G)楊智傑博士研究報告指出,原告未違約,何來受處罰?陳昱元老師與被告是「公法契約關係」,契約內容為「教學、研究、輔導、服務」,陳昱元老師並未違約。楊智傑博士(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在專題研究「教師行為不檢有損師道及其懲處效果之檢討」(國會月刊,37卷11期,頁42-63)中指出:「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陳昱元老師不滿系主任駱藝瑄、海洋運動與管理學系系主任吳政隆(駱藝瑄性侵女學生之夫)在校評會中對其升等的意見,寄發電子郵件給學校教職員批評駱、吳兩人『品德有問題』、『說話到處騙』等,駱、吳告陳誹謗,二審法官莊秋桃等判陳敗訴,處有期徒刑十個月,減刑為五個月,得易科罰金,緩刑二年。陳昱元老師又批評校長,指稱校長陳正男與前教務長王明輝涉嫌利用職權機會,安插校長陳正男自己的兒子陳元冬錄取進入研究所,同時校長陳正男也將自己的弟媳婦黃素真,由圖書館員調升出納組長,而育成中心主任侯建章也有樣學樣,安插自己妹妹的兒子呂威聰,其英語成績不堪入目,卻也能以轉學考名義,由高苑技術學院轉入被告應用外語系就讀,涉嫌瀆職。其後來被校評會以違反教師法第14條第6款(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者)及第8款(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或違反聘約情節重大者),經學校教評會決議:『停聘一年』,並報奉教育部96年8月6日台人(二)字第0960119324 號函同意照辦在案。因為批評學校,指出學校的弊端,也構成行為不檢有損師道嗎?這樣適當嗎?因為批評其他老師或校長,與教學研究工作並沒有關係。」檢舉學校不法是公益行為,卻被學校當權教評委員挾怨報復「有權無責」無記名投票從停聘到今日「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被告共犯嚴重濫權違反法律保留原則迫害原告憲法人權。一事已三罰,也違反一事不二罰原則。更何況不應該罰。共犯審判長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未盡職責「嚴格事實審」,未回應本學術專題研究論點,看起來就是「漏未斟酌之證物」,實際上是「湮滅證據,包庇犯罪組織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包庇違法行政罪證明確。被告共犯涉嫌勾結法官,解聘本原告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罪證明確。
(H)吳錫欽律師實務研究,「訴訟」及「電子郵件」不能認定為「行為不檢」,被告共犯主觀加害,客觀事實明確。吳錫欽律師實務研究「行為不檢」案例有:(1)販售禁藥、吸食毒品(最高行政法院89判字第3號);(2)賭博、涉足有女侍坐檯之舞廳酒店等不當場所(最高行政法院95判字第1885號);(3)偽造文書、詐欺(最高行政法院94判字第1028號);(4)性騷擾情節重大(最高行政法院94判字第1960號);(5)性猥褻(最高行政法院95判字第1020號);(6)性侵害(最高行政法院92判字第36號);(7)通姦、妨害家庭;(8)竊盜、竊占:(9)大量舉會、巨額倒債等。據此,澎科大被告系主任吳政隆的性侵、院長蔡明惠的偽造公文書、系主任王月秋的偽造公文書、校教評委員的偽造公文書會議紀錄、人事室的偽造事實表及檢覈表,就是「不折不扣」的「行為不檢」;原告因守法而提出「告訴告官」及「寄電子郵件揭弊」舉發違法,熱心公益事,不是「行為不檢」。共犯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未盡職責「嚴格事實審」,未回應本實務專題研究論點,看起來就是「漏未斟酌之證物」,實際上是「湮滅證據,包庇犯罪組織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包庇違法行政罪證明確,被告共犯涉嫌透過律師勾結法官,解聘本原告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罪證明確。
(6)被告共犯違反禁止恣意原則:行政程序法第一百十一條:「行政處分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無效︰一、不能由書面處分中得知處分機關者。二、應以證書方式作成而未給予證書者。三、內容對任何人均屬不能實現者。四、所要求或許可之行為構成犯罪者。五、內容違背公共秩序、善良風俗者。六、未經授權而違背法規有關專屬管轄之規定或缺乏事務權限者。七、其他具有重大明顯之瑕疵者。」
(A)校長蕭泉源未在教育部98及99年二次駁回不續聘時依法逕發聘書,當然是「應以證書方式作成而未給予證書者」的行政處分無效論。
(B)發生在原告身上的事若發生在你身上,你能接受嗎?當然是「內容對任何人均屬不能實現者」的行政處分無效論。
(C)違反公法契約又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的行政處分,當然是「內容違背公共秩序、善良風俗者」的行政處分無效論。
(D)法律審校級教評會,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曾提案「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的情形下,擅自提案並決議為解聘理由之一,明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及逾越權限,當然是「未經授權而違背法規有關專屬管轄之規定或缺乏事務權限者」的行政處分無效論。
(E)本解聘案到底在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觸犯什麼法?觸犯到什麼程度?證據在哪裡?誰來認證?按照經驗法則如何解讀?按照論理法則如何解讀?有哪個法條規定「提出訴訟」、「寄電子郵件」、「教學評量」等事可以解聘老師並列冊永不適任(依法有據原則)?有哪個法條規定委員及公務員可以違憲挾怨報復(違反禁止恣意原則)投票傷害老師憲法人權(法律保留原則)?為什麼學校駱藝瑄老公吳政隆性侵依法未解聘給復聘還當系主任,為維護自我法益及檢舉不法熱心公益的本原告卻要被解聘,其社會公平正義在哪裡(比例原則)?一直以來,本人從未看過證物、委員從未利益迴避、本人書面報告或答辯未受回應、本人若出席教評會只是為犯罪組織治校不法程序背書沒有人理會實質上本人說了什麼話、系及院教評會以機密為由不給會議記錄不知內容為何無法答辯傷害本原告防禦權、……鬥爭!鬥爭!鬥爭!太可怕了!被告共同正犯不依職權實體審查,還信口開河跟著偽造公函說,本原告「行為不檢有損師道,教學不力,不能勝任工作,決議依行為時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6款及第8款規定,予以解聘,由澎科大以100年7月1日澎科大人字第1000004638號函知訴願人,並於報經本部100年12月22日臺人(二)字第1000221530E號函同意照辦」,共同正犯妨害原告名譽、偽造文書、及背信罪等,當然是「其他具有重大明顯之瑕疵者」的行政處分無效論。
十、被告可以不「調查事實證據」將錯就錯,湮滅教育人事行政圖利新人事安排
貪污證據,扮演共犯角色製造人禍,毀人一生嗎?
答:當然不可以。
(1)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被告共犯包庇犯罪組織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治校治教,共犯犯罪組織觸犯貪污治罪條例,其手法就是從「程序上」著墨,故意湮滅被告違法「實體上」證據,泯滅人性,製造人禍,惡性重大,人神共怒。
(2)行政機關之判斷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時,行政法院得予撤銷或變更。按行政法院對行政機關依裁量權所為行政處分之司法審查範圍限於裁量之合法性。至於不確定法律概念,行政法院以審查為原則,但對於具有高度屬人性之評定、高度科技性之判斷(如與環保、醫藥、電機有關之風險效率預估或價值取捨)、計畫性政策之決定及獨立專家委員會之判斷,則基於尊重其不可替代性、專業性及法律授權之專屬性,而承認行政機關就此等事項之決定,有判斷餘地,對其判斷採取較低之審查密度,僅於行政機關之判斷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時,得予撤銷或變更,其可資審查之情形包括:
(A)行政機關所為之判斷,是否出於錯誤之事實認定或不完全之資訊。
(B)法律概念涉及事實關係時,其涵攝有無明顯錯誤。
(C)對法律概念之解釋有無明顯違背解釋法則或牴觸既存之上位規範。
(D)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有違一般公認之價值判斷標準。
(E)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出於與事物無關之考量,亦即違反不當連結之禁止。
(F)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法定之正當程序。
(G)作成判斷之行政機關,其組織是否合法且有判斷之權限。
(H)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相關法治國家應遵守之原理原則,如平等原則、比例原則、公益原則等(司法院釋字第382號、第462 號、第553 號解釋理由書參照)。本案行政機關之判斷已有恣意濫用及違法情事,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共犯審判長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未盡職責「嚴格事實審」,以「具有高度專業性及屬人性」自有其判斷餘地,「司法權無從取代行政機關行使行政裁量權」,「湮滅證據,包庇犯罪組織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罪證明確,被告共犯涉嫌勾結法官,解聘本原告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
(3)「向法院提出告訴或告發或起訴依法維護自我人權」、「寄電子郵件給同仁檢舉學校違法行政為維護公益」、「教學評量分數低依法不得解讀為教學不力」等,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共犯審判長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不但未盡職責「嚴格事實審」,還把上述三項理由解讀為「具有高度專業性及屬人性」,所以「司法權無從取代行政機關行使行政裁量權」。無恥、無德、無知、愚民、欺民、害民、詐民罪證明確。太扯了!太不上道了!沒什閱讀能力、沒什理解能力,當然無法依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執行自由心證審判。法官傷天害理,人神共怒。被告共犯故意有看沒到,還要為枉法裁判背書,故意違反釋憲文釋字第170號:「訴願(包括再訴願)為行政審查程序,行政訴訟為司法審判程序,前者之提起是否合法,依訴願法第一條及有關條文(如訴願法第九條第一項)定之;後者之提起是否合法,依行政訴訟法第一條第一項及該法有關條文(如行政訴訟法第十條第一項)定之,不得以提起再訴願之不合法與提起行政訴訟之不合法混為一談。」被告故意把行政審查及司法審判混為一談,故意行政作弊還聲稱靜待司法判決,解聘本原告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
十一、行政院法規會可以擅自依法無據認定訴願事為陳情事嗎?
答:當然不可以。
(1)訴願與陳情性質不同。訴願屬行政訴訟的前置作業,沒有訴願在先,不得提行政訴訟,顯然被告已濫權妨害原告訴訟權。陳情係對政府政策的不了解,希望公僕說明。本案被告不但妨害原告訴訟權,也未就實體證據提出說明或做法規解釋,直接退案讓案子胎死腹中,惡毒行徑可比毒蛇猛獸,所為何來?共犯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蛇蝎行為也!
(2)本案未依正當法律程序召開訴願委員會,逕行退案吃案,共犯貪污!罪證明確。
十二、行政院法規會可以擅自依法無據退件訴願嗎?
答:當然不可以。
(1) 本案向何單位訴願依法有據,被告共犯無權直接退件。
(2) 被告共犯以「89年7 月1日施行之訴願法已廢除再訴願程序」為由,直街退件,故意湮滅前次「訴願」被告的「非行政處分違法決定事證」,不但違反誠信原則,也涉嫌觸犯圖利行政院有良好關係的律師黃旭田等賺錢、當白手套送錢給法官、教育部官員收回扣機會等,被告共犯貪污行徑歷歷在目。
(3) 訴願法第 97 條規定:「於有左列各款情形之一者,訴願人、參加人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得對於確定訴願決定,向原訴願決定機關申請再審。一、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者。二、決定理由與主文顯有矛盾者。三、決定機關之組織不合法者。四、依法令應迴避之委員參與決定者。五、參與決定之委員關於該訴願違背職務,犯刑事上之罪者。六、訴願之代理人,關於該訴願有刑事上應罰之行為,影響於決定者。七、為決定基礎之證物,係偽造或變造者。八、證人、鑑定人或通譯就為決定基礎之證言、鑑定為虛偽陳述者。九、為決定基礎之民事、刑事或行政訴訟判決或行政處分已變更者。十、發見未經斟酌之證物或得使用該證物者。前項聲請再審,應於三十日內提起。前項期間,自訴願決定確定時起算。但再審之事由發生在後或知悉在後者,自知悉時起算。」行政院訴願委員會的法律學教授及律師們,前利用委員職權把「有行政處分性質」的「解聘案」以「非行政處分認定」,拒絕受理「行政救濟」,適用法規顯有錯誤,其長期隱性目的在讓案子走向「高等行政法院」,委員會的律師們再去當教育部或行政院訴訟代理人圖利賺錢,公然觸犯刑法第157條挑唆訴訟罪,無恥到了極點!
十三、行政院法規會有權擅自退件不理會訴願內容嗎?
答:當然不可以。
(1) 訴願案為行政院法規會業務,被告共犯故意「球員兼裁判」退件吃案,行
徑囂張,逾越權限,犯罪事證明確。
(2) 本訴願依法必須召開「訴願委員會審議」,被告卻直接退件,故意違反
正當法律程序加害無辜。
十四、98及99學年度學校報教育部二次「不續聘案」被教育部駁回,依法行政處分無效。校長蕭泉源應該依學校申評要點第28及29條及行政程序法第111及113條依職權確認之逕發聘書,且應依第118條補發薪資,未料校長蕭泉源不但違法,還可以把案子惡化成今日的「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案,共犯被告可以置若罔聞,不當一回事嗎?
(一)按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處理人民陳情案件要點九「各機關處理人民陳情案
件,得視案情需要,約請陳情人面談、舉行聽證或派員實地調查處理。」被告共犯從未約請本人面談、從未舉行聽證、從未派員實地調查處理,原告幾次去電要求晉見被告當面說清楚,被告不予理會,態度惡劣。
(二)按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處理人民陳情案件要點一○「各機關答復人民陳情案件時,應針對案情內容敘明具體處理意見及法規依據,以簡明、肯定、親切、易懂之文字答復陳情人,並副知有關機關。」被告退件函看不到「法規依據」,在「主官意見」、「告訴人意見」、「法規意見」中,被告不理會「告訴人意見」及「法規意見」,一意孤行「雞毛當令箭」,自以為是的用「主官意見」,不適用法規,當然違法行政。
(三)被告認為「依司法判決辦理」,不但依法無據,還違背判例:行政法院二十四年度判四「未經訴願決定之案件,原處分官署既自覺其處分為不合法,本於行政上之職權作用,原得自動撤銷原處分之處分或另為處分」。100年1月3日本人打電話給校長蕭泉源及人事主任王本賢,告知學校違法事證明確,傷害本人人權,應「本於行政上之職權作用」立刻「撤銷原處分」,雙雙答稱「教育部已准,不可能撤銷」,如果本案有違法情事,教育部應負全責。教育部把責任推給學校,學校把責任推給教育部,把本告訴人權利擺一邊,公權力者故意濫權無責,違法事證明確。
(四)按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處理人民陳情案件要點二「本要點所稱人民陳情案件,係指人民對於行政興革之建議、行政法令之查詢、行政違失之舉發或行政上權益之維護,以書面或言詞向各機關提出之具體陳情。」原告的聲請解釋法令是「行政法令之查詢、行政違失之舉發及行政上權益之維護」,被告行政院法規會毫無法令依據,以「因事涉學校權責與具體事實認定」為藉口,推卸責任給「教育部」再轉「國立澎湖科技大學」,共同正犯一條鞭。長官湮滅實體證據以「因事涉學校權責與具體事實認定」為藉口,觸犯公務員服務法第二十二條「公務員有違反本法者,應按情節輕重分別予以懲處;其觸犯刑事法令者,並依各該法令處罰」、第二十三條「公務員有違反本法之行為,該管長官知情而不依法處置者,應受懲處」、刑法第342條(背信罪)「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貪污治罪條例第 6 條「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一、意圖得利,抑留不發職務上應發之財物者。……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五、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未遂犯罰之」、第 13 條「直屬主管長官對於所屬人員,明知貪污有據,而予以庇護或不為舉發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公務機關主管長官對於受其委託承辦公務之人,明知貪污有據,而予以庇護或不為舉發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第 14 條 「辦理監察、會計、審計、犯罪調查、督察、政風人員,因執行職務,明知貪污有據之人員,不為舉發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案被告明知「原告停聘期間半薪未補發」,抑留不發職務上應發之財物;本案被告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濫權解聘原告後再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因此獲得利益;本案被告是直屬主管長官,對於所屬人員,明知貪污有據,卻給予庇護並不為舉發,當然觸犯貪污治罪條例。
十五、法官判決應嚴守法律期間判決基礎證據。被告共犯把與本解聘案不相關的:(一)黃齊達假驗傷真詐財衝突案;(二)病態系主任王月秋濫權下令停課並鼓動學生不滿上網誹謗本原告案等非本解聘案原因當真認定,共犯妨害原告名譽,枉法裁判罪證明確。
十六、什麼叫做「停聘原因未消滅」?這些原因是什麼?這些原因可以停聘人嗎?為什麼「停聘原因未消滅」可以演化成「解聘並列冊永不適用教師案」?前「停聘原因」與今「解聘原因」的證據法律期間為何?前停聘原因,可以再一次拿來當解聘原因嗎?解聘原因可以在校級教評會臨時提出決議嗎?被告未做嚴格事實審,看起來就是「漏未斟酌之證物」,實際上是「湮滅證據,包庇犯罪組織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違法行政罪證明確。
十七、有「權力」就有「責任」,這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法治國家基本原理。教育部「違法同意解聘並依法無據要求學校行文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毀了原告一生努力,也毀了原告的家庭,惡性重大。教育部及行政院的申評會及訴願會不理會「行政救濟」聲請,為違法行政背書,還可以有權無責,不得告發,難怪貪官污吏橫行霸道。台灣英明的法官還可以認同行政訴訟法第24條規定:「經訴願程序之行政訴訟,其被告為左列機關:一、駁回訴願時之原處分機關。二、撤銷或變更原處分或決定時,為最後撤銷或變更之機關。」及教師法第29條第1 項、第31條第2 項前段及第33條規定「提起申訴、再申訴(視為訴願)或依法逕提訴願後,再以學校為被告依法提起撤銷訴訟……」刻意官官相護教育部及行政院官員有權無責,培養大條的貪官污吏,本案判決不備正當理由,違憲判決,罪證明確,法官無德,行政無恥,歷歷在目。
十八、證物:如后
以上句句屬實,請抽絲剝繭,用心發現「魔鬼藏在細節裡」,依職掌「嚴格事實審」還我憲法人權,維護司法尊嚴,至盼。
此 致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公鑒
具狀人:語文法資管教育學博士陳昱元 clip_image004
中華民國一○四年六月三十日星期二
clip_image006
clip_image008clip_image010clip_image014clip_image012
clip_image016

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

本案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不接受「訴訟救助」聲請,「裁判費數額有爭執是抗告理由」,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應就補繳裁判費之裁定當否一併審究,渠等不作為當然妨害「人民訴訟權之適當行使」,「有違憲法第十六條規定」,渠等知法犯法觸犯背信罪,枉法裁判罪,罪證當前。

行政訴訟抗告狀
受文者:
最高行政法院
地址:10048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 02-2311-3691
日期:
中華民國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五
案號:
104年度訴字第77號(證物一)
訴訟標的:
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審查庭法官李怡諄103年度補字第1845號裁定新台幣
24,686,191元(貳仟肆佰陸拾捌萬陸仟壹佰玖拾壹元正)(證物二)
抗告人:
陳昱元 R103158446 男 44年12月7日生 無業
通訊:71799台南郵政第16-35號信箱
電話:0933-355656 E-mail:yuhyuan.chen@msa.hinet.net
被告: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代表人 校長王瑩瑋)
地址:88046澎湖縣馬公市六合路300號 電話:06-926-4115
為提起抗告事:
抗告人不服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04年度訴字第77號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事件的裁定,因此在法定期間內提起抗告,並敘述抗告的聲明、事實及理由如下:
聲明
請求裁定:
一、原裁定廢棄。
二、請准裁定由最高行政法院更為裁判。
事實及理由
一、抗告法院認為抗告為有理由者,應廢棄或變更原裁定;非有必要,不
得命原法院或審判長更為裁定,行政訴訟法第272條準用民事訴訟法
第492條規定甚明。
二、原104年度訴字第77號裁定「聲請訴訟救助遭駁回」,也未補繳裁判費所以駁回本案。其不適用法律判決事證如下:
(一)本人聲請「訴訟救助」釋明如下:原住房屋因學校自94年起迫害工作權,沒錢繳房貸,被迫賤賣住屋還房貸。房貸還清,信貸尚在。本人目前所住房屋非本人所有,房屋座落地是祖先遺產,與弟弟共有,父母死前吩咐不得異動祖產,以免祖靈無家可歸。因本人自94年起長期被教育部共犯迫害工作權,原本健康的父母也遭池魚之殃患了憂鬱症,一病不起先後過世。學校歷任校長林輝政、蕭泉源、王瑩瑋為利用在任期間安排新人事貪污圖利,泯滅人性毀我一生,毀我家庭。向法扶會申請訴訟救助,雖「通過無資力審查」,但審議委員自我角色錯亂當起法官,以「再審之訴無勝訴可能」,拒絕法律救助,台灣司法不倫不類,荒唐、荒謬、荒腔走板,世界級笑話。民間單位「法扶會」可以行使公權力嗎?法院判決可以依靠「法扶會」嗎?法院有三審,「法扶會」一審定江山,有夠不三不四,自我濫權膨脹。法扶會公權力勝過法院,太離譜!說穿了,法扶會是特權「單位」、是立法委員安排人事就業單位、是特權享受打官司免費單位、是司法院與立法院合作爭取預算單位。持平而論,「法扶會」是國家司法詐騙集團的「外圍周邊組織」。
(二)按釋字第 229 號解釋文:「民事訴訟係當事人為自己之利益,請求司法機關確定其私權之程序,自應由當事人負擔因此所生之費用,方稱公平,故我民事訴訟法採有償主義,前經本院釋字第二二五號解釋之解釋理由書釋明在案。對於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之當事人,則設有訴訟救助制度,使其仍得為伸張或防衛權利而行使其訴訟權。惟依當事人之主張,就形式上觀察,為顯無勝訴可能之訴訟事件,如亦藉此制度進行無益之訴訟程序,則徒增訟累,自應有適當之限制,故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七條但書規定『但顯無勝訴之望者,不在此限』。此為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與憲法第十六條並無牴觸。」據上:
(1)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只引用「應由當事人負擔因此所生之費用,方稱公平,故我民事訴訟法採有償主義」;但故意無視「對於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之當事人,則設有訴訟救助制度,使其仍得為伸張或防衛權利而行使其訴訟權」存在的事實,偏頗判決,枉法裁判,罪證明確。
(2)本案任何人一看便知道「有100%的勝訴希望」,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未審先判「敗訴」,故意預謀湮滅被告犯罪侵權證據。事實如下:教育部包庇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澎科大)觸犯「洩密罪」及「強制罪」:以本人「寄電子郵件舉發學校違法行政傷害本人人權」為由,解讀本人「信件騷擾」「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電子郵件是法定「秘密通訊權」。以本人「告違法官員」為由,解讀本人「興訟」「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妨害名譽罪」,因「告違法官員」,一來是本人法定「訴訟權」,二來為「維護社會公共秩序」人人必須挺身舉發的公義行為。「校級」教評會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曾提議情形下,突然提出「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教學評量分數」係本人師生間機密資料。又「校級」教評會逾越權限,因「校級」教評會依法係「法律審」,「法律審無權提出新議題。這樣的事情,「申評及訴願委員法律學教授及律師們」,依法應「否定行政處分」,讓案回「公法契約關係」或「認定行政處分決定行政救濟」;未料卻說「本案非行政處分,所以無從行政救濟」,駁回訴願,明明是「行政處分」逾越「公法契約關係」權限,卻無視「行政處分」的事實,公然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申評及訴願委員教授及律師們」,假專業真濫權,事證明確。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故意濫權湮滅被告犯罪證據。
(3)聲請人失業在家三年多、生活十分困苦,實在沒有資力支出訴訟費用,又聲請人一定有勝訴的希望,枉法裁判累犯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不分青紅皂白,也不依職掌「嚴格事實審」,逕行駁回「訴訟救助」後,再裁定駁回本訴訟,未依行政訴訟法第102條規定辦理:「聲請訴訟救助,應向受訴行政法院為之。聲請人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之事由應釋明之。前項釋明,得由受訴行政法院管轄區域內有資力之人出具保證書代之。 前項保證書內,應載明具保證書人於聲請訴訟救助人負擔訴訟費用時,代繳暫免之費用。」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故意便宜行事,濫權湮滅被告犯罪證據。
三、釋字第192號解釋文:「……按人民於其權利受侵害時,有提起訴訟之權利,法院亦有依法審判之義務,……。訴訟權之行使,必須循法定程序為之,民事訴訟法第 四百八十三條規定:『訴訟程序進行中所為之裁定,除別有規定外,不得抗告』,乃在簡化程序,避免延滯。此種裁定,如牽涉終結本案之裁判者,於對該裁判聲明不服時,參照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八條規定,可並受上級法院之裁判,法院命補繳裁判費之裁定,最高法院二十九年抗字第一二七號判例,雖認為不得抗告,但法院如以未繳裁判費,認原告起訴不合法,為駁回其訴之裁定,原告以裁判費數額有爭執為抗告理由時,抗告法院仍須就該項事實及命補繳裁判費之裁定當否一併審究,於人民訴訟權之行使並無影響。從而法院命補繳裁判費,係訴訟程序進行中所為之裁定,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三條規定不得抗告之上開判例,乃在避免訴訟程序進行之延滯,無礙人民訴訟權之適當行使,與憲法第十六條並無牴觸。」本案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不接受「訴訟救助」聲請,「裁判費數額有爭執是抗告理由」,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應就補繳裁判費之裁定當否一併審究,渠等不作為當然妨害「人民訴訟權之適當行使」,「有違憲法第十六條規定」,渠等知法犯法觸犯背信罪,枉法裁判罪,罪證當前。
四、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違反有權利即有救濟之原則,觸犯背信罪及枉法裁判罪,歷歷在目:
司法院97.12.26.大法官釋字第653號解釋文:「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係指人民於其權利遭受侵害時,有請求法院救濟之權利(本院釋字第四一 八號解釋參照)。基於有權利即有救濟之原則,人民權利遭受侵害時,必須給予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正當法律程序公平審判,以獲及時有效救濟之機會,此乃訴訟權保障之核心內容(本院釋字第三九六號、第五七四號解釋參照),不得因身分之不同而予以剝奪(本院釋字第二四三號、第二六六號、第二九八號、第三二三 號、第三八二號、第四三0號、第四六二號解釋參照)。立法機關衡量訴訟案件之種類、性質、訴訟政策目的及司法資源之有效配置等因素,而就訴訟救濟應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以法律或法律授權主管機關訂定命令限制者,應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方與憲法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無違(本院釋字第一六0號、第三 七八號、第三九三號、第四一八號、第四四二號、第四四八號、第四六六號、第五一二號、第五七四號、第六二九號、第六三九號解釋參照)。」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為官官相護,剝奪身分低之人民請求法院救濟之權利,觸犯背信罪及枉法裁判罪,罪證明確。
五、行政機關之判斷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時,行政法院得予撤銷或變更。按行政法院對行政機關依裁量權所為行政處分之司法審查範圍限於裁量之合法性。至於不確定法律概念,行政法院以審查為原則,但對於具有高度屬人性之評定、高度科技性之判斷(如與環保、醫藥、電機有關之風險效率預估或價值取捨)、計畫性政策之決定及獨立專家委員會之判斷,則基於尊重其不可替代性、專業性及法律授權之專屬性,而承認行政機關就此等事項之決定,有判斷餘地,對其判斷採取較低之審查密度,僅於行政機關之判斷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時,得予撤銷或變更,其可資審查之情形包括:
(A)行政機關所為之判斷,是否出於錯誤之事實認定或不完全之資訊。
(B)法律概念涉及事實關係時,其涵攝有無明顯錯誤。
(C)對法律概念之解釋有無明顯違背解釋法則或牴觸既存之上位規範。
(D)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有違一般公認之價值判斷標準。
(E)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出於與事物無關之考量,亦即違反不當連結之禁止。
(F)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法定之正當程序。
(G)作成判斷之行政機關,其組織是否合法且有判斷之權限。
(H)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相關法治國家應遵守之原理原則,如平等原則、比例原則、公益原則等(司法院釋字第382號、第462 號、第553 號解釋理由書參照)。本案行政機關之判斷已有恣意濫用及違法情事,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共犯審判長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未盡職責「嚴格事實審」,以「具有高度專業性及屬人性」自有其判斷餘地,「司法權無從取代行政機關行使行政裁量權」,「湮滅證據,包庇犯罪組織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罪證明確,被告涉嫌勾結法官,解聘本人圖利新人事安排。「向法院提出告訴或告發或起訴依法維護自我人權」、「寄電子郵件給同仁檢舉學校違法行政為維護公益」、「教學評量分數低依法不得解讀為教學不力」等,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共犯審判長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不但未盡職責「嚴格事實審」,還把上述三項理由解讀為「具有高度專業性及屬人性」,所以「司法權無從取代行政機關行使行政裁量權」。無知、無恥、無德、愚民、欺民、害民、詐民罪證確鑿。太扯了!太不上道了!沒什閱讀能力、沒什理解能力,當然無法依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執行自由心證。法官傷天害理,人神共怒。本件訴訟的爭執主要是在於以本人「寄電子郵件舉發學校違法行政傷害本人人權」為由,解讀本人「信件騷擾」「行為不檢」;以本人「告違法官員」為由,解讀本人「興訟」「行為不檢」;突然提出「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如果審判長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無能、無知認定,依行政訴訟法第176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 340 條規定「法院認為必要時,得囑託機關、團體或商請外國機關、團體為鑑定或審查鑑定意見。其須說明者,由該機關或團體所指定之人為之。」怎麼可以騙走裁判費,枉法裁判呢?
六、前民國104年4月30日,104年度救字第28號,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曾駁回解聘起訴。民國104年01月05日,103年度再字第26號,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也曾駁回抗告。民國103年11月20日,103年度再字第26號,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更曾駁回103年度聲請再審。……渠等在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專職吃掉本人案件,本人依法聲請「有偏頗之虞迴避」,渠等「球員兼裁判」自行駁回聲請。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時,得因其作為或不作為,直接或間接使本人或其關係人獲取利益者均屬之,而不以「不法利益」為限。本案按公務員懲戒法第二十九條審議程序關於迴避……,準用刑事訴訟法之規定。刑事訴訟法第 17 條:「……八、推事曾參與前審之裁判者。」、第 18 條:「當事人遇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得聲請推事迴避:一、推事有前條情形而不自行迴避者。二、推事有前條以外情形,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第 21 條:「推事迴避之聲請,由該推事所屬之法院以合議裁定之,其因不足法定人數不能合議者,由院長裁定之;如並不能由院長裁定者,由直接上級法院裁定之。前項裁定,被聲請迴避之推事不得參與。被聲請迴避之推事,以該聲請為有理由者,毋庸裁定,即應迴避。」、第 22 條「推事被聲請迴避者,除因急速處分或以第十八條第二款為理由者外,應即停止訴訟程序。」、第 23 條「聲請推事迴避經裁定駁回者,得提起抗告。」、第 24 條「該管聲請迴避之法院或院長,如認推事有應自行迴避之原因者,應依職權為迴避之裁定。前項裁定,毋庸送達。」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濫權「拒絕迴避」枉法裁判,罪證確鑿。
七、訴訟法上所稱之迴避,係指法院職員就特定事件,迴避而不執行職務之意。或因其具有某種情形,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或因其與當事人或訴訟事件有某種關係,為增進人民之信賴,保證審判之公早,因而使其就該特定事件,不得執行職務。民事訴訟法於第一編第一章第一節定有法院職員之迥避(withdrawal of appearance)。迴避有法定迴避、裁定迴避、或自行迴避、聲請迴避之區分。
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與行政訴訟法有關迴避之比較:
法別分類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
自行迴避卅二條十七條十九條
聲請迴避卅二條至卅七條十八條至廿三條按第廿條準用民訴
職權迴避卅八條廿四條準用民訴卅八條
許可迴避卅八條廿四條準用民訴卅八條
其他人員
迴避
卅九條書記官
卅二條性質上不準用
書記官、通譯
廿六條檢察官及辦理檢察事務之書記官
廿一條書記官、通譯

審判長法官邱政強、法官林勇奮、法官李協明等公然濫權不迴避。
  此 致
最高行政法院 公鑒
證物名稱:104年度訴字第77號(證物一)、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審查庭法官李怡諄103年度補字第1845號裁定新台幣24,686,191元(貳仟肆佰陸拾捌萬陸仟壹佰玖拾壹元正)(證物二)
具狀人:語文法資管教育學博士陳昱元clip_image001
中華民國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
證物一
clip_image003clip_image005










證物二
clip_image007

2015年6月25日 星期四

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沒有權限引用前「枉法裁判結果」當證據,自圓其說,簽結吃案,因行政歸行政司法歸司法,不能混為一談。

刑告訴狀
受文者:
地檢署
日期:
中華民國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五
告訴人:
告訴人:陳昱元 男 44, 12, 7
通訊:台南市歸仁區大廟一街90巷32號
電話:0933-355656
E-mail: yuhyuan.chen@msa.hinet.net
被告:
被告一:楊泮池 國立臺灣大學校長
地址:10617 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總機:02-3366-3366
被告二:林輝政 國立臺灣大學海洋工程學系教授
地址:10617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四段1號249 室
E-mail:hjlin@ntu.edu.tw電話:02-3366-5749
案情:
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未依法請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進入審議教授林輝政任職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校長期間,為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執意教唆學校委員以告訴人「寄電子郵件舉發學校行政違法」為由,解讀告訴人「信件騷擾」「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電子郵件是法定「秘密通訊權」。以告訴人「告違法官員」為由,解讀告訴人「興訟」「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 「妨害名譽罪」,因「告違法官員」,一來是本人法定「訴訟權」,二來為「維護社會公共秩序」人人必須挺身而出的公義行為表現。被告楊泮池犯意聯絡行為分擔,共同正犯公務員假藉職務機會湮滅犯罪證據,破壞社會公序良俗,惡性重大,請偵查起訴。
證物:
一、104年3月24日,校人字第1040017619號函。
二、104年2月24日,檢舉書。
壹、訴之聲明:
一、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沒有權限引用前「枉法裁判結果」當證據,自
圓其說,簽結吃案,因行政歸行政司法歸司法,不能混為一談。
二、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沒有權限不將本案交給「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
審議,逕行簽結吃案。
三、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沒有權限有看沒到證據證物,不讓證據說話。
四、憲法第二十四條明文規定:「凡公務員違法侵害人民之自由或權利者,除依
法律受懲戒外,應負刑事及民事責任。被害人民就其所受損害,並得依法律
向國家請求賠償。」被告是公務員,不管怠忽職守是故意或過失,都應接受
法律制裁,沒有刑事豁免權,合先敘明。
五、公務人員在處理公共事務發生違失時,所面臨的責任為刑事、民事、行政及
道義等四種責任。本案就刑事責任而言:公務員以非公務員身分,即個人之
資格而觸犯刑章時,本諸刑罰平等之原則,其所負之刑事責任,自應與一般
人民相同,無庸置疑。至於其以公務員身分所犯者,應依法加以處罰,並加
重其刑責。甚至於公務員觸犯刑事責任者,亦可宣告褫奪其公權。所謂褫奪
公權者,即褫奪其為公務員之資格、公職候選人之資格、行使選舉、罷免、
創制、複決等四權之資格,因此不僅會失去公務人員身分,亦會喪失其任
用資格,其目的就在於整肅官箴。
六、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這是普世價值。
貳、事實與法律:
一、共犯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包庇林輝政違反人民有工作能力國家應予
工作機會法律,事證如下:
(一)就業服務法第 25 條 規定:「公立就業服務機構應主動爭取適合身心障礙 者及中高齡者之就業機會,並定期公告。」共犯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包庇林輝政共犯不但未「主動爭取適合中高齡者陳師之就業機會」,還「主動迫害中高齡者陳師之就業機會」,禽獸不如,畜牲當權。
(二)就業服務法第 4 條規定:「國民具有工作能力者,接受就業服務一律平等。」共犯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包庇林輝政幹「國民陳師有工作能力,不准工作」,公然違反「接受就業服務一律平等」原則。
(三)就業服務法第 5 條規定:「為保障國民就業機會平等,雇主對求職人或所僱用員工,不得以種族、階級、語言、思想、宗教、黨派、籍貫、出生地、性別、性傾向、年齡、婚姻、容貌、五官、身心障礙或以往工會會員身分為由,予以歧視。」共犯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包庇林輝政幹「歧視陳師憲法工作權」。
(四)就業服務法第 24 條規定:「主管機關對下列自願就業人員,應訂定計畫,致力促進其就業;必要時,得發給相關津貼或補助金:一、獨力負擔家計者。二、中高齡者。三、身心障礙者。四、原住民。五、生活扶助戶中有工作能力者。六、長期失業者。七、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認為有必要者。前項計畫應定期檢討,落實其成效。第一項津貼或補助金之申請資格、金額、期間、經費來源及其他相關事項之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陳師係屬獨力負擔家計者、中高齡者、長期失業者,共犯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包庇林輝政不但未「發給相關津貼或補助金」,未「促進陳師就業」,還迫害陳師就業,馬英九幫派執政惡性重大。
(五)憲法第15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共犯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包庇林輝政共幹迫害陳師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
(六)憲法第 165 條:「國家應保障教育、科學、藝術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陳師是教育工作者,生活不但未受共犯被告國立臺灣大學校長楊泮池及林輝政保障,還受嚴重迫害,更甭談提高待遇。
二、請依檢察官職權,將本案定位為偵字案,依法主動搜證,保全證據,偵查起
訴辦理。
三、請還我憲法人權:工作權、人格權、生命權、財產權、退休權、言論自由權、
秘密通訊權、教學專業自主權、及訴訟權。
四、黃世銘洩密罪被判刑了,李蒨蓉阿帕契洩密罪被起訴了,為什麼本案被告洩
密罪楊治宇包庇犯罪?
以上句句屬實,請抽絲剝繭,鉅細靡遺偵查並起訴,以懲不肖,以護人權,以安司法,至盼。
此致
地檢署 公鑒
具狀人:語文法資管教育學博士陳昱元clip_image002
中華民國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五
證物一
clip_image004
clip_image006
證物二
檢舉書
受文者:國立台灣大學教師評審委員會
地址:10617 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電話總機:02-3366-3366
日期:中華民國一○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星期二
字號:陳博凌眾檢台大字第104022401號
速別:最速件
密等:普通(應受公評之事)
附件:如后
主旨:有關貴校造船系教授「林輝政」借調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擔任校長期間,濫用校長職權執意教唆校教評會提案「停聘」資深優良教師陳昱元二年二次,離職後「繼續搖控繼任校長蕭泉源」,報教育部二次不續聘陳師遭駁回後未依法逕發聘書,還可繼續霸凌解聘通過教師評鑑的長聘陳師,逼陳師傾家蕩產,家破人亡,手段相當凶殘,衣冠禽獸,請依法議處,並移送監察院彈劾,請查照。
說明;
一、本案緣起:陳師於93學年度下學期逮到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校長陳正男(回
成大退休目前南台科大專任領雙薪中、其弟陳正傑職在調查局)及系主任駱藝瑄(調職台灣科大、性侵女學生澎科大吳政隆之妻)對陳師著作外審升等上下其手,教唆外審委員不給過關,陳師證據在手遞狀澎湖地檢署偵辦後,引來了一連串的歷任校長謀害意志,教唆學校委員公報私仇累犯報復(歷任校長陳正男、林輝政、蕭泉源、王瑩瑋)。此後,學校以「誣控濫告」及「濫發電子郵件」為由解讀為「行為不檢」,連續不給「年資晉級加薪」、不給「著作外審升等」、95學年度因長期受虐陳師有點輕生念頭醫生診斷情緒障礙回學校請長期病假一年未滿學校校長林輝政就在96學年度決議停聘一年、97學年度決議繼續停聘、98及99學年度校長蕭泉源以「暫時繼續聘任認定辦理」並二次報教育部「不續聘」遭教育部二次駁回但未要求學校依行政程序法第113條逕發聘書、100年12月27日教育部共犯同意「解聘」並依法無據要求學校行文教育部「列冊永不適任教師」,迄今幾年下來陳師沒有收入,每個月還得繳房貸、信貸、稅單、帳單、罰單……等,債台高築因無在職證明借貸無門,因有急迫性及無可挽回的傷害事實,曾二度分別向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暫時停止解聘行政處分」執行,法官先騙陳師裁判費再駁回聲請,落井下石。從民國93年起迄今,一路子「行政扭曲事實官官共犯謀害」、「司法不查學校報復動機真相次次包庇濫權」,陳師情何以堪!前校長林輝政(台大造船系教授不會造船卻到澎科大造人禍)就是「迫害陳師,置陳師於死地」的主謀元凶。前因陳師檢舉學校不法,中國時報記者陳可文前來學校了解時,林輝政(為了當校長,先從台大借調一年前來澎科大當副校長布局校長遴選委員會)為了討好當時陳正男校長安排繼任校長,以副校長兼校教評會主席身份發佈新聞,文字誹謗陳師,陳師提出告訴,從此結下樑子。後來林輝政利用校長職權之優勢,教唆結夥曾被陳師告過的學校同仁連續濫用公權力報復迄今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心狠手辣濫權累犯置人於死地毫無悔意的劊子手就是現任校長王瑩瑋,因長期配合前校長意志謀害陳師憲法人權得逞,受校長蕭泉源特別修訂校長遴選辦法,送上校長寶座,以共同維護犯罪組織治校逍遙法外的繼續經營。尤其利用校長私房錢「校務基金」高薪僱用沒有公務員資格的前國民黨馬公民眾服務分社主任許光志冒充法務專員觸犯洩密罪專職收集陳師電子郵件及法院訴訟資料鬥爭陳師,鬥爭手法面面俱到、心地陰狠、手段毒辣,凶險行為舉世無匹,堪稱白領階級流氓頭號份子。許光志繼續逍遙法外違法操控本案中。教育部共犯同意以上澎科大的幾年下來胡作非為迫害陳師工作權圖利澎科大校長貪污圖利新人事安排,當然不得有權無責。教育部是國家公法人,正是「權利義務之主體者」,行使權利也應該善盡義務負起責任,共犯教育部長吳思華卻說「靜候司法判決」,無知「行政審議」及「司法審議」沒有隸屬關係,當然也沒有上下層級關係。共犯教育部長吳思華違反澎科大與陳師所定公法契約「教學、研究、輔導、服務」,但卻說「本部所為核准並非損害陳師教師之原措施」,權限辨別不當,又共犯教育部長吳思華也無不審事實逕行裁定駁回行政救濟的權限,違法行政事證明確。
二、教育部包庇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澎科大)觸犯「洩密罪」及「強制罪」:以陳師「寄電子郵件舉發學校違法行政」為由,解讀陳師「信件騷擾」「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電子郵件是法定「秘密通訊權」。以陳師「告違法官員」為由,解讀陳師「興訟」「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妨害名譽罪」,因「告違法官員」,一來是陳師法定「訴訟權」,二來為「維護社會公共秩序」人人必須挺身舉發的公義行為。「校級」教評會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曾提議情形下,突然提出「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教學評量分數」係陳師師生間機密資料。又「校級」教評會逾越權限,因「校級」教評會依法係「法律審」,「法律審無權提出新議題。這樣的事情,「申評及訴願委員法律學教授及律師們」,依法應「否定行政處分」,讓案回「公法契約關係」或「認定行政處分決定行政救濟」;未料卻說「本案非行政處分,所以無從行政救濟」,駁回訴願,明明是「行政處分」逾越「公法契約關係」權限,卻無視「行政處分」的事實,沒什法律素養、沒什道德、沒什人格、沒什專業的「申評及訴願委員法律學教授及律師們」公然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申評及訴願委員教授及律師們」,假專業真濫權,包庇犯罪,事證明確。
三、林輝政為主導「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以取得「當選校長機會」,在當選前一年先借調到澎科大擔任「副校長兼校教評會主席」,借機吹捧心術不正的陳正男校長,兩人皆為澎湖人,因此順利繼任,作威作福,跋扈囂張。
四、林輝政擔任副校長時,對於陳師向澎湖地檢署提告「陳正男」在陳師申請「著作外審升等」時,校長陳正男與系主任駱藝瑄(已調職台灣科大)聯手舞弊教唆「外審委員」「不予著作外審過關」事,假藉職務之便向自由時報記者陳可文信口開河新聞文字誹謗陳師,陳師也提告林輝政,林輝政從此懷恨在心,蓄意報復,次次得逞。既使離職,還回澎科大下指導棋,指揮繼任校長蕭泉源及圖資館館長李穗玲在「圖資館諮詢委員會」提案「寄電子郵件事」解讀為「信件騷擾」「行為不檢」議處停權電子郵件使用二次半年後,又以此當「停聘二次二年」及「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理由,一來「逾越『諮詢委員會』權限」、二來「已違一事一罰原則」、三來「妨害陳師秘密通訊權,行政濫權觸犯洩密罪」。林輝政為人師表,卻侮辱師道尊嚴,惡性重大,事證明確。
五、林輝政在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擔任校長時,因接續陳正男校長的心狠手辣意圖,連續教唆學校教評會及學校申訴評議委員會執行其謀害陳師的意志,94年起「不予年資晉級加薪」、「不予著作外審升等」、「取銷已核准長期病假一年擅自改為停聘」、「停聘二次二年」、迄「100年12月27日教育部核准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一路子追殺陳師,其心狠手辣程度,已非常態。
六、林輝政違法事證如同檢察官們偽造公文書故意裝「不懂」:不肖檢察官故意睜眼說瞎話,簽結吃案,所以慣性罪犯逍遙法外,強姦人權臉不紅心不跳。語文法資管教育學博士陳昱元向台灣良民揭發檢察官們偽造公文書故意裝「不懂」招搖撞騙的事實如下:不懂公法契約關係、不懂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不懂違反禁止恣意原則、不懂行政程序法第113條行政處分無效論、不懂憲法訴訟權行使、不懂人民秘密通訊權、不懂校級教評會應比照司法三級辦理、不懂決策兩大要點、不懂法律保留原則、不懂法律明確性原則、不懂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不懂比例原則、不懂委員有權亦應負責權利義務相對原則、不懂人人必須遵守憲法、不懂人民有工作能力國家應予工作機會、不懂國家應保障教育科學藝術工作者之生活、不懂依法有據原則、不懂大法官702號解釋文、不懂長期聘約、不懂校長蕭泉源黑盒子真相、不懂洩密罪及教學專業自主權、不懂行政程序法第7條第8條、不懂電子郵件是秘密通訊權、不懂洩密罪、不懂釋字第689號身體權、不懂調查事實真相用幻象濫耍抽象、不懂對價關係觸犯貪污治罪條例、不懂行政機關不得恣意濫用判斷、不懂楊智傑博士研究教師行為不檢、不懂吳錫欽律師實務研究行為不檢、不懂什麼叫行政救濟、不懂釋字第 423 號行政處分定義、不懂釋字第170號行政訴訟與訴願無關、不懂自行撤銷或變更原行政處分、不懂人民聲請釋憲解釋對他案有效、不懂就業法。依法因「不懂」侵害別人權益,若非故意傷人就是過失傷人,不管故意或過失傷害,皆觸犯刑責。茲分述如下:
(一)林輝政違反公法契約關係、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
陳師與澎科大係「公法契約關係」,契約內容為「教學、研究、輔導、服務」,陳師未違約,澎科大無權單方毀約。因契約關係之成立,本質上仍屬雙方間意思表示之合致。關於聘約內容之事項,無由一方基於意思優越之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之可言,自不應承認校方有以行政處分形成或改易聘約內容之權限。本案澎科大共犯已「基於意思優越之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解聘案」,違反「公法契約」,本案共犯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沒有「契約常識」,簡直不可思議。又澎科大共同正犯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按「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指凡以行政契約替代行政處分為法律行為時,即不應於同一法律關係中再行使用行政處分方式,以成立、消滅或變更當事人間之法律關係,始符合當事人之彼此間選用行政契約之合理期待。公立學校與教師之聘約關係屬行政契約,業如前述,其聘約之成立及內容事項,並非一方基於行政高權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依「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不應承認學校有以行政處分終止聘約關係或改易聘約內容之權限。(最高行政法院98年度7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紀錄)。澎科大共同正犯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認同澎科大有權用「行政處分」終止聘約關係,違法行政事證明確。
(二)林輝政違反禁止恣意原則:行政程序法第一百十一條:「行政處分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無效︰一、不能由書面處分中得知處分機關者。二、應以證書方式作成而未給予證書者。三、內容對任何人均屬不能實現者。四、所要求或許可之行為構成犯罪者。五、內容違背公共秩序、善良風俗者。六、未經授權而違背法規有關專屬管轄之規定或缺乏事務權限者。七、其他具有重大明顯之瑕疵者。」
(1)林輝正共犯未在教育部98及99年二次駁回不續聘時依法逕發聘書,當然是「應以證書方式作成而未給予證書者」的行政處分無效論。
(2)發生在陳師身上的事若發生在你身上,你能接受嗎?當然是「內容對任何人均屬不能實現者」的行政處分無效論。
(3)違反公法契約又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的行政處分,當然是「內容違背公共秩序、善良風俗者」的行政處分無效論。
(4)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曾提案「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的情形下,法律審校級教評會擅自提案並決議為解聘理由之一,明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及逾越權限,當然是「未經授權而違背法規有關專屬管轄之規定或缺乏事務權限者」的行政處分無效論。
(5)本解聘案到底在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觸犯什麼法?觸犯到什麼程度?證據在哪裡?誰來認證?按照經驗法則如何解讀?按照論理法則如何解讀?有哪個法條規定「提出訴訟告官」、「寄電子郵件揭弊」、「教學評量分數低」等事可以解聘老師並列冊永不適用(依法有據原則)?有哪個法條規定委員及公務員可以違憲挾怨報復(違反利益迴避原則)票投傷害老師憲法人權(法律保留原則)?為什麼學校駱藝瑄老公吳政隆性侵依法未解聘給復聘,為維護自我法益及檢舉不法熱心公益的陳師卻要被解聘,其社會公平正義在哪裡(比例原則)?一直以來,陳師從未看過證物、委員從未利益迴避、陳師書面報告或答辯未受回應、陳師若出席教評會只是為犯罪組織治校不法程序背書沒有人理會實質上陳師說了什麼話、系及院教評會以機密為由不給會議記錄不知內容為何無法答辯傷害陳師防禦權、……太可怕了!林輝正共同正犯不依職權實體審查,還信口開河跟著偽造公函說:陳師「行為不檢有損師道,教學不力,不能勝任工作,決議依行為時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6款及第8款規定,予以解聘,由澎科大以100年7月1日澎科大人字第1000004638號函知陳師,並於報經教育部部100年12月22日臺人(二)字第1000221530E號函同意照辦」,共同正犯妨害名譽、偽造文書、及背信罪等,當然是「其他具有重大明顯之瑕疵者」的行政處分無效論。
(三)林輝政共犯違反行政程序法第113條行政處分無效論:本「解聘案」是前96, 97學年度二年二次「停聘案」的延續,「停聘原因未消滅」的唯一依法理由是「停聘期未滿」,所以「停聘原因未消滅」就繼續「停聘」。停聘期間,林輝政共犯未發聘書,陳師到教育部門口嗆聲自殺抗議,教育部二科科長陳惠娟代表教育部接下陳情書後,行文學校補發聘書但未補發薪資。98學年度陳師回學校後,學校以「暫時繼續聘任」辦理,還拒絕給付澎湖地方法院裁定的「補發薪資支付命令」新台幣一百七十三萬多元。教育部雖行文學校補發停聘期間聘書但林輝政共犯抗拒補發薪資,並且以「提訴訟告官」及「寄電子郵件揭弊」之「停聘」原因未消滅為由,繼續報教育部二次「不續聘案」被教育部駁回,依法行政處分無效。校長蕭泉源應該依學校申評要點第28及29條及行政程序法第111及113條依職權確認之逕發聘書,第118條補發薪資,未料還可以惡化成今日的「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案」,林輝政共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故意跳過這個事實在判決書中隻字未提,故意湮滅證據未盡「嚴格事實審」職責,看起來就是「漏未斟酌之證物」,實際上是「湮滅證據,包庇犯罪組織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事證明確,本案林輝政共犯裝聾作啞,泯滅人性,惡性重大。
(四)林輝政共犯違反憲法,妨害陳師訴訟權行使:林輝政共犯傷害陳師訴訟權,繼二年兩次停聘後,100年12月27日解聘陳師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主觀犯意客觀加害事實俱在。「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係指人民於其權利遭受侵害時,有請求法院救濟之權利(釋字第四一八號解釋參照)。基於有權利即有救濟之原則,人民權利遭受侵害時,必須給予向法院提起訴訟機會,請求依正當法律程序公平審判,以獲得及時有效之救濟,此乃訴訟權保障之核心內容(參照釋字第三九六號、第五七四號解釋),不得因身分之不同而予以剝奪(參照釋字第二四三號、第二六六號、第二九八號、第三二三號、第三八二號、第四三0號、第四六二號解釋)。」「陳師權利」遭受「林輝政共犯人權迫害」,向「法院提起告訴或告發」而非自訴(依刑事訴訟法第三條規定還不是訴訟本人),卻因「講師身分低」無權參與教評會,從民國94年起「告訴或告發」「被林輝政共犯故意扭曲成興訟」,錯誤解讀為「行為不檢」,教育部不查還核准96及97學年度「二年停聘」及今之「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當然不合行政行為的「實質合理性」,林輝政共犯嚴重法規適用不當。林輝政共犯「聽不懂人類的話、看不懂人類的字」不可思議。「告訴」或「告發」說穿了只是「陳情」或「檢舉」,不能稱之為「訴訟」,受理單位為「行政院法務部檢察暑」,不是「司法院」,林輝政共犯故意權限辨別不當。刑事訴訟法第3條明定:「本法稱本人者,謂檢察官、自訴人及被告。」陳師是「告訴人」或「告發人」,不是「自訴人」,當然不是「訴訟本人」,何來「興訟」「行為不檢」,教育部核准「二年停聘」及今之「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之道理?既使「進行訴訟」,那也是憲法第十六條規定的人民訴訟權。林輝政共犯迫害陳師「憲法人權」行為不檢,反而指控陳師行為不檢,「作賊喊捉賊」,這是什麼「社會公平正義」,這是什麼教育部?委員有「審查」或「審議」的公權力;但沒有「挾怨報復」、「目無憲法」、「逾越權限」、「濫權霸凌」、「濫權殺人」、「借刀殺人」、或「私仇公報」的公權力。據此,本核准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案當然不合行政行為「實質合理性」,教育部及學校權限辨別不當,違法事證明確,林輝政共犯犯罪組織治校,合縱連橫共犯助紂為虐不言而喻。
(五)林輝政共犯違反憲法,妨害陳師秘密通訊權:「憲法第十二條規定:『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旨在確保人民就通訊之有無、對象、時間、方式及內容等事項,有不受國家及他人任意侵擾之權利。此項秘密通訊自由乃憲法保障隱私權之具體態樣之一,為維護人性尊嚴、個人主體性及人格發展之完整,並為保障個人生活私密領域免於國家、他人侵擾及維護個人資料之自主控制,所不可或缺之基本權利(本院釋字第六0三號解釋參照),憲法第十二條特予明定。國家若採取限制手段,除應有法律依據外,限制之要件應具體、明確,不得逾越必要之範圍,所踐行之程序並應合理、正當,方符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利之意旨。」本解聘案以「寄電子郵件」為由決議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已然違憲。「限制秘密通訊自由權之要件:(1)形式審查:應有法律依據(法律保留原則)及限制要件具體明確(法律明確性原則);(2)實質審查:不得逾越必要之範圍(比例原則)及 踐行之程序合理正當(正當法律程序)」。電子郵件內容是屬憲法上人民秘密通訊權。林輝政共犯拿出電子郵件,公開會議中討論已涉觸犯刑法第 132 條(洩漏國防機密以外之秘密罪):「公務員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非公務員因職務或業務知悉或持有第一項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而洩漏或交付之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134條(公務員犯罪加重處罰之規定):「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本案林輝政共犯已逾越憲法第二十三條意旨之範圍,觸犯刑法第342 條背信罪及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之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五、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未遂犯亦罰之。」、第7條「有調查、追訴或審判職務之人員,犯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或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林輝政共犯藉故違反公法契約,解聘陳師圖利新人事安排,有絕然對價關係,犯罪事證明確。
(六)林輝政共犯違反教評會應比照司法三級辦理,公然背叛程序正義達成謀害陳師目的:學校「校級」教評會依法應比照司法三級辦理係屬「法律審」,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提案「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的情形下,當然「校級」教評會無權臨時提案並做出解聘決議,顯然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學校「校級」教師評審委員會委員們違法事證明確。可是學校教師申訴評議委員會委員們、教育部再申訴評議委員會委員們、行政院訴願委員會委員們卻為違法背書,明目張膽迫害陳師人權,是可忍,孰不可忍孰?
(七)林輝政共犯違反決策兩大要點,不是無知,而是故意謀害陳師:不管司法判決或行政決策,只有兩個要點:(1)事件有否違法?(2)違法到什麼程度?如果沒有違法,就不必審議處罰。如果有違法,就應該審議違法到什麼程度,應該受何種合乎比例原則的處罰。本案林輝政共犯不是無知,而是故意謀害陳師,禍國殃民,人做天看,必有報應。
(八)林輝政共犯違反法律保留原則:法律保留原則,乃為保護人民的「自由」及「財產權」,防範不受行政權力的侵犯,因此侵犯人民的自由及財產權事項,應保留由法律加以規定,非有法律或法律授權之命令,行政機關不得作成行政處分或其他措施。本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案,校教評委員有權審議,但無權投票表決侵犯本人「秘密通訊自由憲法人權」,林輝政共犯濫權霸凌投票拒絕法律,違反法律保留原則,故意謀害陳師事證明確。
(九)林輝政共犯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法律明確性原則亦即法律規範之構成要件及適用範圍應該具體明確,使受規範者得以預見其行為是否恰當。其意義應非一般人難以理解,且為受規範者所得預見,並可經由司法審查加以確認。行政程序法第五條規定:「行政行為之內容應明確。」所謂「明確性」,包含「明白」與「正確」二個意義。意指行政行為之內容不僅須為一般人所能了解,同時所使用的詞語恰能表現行政行為的意旨。換言之,內容明確並不限於行政行為(行政命令、行政處分等),其尚包含法律及法規命令之規定,內容必須明確。依司法院大法官解釋,判斷行政行為是否明確有三標準:(1)可理解性;(2)可預見性;(3)司法可審查性。其目的在於:(1)落實資訊公開之要求;(2)使受規範者可預見其行為之法律效果;(3)使執法之準據明確。教育部包庇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澎科大)觸犯「洩密罪」及「強制罪」:以陳師「寄電子郵件舉發學校行政違法」為由,解讀陳師「信件騷擾」「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電子郵件是法定「秘密通訊權」。以陳師「提告違法官員」為由,解讀陳師「興訟」「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妨害名譽罪」,因「告違法官員」,一來是陳師法定「訴訟權」,二來為「維護社會公共秩序」人人必須挺身舉發的公義行為。「校級」教評會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曾提議情形下,突然提出「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教學評量分數」係陳師師生間機密資料。又「校級」教評會逾越權限,因「校級」教評會依法係「法律審」,法律審無權提出新議題。這樣的事情,「申評及訴願委員法律學教授及律師們」,依法應「否定行政處分」,讓案回「公法契約關係」或「認定行政處分決定行政救濟」;未料卻說「本案非行政處分,所以無從行政救濟」,駁回訴願,明明是「行政處分」逾越「公法契約關係」權限,卻無視「行政處分」的事實,沒什法律素養、沒什道德、沒什人格、沒什專業的「申評及訴願委員法律學教授及律師們」公然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申評及訴願委員法律學教授及律師們」,假專業真濫權,包庇犯罪,事證明確。林輝政共犯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連「申評及訴願委員法律學教授及律師們」也昏庸無能,泯滅人性,為貪污圖利新人事安排背書,這是馬英九政府詐騙集團貪污團隊愚民表現,天怒人怨。
(十)林輝政共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原則: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為一個重要的法律原則,其主要源自於英美法系的國家,主張政府必須要尊重任何依據國內法賦予人民的法律上之權利,而非僅尊重其中一部分或大部分的權利。在美國,隨著案例法的逐漸發展,本原則給予個人相當大的權利對抗政府或機關公權力暴力。本「解聘案」林輝政共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事證如下:
(十之一)本「解聘案」林輝政共犯未遵守「專科以上被檢舉人教師解聘、停聘、不續聘案作業流程」,教育部卻說「有遵守法律程序」,偽造公文書事證明確。
(十之二)行政學教科書所述核准原則為「程序先審,實體後究;程序不合,實體不究。」本解聘案,既使「有遵守法律程序」,也應該做「實體證據審查」,教育部包庇「澎科大實體偽造公文書加害陳師」,嚴重失職。此外,審查應該包括「形式審查」及「實體審查」:(1)形式審查:應有法律依據(法律保留原則),還要限制要件具體明確(法律明確性原則);(2)實體審查:不得逾越必要之範圍(比例原則),還要踐行程序之合理正當(正當法律程序)」。本案教育部審查違反法律保留原則、法律明確性原則、比例原則、及正當法律程序,嚴重違法。
(十之三)林輝政共犯未依「三級教評會」應比照「司法三級」辦理。第一審法官不可能再擔任第二審或第三審法官,可是本案院長蔡明惠是「院級」教評會主席,也是「系級」教評會委員,更是「校級」教評會當然委員,違法情節嚴重,教育部卻說「有遵守法律程序」,教育部包庇「澎科大實體偽造公文書加害陳師」,事證明確。
(十之四)陳師提出本案有偏頗之虞委員應「利益迴避」,從未被教評會及申評會接受,校園當權幫派份子利慾熏心,為圖利自己,狼心狗肺、成群結黨、肆無忌憚、侮辱師道尊嚴、損毀國家形象,教育部卻說「有遵守法律程序」,公然偽造公文書包庇。
(十之五)本「解聘案」是前「96, 97學年度二年二次『停聘』案」的延續,98學年度陳師回學校任教後,林輝政雖離職但回到學校教唆以「提出訴訟告官」及「寄電子郵件揭弊」之「停聘」原因未消滅為由,繼續報教育部二次「不續聘案」被教育部駁回,依法行政處分無效,再就依澎科大申評要點第28及29條及行政程序法第111及113條校長蕭泉源應該依職權確認之逕發聘書,未料還可以惡化成今日的「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教育部包庇「澎科大連續實體偽造公文書加害」,惡性重大事證明確。
(十之六)憲法第四十八條總統就職宣誓:「…余必遵守憲法,…如違誓言,願受國家嚴厲之制裁…。」總統都不能違反憲法,教育部竟然參與犯罪結社,林輝政共犯更教唆校長蕭泉源挾怨報復,學校委員投票迫害陳師憲法人權,惡性重大。
(十之七)自始迄今,陳師從未看過處罰陳師的「證物」,教育部卻說「有遵守法律程序」,偽造公文書事證明確。
(十之八)自94年迄今,陳師所提「檢舉陳情」或「告訴告發」或「申訴」或「監察院舉發」論述內容,不是未受回應,就是被公權力人「避重就輕」吃案。有公權力者講話算數,連續肇事、濫權霸凌陳師,公務員的剛愎自用無恥無德到如此田地,也算是動物園裡稀有動物弱弱強食的馬政府世界!馬英九說「人民的小事是政府的大事」,馬政府團隊幹「人民的大事,政府貪污肇事,官官相護保官沒事」。
(十一)林輝政共犯違反比例原則(分寸拿捏原則)事證如下:
(1)前總統選舉期間,前教育部主秘莊國榮在造勢場合用不堪入耳的諧音,暗指馬英九父親馬鶴凌收那麼多乾女兒,別有用心(觸犯刑法侮辱死者)。說馬英九爸爸每天滿口仁義道德,每天在開查某,乾女兒變成X女兒,像這種人全家都在騙!導致政黨輪替後,不僅政大不續聘,現在連教職都可能不保,事後馬英九曾經表示,莊國榮如果終生不得擔任教職的話,不符比例原則,因此整個案件格外受到矚目。最後,莊國榮復職了。何以「林輝政共犯可以以『訴訟』、『電子郵件』、『教學評量』等事由曲解成『行為不檢』『解聘』(非不續聘)陳師」教育部照准,公然故意違反『比例原則』」?教育部搞「二套標準」、搞「人權歧視」、搞「違法共犯」、搞「濫權報復」、搞「偽造公文書」、扮演「白領強盜」「強奸人權」嗎?
(2)副教授吳政隆性侵依法應解聘,澎科大不但給復聘還給當導師,現在還當系主任;陳師只因提「告訴」或「告發」(性質屬陳情或檢舉)保護自我人權、因「寄電子郵件自我權益辯護」(秘密通訊權)被曲解成「行為不檢」「解聘」,合乎「比例原則」嗎?
(3)綜上,把同在中華民國生存的莊國榮、吳政隆與陳昱元互相比較起來,陳昱元明顯受到「人權歧視」的虐待,林輝政共犯違反「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比例原則」。
(4)比例原則是指國家為達成某一特定目的,而採取某一種方法或措施,必須符合合理、比例之原則,又稱「禁止過度原則」。比例原則特別強調目的手段間之均衡,以避免國家權力作用行使之恣意與逾越,以調和公益與私益實現實質正義的一種理性思考法則。憲法第23條與行政程序法第7 條定有明文。比例原則有三子原則,行政必須依序審查。(A)適合性:國家所採取的措施必須是有助於達成所欲追求之目的者,又稱「合目的性原則」。(B)必要性:在所有合乎適當性的措施中必須選擇其中對當事人最小之侵害者為之,亦即採取較緩和之措施,又稱「最小侵害原則」。(C)平衡性:係指手段與目的之間要成比例,不能為達成很小的目的,使人民損失過大,不得使用過於激烈的手段。換言之,合法措施可能引起的損害和所欲達成的合法結果之間,沒有極端不相稱的情形發生(不要用大砲打小鳥或勿殺雞取卵)。本解聘案林輝政共犯當權幫派目的在利用結夥公權力「有權無責」恐嚇陳師不得行使「秘密通訊自由權」舉發學校行政違法,而非維護「社會公共秩序及善良風俗」,林輝政共犯逆向操作「合目的性原則」,嚴重主觀故意犯法客觀事實俱在。本解聘案結果,依法會使陳師終生不得再任教,毀陳師一生專業,毀陳師家計,毀陳師過去的成就,違反「最小侵害原則」。本解聘案採用「激烈的手段」,手段與目的間不成比例。本解聘案公然違反行政程序法第 7條:「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依中華民國憲法第23條之規定:「以上各條(指言論自由、秘密通訊自由等)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即是依照比例原則與法律保留原則所規定。本解聘案嚴重違反比例原則。林輝政共犯權限辨別不當、逾越權限、濫用公權力,惡性重大,違法事證明確。
(十二)林輝政共犯違反有權亦應負責、權利與義務相對原則,事證如下:
(1)陳師與澎科大係「公法契約關係」,契約內容為「教學、研究、輔導、服務」,陳師未違約,林輝政共犯無權單方毀約。因契約關係之成立,本質上仍屬雙方間意思表示之合致。關於聘約內容之事項,無由一方基於意思優越之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之可言,自不應承認校方有以行政處分形成或改易聘約內容之權限。本案林輝政共犯已「基於意思優越之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解聘案」,違反「公法契約」,本案林輝政共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沒有「契約常識」,簡直不可思議。又林輝政共同正犯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按「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指凡以行政契約替代行政處分為法律行為時,即不應於同一法律關係中再行使用行政處分方式,以成立、消滅或變更當事人間之法律關係,始符合當事人之彼此間選用行政契約之合理期待。公立學校與教師之聘約關係屬行政契約,業如前述,其聘約之成立及內容事項,並非一方基於行政高權地位,以單方行為形成,依「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不應承認學校有以行政處分終止聘約關係或改易聘約內容之權限。(最高行政法院98年度7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紀錄)。林輝政共同正犯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認同澎科大有權用「行政處分」終止聘約關係,違法行政事證明確,可是卻逍遙法外中。
(2)違法行政造成司法追究,理所當然。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引用教師法第33條規定:「教師不願申訴或不服申訴、再申訴決定者,得按其性質依法提起訴訟或依訴願法或行政訴訟法或其他保障法律等有關規定,請求救濟。」但卻認同林輝政共犯「興訟」解讀為「行為不檢」之說,理由矛盾,違背法令判決事證明確。
(3)有「權力」就有「責任」,這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法治國家基本原理。教育部「違法同意解聘並依法無據要求學校行文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毀陳師一生努力,也毀了陳師的家庭,惡性重大。教育部及行政院的申評會及訴願會不理會「行政救濟」聲請,為違法行政背書,還可以有權無責,不得告發,難怪貪官污吏橫行霸道,英明的法官還可以認同行政訴訟法第24條規定:「經訴願程序之行政訴訟,其被告為左列機關:一、駁回訴願時之原處分機關。二、撤銷或變更原處分或決定時,為最後撤銷或變更之機關。」及教師法第29條第1 項、第31條第2 項前段及第33條規定「提起申訴、再申訴(視為訴願)或依法逕提訴願後,再以學校為被告依法提起撤銷訴訟…」刻意官官相護教育部及行政院官員有權無責,培養大條的貪官污吏,本案判決不備正當理由,違憲判決,事證明確。
(十三)林輝政共犯違反人人必須遵守憲法原則,事證如下:
(1)憲法第四十八條總統就職宣誓:「……余必遵守憲法,……如違誓言,願受國家嚴厲之制裁……。」總統都不能違反憲法,林輝政共犯竟然參與犯罪結社,認同公權力者逾越權限,委員投票迫害陳師憲法人權,違法事證明確。
(2)本解聘案林輝政共犯違憲觸犯法條如下: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憲法第152 條「人民具有工作能力者,國家應予以適當之工作機會。」、憲法第165條「國家應保障教育、科學、藝術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憲法第15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憲法第16條「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憲法第12條「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憲法第7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林輝政共犯消極不適用憲法規定,嚴重違法事證明確。
(十四)林輝政共犯違反人民有工作能力國家應予工作機會法律,事證如下:
(1)就業服務法第 25 條 規定:「公立就業服務機構應主動爭取適合身心障礙者及中高齡者之就業機會,並定期公告。」林輝政共犯不但未「主動爭取適合中高齡者陳師之就業機會」,還「主動迫害中高齡者陳師之就業機會」,禽獸不如,畜牲當權。
(2)就業服務法第 4 條規定:「國民具有工作能力者,接受就業服務一律平等。」林輝政共犯幹「國民陳師有工作能力,不准工作」,公然違反「接受就業服務一律平等」原則。
(3)就業服務法第 5 條規定:「為保障國民就業機會平等,雇主對求職人或所僱用員工,不得以種族、階級、語言、思想、宗教、黨派、籍貫、出生地、性別、性傾向、年齡、婚姻、容貌、五官、身心障礙或以往工會會員身分為由,予以歧視。」林輝政共犯幹「歧視陳師憲法工作權」。
(4)就業服務法第 24 條規定:「主管機關對下列自願就業人員,應訂定計畫,致力促進其就業;必要時,得發給相關津貼或補助金:一、獨力負擔家計者。二、中高齡者。三、身心障礙者。四、原住民。五、生活扶助戶中有工作能力者。六、長期失業者。七、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認為有必要者。前項計畫應定期檢討,落實其成效。第一項津貼或補助金之申請資格、金額、期間、經費來源及其他相關事項之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陳師係屬獨力負擔家計者、中高齡者、長期失業者,林輝政共犯不但未「發給相關津貼或補助金」,未「促進陳師就業」,還迫害陳師就業,馬英九幫派執政惡性重大。
(5)憲法第15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林輝政共犯共幹迫害陳師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
(6)憲法第 165 條:「國家應保障教育、科學、藝術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陳師是教育工作者,生活不但未受林輝政共犯保障,還受嚴重迫害,更甭談提高待遇。
(十五)林輝政共犯違反依法有據原則,事證如下:
(1)林輝政共犯教育部包庇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澎科大)觸犯「洩密罪」及「強制罪」:以陳師「寄電子郵件舉發學校行政違法」為由,解讀陳師「信件騷擾」「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電子郵件是法定「秘密通訊權」。以陳師「告違法官員」為由,解讀陳師「興訟」「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妨害名譽罪」,因「告違法官員」,一來是陳師法定「訴訟權」,二來為「維護社會公共秩序」人人必須挺身舉發的公義行為。「校級」教評會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曾提議情形下,突然提出「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教學評量分數」係陳師師生間機密資料。又逾越權限,因「校級」教評會法律審無權提出新議題。這樣的事情,「申評及訴願委員法律學教授與律師們」,依法應「否定行政處分」,讓案回「公法契約關係」或認定「行政處分」進行「行政救濟」;未料渠等卻說「本案非行政處分,所以無從行政救濟,駁回訴願」,明明是「行政處分」逾越「公法契約關係」權限,卻無視「行政處分」的事實,公然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申評及訴願委員法律學教授與律師們」,假專業真濫權,毫無論理法則可言。一群無恥的、沒什法律素養的、沒什道德的、沒什人格的、沒什專業的混蛋,與共犯林輝政拿著學位、身份、及地位,招搖撞騙,禍國殃民,人做天看,不得好死。
(2)林輝政共犯認為「依司法判決辦理」,不但依法無據,還違背判例:行政法院二十四年度判四「未經訴願決定之案件,原處分官署既自覺其處分為不合法,本於行政上之職權作用,原得自動撤銷原處分之處分或另為處分」。100年1月3日本人打電話給校長蕭泉源及人事主任王本賢,告知學校違法事證明確,傷害陳師人權,應「本於行政上之職權作用」立刻「撤銷原處分」,雙雙答稱「教育部已准,不可能撤銷」,如果本案有違法情事,教育部應負全責。教育部把責任推給學校,學校把責任推給教育部,把陳師權利擺一邊,公權力者林輝政共犯故意濫權無責,違法事證明確。
(十六)林輝政共犯違反大法官702號解釋文,事證如下:「……系爭規定二限制教師終身不得再任教職,不啻完全扼殺其改正之機會,對其人格發展之影響至鉅。倘行為人嗣後因已自省自新,而得重返教職,繼續貢獻所學,對受教學生與整體社會而言,實亦不失為體現教育真諦之典範。系爭規定二一律禁止終身再任教職,而未針對行為人有改正可能之情形,訂定再受聘任之合理相隔期間或條件,使客觀上可判斷確已改正者,仍有機會再任教職,就該部分對人民工作權之限制實已逾越必要之程度,有違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有關機關應依本解釋意旨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一年內完成系爭規定二之檢討修正,逾期未完成者,該部分規定失其效力。」林輝政共犯故意濫權違憲害人無責,事證明確。
(十七)林輝政共犯違反長期聘約,事證如下:林輝政共犯故意違反公法契約,包庇單方違法解除陳師長期聘約。陳師並未違反長期聘任契約內容「教學、研究、輔導、服務」,教育部及澎科大公然違約還做賊喊捉賊,更扯的是訴願委員們還故意為其背書,違法亂紀卻領走出席費,真是窩囊廢。禍國殃民,不得好死。
(十八)林輝政共犯藏匿校長蕭泉源黑盒子真相,事證如下:本「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案」是前96, 97學年度二年二次「停聘案」後的延續,「停聘原因未消滅」的唯一依法理由是「停聘期未滿」,所以「停聘原因未消滅」就繼續「停聘」。停聘期間,教育部及澎科大未發聘書,陳師到教育部門口嗆聲自殺抗議,教育部二科科長陳惠娟代表教育部接下陳情書後,行文學校補發聘書但未補發薪資。98學年度陳師回學校後,學校以「暫時繼續聘任」辦理,還拒絕給付澎湖地方法院裁定的「補發薪資支付命令」新台幣一百七十三萬多元。教育部雖行文學校補發停聘期間聘書但學校抗拒補發薪資,並且以「提訴訟告官」及「寄電子郵件揭弊」之「停聘」原因未消滅為由,繼續報教育部二次「不續聘案」被教育部駁回,依法行政處分無效。校長蕭泉源應該依學校申評要點第28及29條及行政程序法第111及113條依職權確認之逕發聘書,第118條補發薪資,未料還可以惡化成今日的「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案,教育部及澎科大共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故意跳過這個事實在判決書中隻字未提,蓄意湮滅證據,未盡「嚴格事實審」職責,看起來就是「漏未斟酌之證物」,實際上是「湮滅證據,包庇犯罪組織圖利貪污新人事安排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本案教育部及澎科大裝聾作啞,訴願委員們還為「校長蕭泉源的黑盒子不給真相」背書,違法亂紀卻領走出席費,真是窩囊廢,禍國殃民,不得好死。
(十九)林輝政共犯洩密罪及妨害教學專業自主權,事證如下:教育部及澎科大共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等所引用的「證物未在庭上求證」,這些「未經斟酌之證物」竟然可以成為判決基礎,違反高等行政法院「嚴格事實審」職掌,枉法裁判事證明確。所引用的證物有:
(1)99年12月30日至100 年6 月11日期間以「天災人人救,人禍校園造,報應會等到」、「傷我不准我叫,殺我不准我告,黑幫治校何時了」、「士大夫無恥禍國殃民」、「看看?還能騙多久?本包公如影隨形」等為主旨之相關電子郵件45則。電子郵件是陳師憲法上人民秘密通訊權,林輝政共犯教育部及澎科大已觸犯洩漏國家機密以外的機密罪,迫害陳師憲法上秘密通訊權,教育部及澎科大共犯適用法規顯有錯誤。
(2)陳師教學不力,不能勝任工作事實相關資料(包括98學年度第2 學期及99學年度第1 學期評量成績一覽表、學期教學評量統計表、授課建議事項表、學校馬上辦中心網站學生留言等,見附件十四)影本等係陳師「教學專業自主權」,本案林輝政共犯教育部及澎科大共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訴願委員們還故意為「洩密罪及違反教學專業自主權事實」背書,違法亂紀卻領走出席費,真是窩囊廢,禍國殃民,不得好死。
(二十)林輝政共犯違反行政程序法,事證如下:行政程序法第9條規定「行政機關就該管行政程序,應於當事人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也違反行政程序法第7條規定「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當然,更觸犯行政程序法第8條規定「行政行為,應以誠實信用之方法為之,並應保護人民正當合理之信賴。」林輝政共犯訴願委員們故意不適用法規,助紂為虐共犯加害陳師,白紙黑字歷歷在目,違法亂紀卻領走出席費,真是窩囊廢。禍國殃民,不得好死。
(二十一)林輝政共犯違反秘密通訊權,觸犯洩密罪,事證明確如下:「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例如:隱私權,人性尊嚴,姓名權等。」釋字第五八五號解釋理由書:「…隱私權雖非憲法明文列舉之權利,惟基於人性尊嚴與個人主體性之維護及人格發展之完整,並為保障個人生活秘密空間免於他人侵擾及個人資料之自主控制,隱私權乃為不可或缺之基本權利,而受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共犯包庇學校及教育部拿出「密級電子郵件」及「密級教學評量」解聘陳師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已構成「洩漏國家機密以外機密」的「洩密罪」,還自稱遵守憲法第22條規定,也算是偽造判決書混淆視聽,枉法裁判包庇違法行政事證明確。林輝政共犯訴願委員們故意不適用法規,助紂為虐共犯加害陳師,違法亂紀卻領走出席費,真是窩囊廢,禍國殃民,不得好死。
(二十二)林輝政共犯違憲釋字第689號解釋文,事證明確如下:「……系爭規定所保護者,為人民免於身心傷害之身體權、行動自由、生活私密領域不受侵擾之自由、個人資料之自主權。其中生活私密領域不受侵擾之自由及個人資料之自主權,屬憲法所保障之權利,迭經本院解釋在案(本院釋字第五八五號、第六0三號解釋參照);免於身心傷害之身體權亦與上開闡釋之一般行為自由相同,雖非憲法明文列舉之自由權利,惟基於人性尊嚴理念,維護個人主體性及人格自由發展,亦屬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之基本權利。」
(1)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教師評審委員會100學年度第1學期第1次會議紀錄中所提:「三、提案案由四,人文暨管理學院應用外語系陳昱元講師復聘再審議案,上次會議決議曾附帶決議:『陳師解聘案如未獲教育部通過、則其嗣後返校申請復職前,應提出95年間曾罹患環境適應障礙併其他情緒障礙而申請留職停薪請假之痊癒康復證明。』,以該會議紀錄漏未註明,應予補充列入會議紀錄;另本提案決議五、(4)『教學評量成績未達學校規定之評量標準,其教學不力,不能勝任工作,違反本校教師聘約第6條、服務規程第14條、第15條規定及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8款規定事證明確』一節,除陳師教學評量成績低於本校規定之評量成績門檻外,其前曾經學校停聘原因之一,即為教學不力,並具事實可稽,應附記以資佐證。」
(2)林輝政共犯們凌虐陳師達到「情緒障礙」程度,再以「情緒障礙」要求復聘時「痊癒康復證明」,栽贓、抹黑、陷害,一直延燒中。100年9月28日的教師評審委員會100學年度第1學期第1次會議,還提及95學年度受虐「情緒障礙」的請長假事情,已涉故意違反「法律期間判決基礎證據不變法則」,也涉違反「一事一罰原則」。故意抹黑事證明確。這是林輝政共犯泯滅人性手法。
(3)98及99年回職期間沒有「情緒障礙」問題,100年9月28日還故意提出抹黑,林輝政共犯們故意加害,事證明確。
(4)解聘前的「二次停聘原因」沒有「教學不力」這一項,林輝政共犯為掩飾「校級教評會逾越法律審權限的陳師指控」,公然偽造公文書欺人耳目。
(5)林輝政共犯教育部及澎科大明知陳師長期受虐待,醫生診斷情緒障礙請過長假;人格受傷害,身心健康權也受害;還有家庭生計全毀,沒有退休金還找不到工作,可能活不久。訴願委員們不但沒有維護陳師人權,還在傷口上灑鹽下毒,落井下石,逼陳師早死,共犯犯罪組織作案。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還自稱遵守憲法第22條規定,無恥偽造公文混淆視聽,為虎作倀共犯加害陳師,林輝政共犯違法亂紀卻領走出席費,真是窩囊廢。禍國殃民,不得好死。
(二十三)林輝政共犯不調查事實真相,用幻象濫耍抽象,事證明確如下:沒有任何法條規定告官、寄電子郵件揭弊、教學評量分數低等事可以當理由解聘老師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本案訴願委員們竟然背書教育部違反依法有據原則迫害陳師憲法人權,違法亂紀卻領走出席費,林輝政共犯真是窩囊廢。禍國殃民,不得好死。
(二十四)林輝政共犯觸犯貪污治罪條例對價關係,事證明確如下: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訴願委員們包庇犯罪組織貪污圖利新人事安排,共犯犯罪組織觸犯貪污治罪條例,其手法為從「程序上」著墨,故意湮滅林輝政共犯教育部及澎科大違法「實體上」證據。兩年停聘期間補發聘書但拒付澎湖地方法院強制執行停聘半薪薪資新台幣一百七十三萬多元,高雄高等行政法院把「停聘」與「復聘」兩碼事混為一談,接受林輝政共犯們的異議,藉勢也藉端強占陳師財物,觸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罪證確鑿。抑留不發職務上應發之財物、觸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6 條,事證明確。林輝政違背職務行為,觸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11 條,有目共睹。直屬主管長官教育部長吳思華對於所屬人員,明知貪污有據,而予以庇護不舉發,觸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13 條,無從狡辯。監察院、檢察官執行職務,明知貪污有據,不為舉發,觸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14 條,罪證歷歷在目。
(二十五)林輝政共犯觸犯不得恣意濫用判斷,事證明確如下:行政機關之判斷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時,行政法院得予撤銷或變更。其可資審查之情形包括:(1)行政機關所為之判斷,是否出於錯誤之事實認定或不完全之資訊。(2)法律概念涉及事實關係時,其涵攝有無明顯錯誤。(3)對法律概念之解釋有無明顯違背解釋法則或牴觸既存之上位規範。(4)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有違一般公認之價值判斷標準。(5)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出於與事物無關之考量,亦即違反不當連結之禁止。(6)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法定之正當程序。(7)作成判斷之行政機關,其組織是否合法且有判斷之權限。(8)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相關法治國家應遵守之原理原則,如平等原則、比例原則、公益原則等(司法院釋字第382號、第462 號、第553 號解釋理由書參照)。本案行政機關之判斷已有恣意濫用及違法情事,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共犯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未盡職責「嚴格事實審」,以「具有高度專業性及屬人性」自有其判斷餘地,「司法權無從取代行政機關行使行政裁量權」,「湮滅證據,包庇犯罪組織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證據在此。「向法院提出告訴或告發或起訴依法維護陳師自我人權」、「寄電子郵件給同仁檢舉學校違法行政為維護公益」、「教學評量分數低依法不得解讀為教學不力」等,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共犯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不但未盡職責「嚴格事實審」,還把上述三項理由解讀為「具有高度專業性及屬人性」,所以「司法權無從取代行政機關行使行政裁量權」。無恥、無德、無知、愚民、害民、欺民、詐民事證明確。太扯了!太不上道了!沒什閱讀能力、沒什理解能力,當然無法依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執行自由心證。傷天害理,人神共怒。訴願委員故意有看沒到,還要為枉法裁判背書,違反釋憲文釋字第170號:「訴願(包括再訴願)為行政審查程序,行政訴訟為司法審判程序,前者之提起是否合法,依訴願法第一條及有關條文(如訴願法第九條第一項)定之;後者之提起是否合法,依行政訴訟法第一條第一項及該法有關條文(如行政訴訟法第十條第一項)定之,不得以提起再訴願之不合法與提起行政訴訟之不合法混為一談,而謂已經合法再訴願程序之行政訴訟為不合法。」教育部及澎科大故意把行政審查及司法審判混為一談,聲稱「靜候司法判決」,林輝政共犯訴願委員們也無知、無恥、無德,違法亂紀卻領走出席費,真是窩囊廢,禍國殃民,不得好死。
(二十六)林輝政共犯無知楊智傑博士理論與實務研究報告,事證明確如下:陳師未違約,何來受處罰?陳師與林輝政共犯是「公法契約關係」,契約內容為「教學、研究、輔導、服務」,陳師並未違約。楊智傑博士(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在專題研究「教師行為不檢有損師道及其懲處效果之檢討」(國會月刊,37卷11期,頁42-63)中指出:「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陳昱元老師不滿系主任駱藝瑄、海洋運動與管理學系系主任吳政隆(駱藝瑄性侵女學生之夫)在校評會中對其升等的意見,寄發電子郵件給學校教職員批評駱、吳兩人『品德有問題』、『說話到處騙』等,駱、吳告陳誹謗,二審法官莊秋桃等判陳敗訴,處有期徒刑十個月,減刑為五個月,得易科罰金,緩刑二年。陳昱元老師又批評校長,指稱校長陳正男與前教務長王明輝涉嫌利用職權機會,安插校長陳正男自己的兒子陳元冬錄取進入研究所,同時校長陳正男也將自己的弟媳婦黃素真,由圖書館員調升出納組長,而育成中心主任侯建章也有樣學樣,安插自己妹妹的兒子呂威聰,其英語成績不堪入目,卻也能以轉學考名義,由高苑技術學院轉入澎科大應用外語系就讀,涉嫌瀆職。其後來被校評會以違反教師法第14條第6款(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者)及第8款(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或違反聘約情節重大者),經學校教評會決議:『停聘一年』,並報奉教育部96年8月6日台人(二)字第0960119324號函同意照辦在案。因為批評學校,指出學校的弊端,也構成行為不檢有損師道嗎?這樣適當嗎?因為批評其他老師或校長,與教學研究工作並沒有關係。」檢舉學校不法是公益行為,卻被學校當權教評委員挾怨報復「有權無責」無記名投票從停聘到今日「解聘」陳師,嚴重濫權違反法律保留原則迫害陳師憲法人權。一事已三罰,也違反一事不二罰原則,更何況不應該罰。共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未盡職責「嚴格事實審」,未回應本學術專題研究論點,看起來就是「漏未斟酌之證物」,實際上是「湮滅證據,包庇林輝政共犯犯罪組織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包庇違法行政事證明確。
(二十七)林輝政共犯無知吳錫欽律師實務研究,事證明確如下:「提出訴訟」及「寄電子郵件」不能認定為「行為不檢」。吳錫欽律師實務研究「行為不檢」案例有:(1)販售禁藥、吸食毒品(最高行政法院89判字第3號);(2)賭博、涉足有女侍坐檯之舞廳酒店等不當場所(最高行政法院95判字第1885號);(3)偽造文書、詐欺(最高行政法院94判字第1028號);(4)性騷擾情節重大(最高行政法院94判字第1960號);(5)性猥褻(最高行政法院95判字第1020號);(6)性侵害(最高行政法院92判字第36號);(7)通姦、妨害家庭;(8)竊盜、竊占:(9)大量舉會、巨額倒債等。據此,澎科大被告吳政隆的性侵女學生、蔡明惠的偽造公文書、王月秋的偽造公文書、校教評委員的偽造公文書會議紀錄、人事室的偽造事實表及檢覈表,就是「不折不扣」的「行為不檢」;陳師因守法而提出「告訴告官」及「寄電子郵件揭弊」舉發違法熱心公益事,不是「行為不檢」。共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未盡職責「嚴格事實審」,未回應本實務專題研究論點,看起來就是「漏未斟酌之證物」,實際上是「湮滅證據,包庇林輝政共犯犯罪組織治校治教」,濫用公權力,枉法裁判事證明確。
(二十八)林輝政共犯無知行政救濟,事證明確如下:
(1)按民國 70年9月25日釋字第 170號大法官解釋文:「……殊不知訴願(包括再訴願)制度,在使原行政處分機關有再審查其所為處分是否違法或不當之機會,俾能自行撤銷或變更其原來之處分(訴願法第十四條第二項,第十七條第二項),或使上級機關,基於行政監督權之作用,有審查下級機關原行政處分是否違法或不當,而加以糾正之機會。從而訴願為無原告、被告,且非司法審判(訴訟)之行政審查程序。行政訴訟則為司法機關之行政法院,就原告對於被告(行政訴訟法第九條)提起之行政訴訟,為司法審理,即判斷其訴是否合法或有無理由之司法審判程序。一為行政審查程序,一為司法審判程序,二者之本質迥異,因之,行政訴訟與訴願、再訴願之關係,無論在法理上或事實上,均無上下審級或抗告法院、第二審法院之可言,自無將提起行政訴訟比擬為提起民事上訴,並進而推論行政法院就本件訴訟標的已經裁判之餘地。」愚昧無知的教育部訴願委員誤認「行政訴訟與訴願、再訴願之關係,係上下審級或抗告法院、第二審法院之關係」,所以自稱「等候法院判決辦理」,拒絕受理再訴願案,把行政審查及司法審判混為一談。也誤認「解聘非行政處分,不得行政救濟」。不學無術,玩權弄術,泯滅人性,不得好死。
(2)教育部訴願委員違反訴願法第 58 條規定:「訴願人應繕具訴願書經由原行政處分機關向訴願管轄機關提起訴願。原行政處分機關對於前項訴願應先行重新審查原處分是否合法妥當,其認訴願為有理由者,得自行撤銷或變更原行政處分,並陳報訴願管轄機關。」教育部訴願委員故意曲解行政處分定義,未作實體上要求教育部「先行重新審查原處分是否合法妥當」,卻採用程序上不受理,湮滅教育人事違法證據。又教育部有認訴願為有理由者,得自行撤銷或變更原行政處分,教育部訴願委員不但不依職權實體證據審查告知教育部有認訴願為有理由者,得自行撤銷或變更原行政處分,還故意濫權包庇教育部圖利貪污新人事安排,藉故解聘資深優良陳師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人人救天災,林輝政共犯教育部訴願委員卻造人禍,泯滅人性,不得好死。
(3)釋字第 423 號解釋文:「行政機關行使公權力,就特定具體之公法事件所為對外發生法律上效果之單方行政行為,皆屬行政處分,不因其用語、形式以及是否有後續行為或記載不得聲明不服之文字而有異。若行政機關以通知書名義製作,直接影響人民權利義務關係,且實際上已對外發生效力者,如以仍有後續處分行為,或載有不得提起訴願,而視其為非行政處分,自與憲法保障人民訴願及訴訟權利之意旨不符。」林輝政共犯訴願委員法律學教授及律師們拒絕「解聘」的「行政救濟」,也拒絕「再訴願所拒絕的訴願」,無知當權威,無恥當高尚,無德當聖人,泯滅人性,不得好死。
(二十九)林輝政共犯無知「依人民聲請所為之解釋,對聲請人據以聲請之案件,亦有效力」,事證明確如下:按民國 71年11月5日釋字第 177 號解釋文:「確定判決消極的不適用法規,顯然影響裁判者,自屬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所定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範圍,應許當事人對之提起再審之訴,以貫徹憲法保障人民權益之本旨。最高法院六十年度台再字第一七○號判例,與上述見解未洽部分,應不予援用。本院依人民聲請所為之解釋,對聲請人據以聲請之案件,亦有效力。」據此,前人民聲請所為之大法官釋字第702號解釋文,對本聲請人據以聲請之案件,亦有效力。教育部及澎科大共同正犯訴願委員們故意有看沒到,不予適用。林輝政共犯訴願委員們不但無知、無恥、無德亂背書,還領走出席費,真是窩囊廢,禍國殃民,不得好死。
以上所言句句屬實,請依法調查議處病態不適任教授林輝政,共維社會公共秩序
及善良風俗,至盼。
謹呈
台大教師評審委員會 公審
陳師親友召集人代表簽章:
中華民國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星期三
正本:台大教師評審委員會
副本:教育部、監察院、考試院、立法院、司法院
證物一:第一次不續聘案教育部駁回,依法行政處分無效定案,可是校長蕭泉源濫權不發聘書演變迄今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貪圖侵占本人二年半薪應補發薪資一百七十多萬元,間接貪污。
clip_image007clip_image009clip_image011clip_image013證物二:第二次不續聘自殺抗議,教育部二科科長陳惠娟接了抗議書
卻使事情惡化迄今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

clip_image014
clip_image016證物三:教育部前函要澎科大趕快發聘書,林輝政教唆用這張不合聘書程式欺騙,不是聘書教育部也當聘書用,欺人太甚。
clip_image017
證物四:教育部行文澎科大補二年停聘聘書,但拒付支付命令薪資,公然違反公法契約,不按契約給薪資,林輝政教唆蕭泉源間接貪污。
clip_image019證物五:有關第二次不續聘案,教育部函旨「逕發聘書」,教育部丁士方電話中證實,但雙雙違法未辦,演變迄今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證據如下:(院長蔡明惠偽造公文書教育部查獲屬實證物)
clip_image020clip_image022
證物六:院長蔡明惠偽造公文書教育部查獲屬實證物,會內會外兩次投票,主觀犯意強烈,客觀犯罪事實俱在,澎地檢吳巡龍檢察官吃案。
clip_image023
證物七:未具公文程式未蓋公印卻當有效公文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clip_image024clip_image025
證物八:解聘理由「興訟」、「電子郵件」、「教學評量」三事,教育部答辯狀故意主觀抹黑加害,扯了其它事,違法客觀事實俱在。
clip_image026
clip_image028證物九:本解聘案最重要證物,偽造公文書會議紀錄,澎湖地檢署李頲翰檢察官吃案簽結。
clip_image029clip_image031clip_image033clip_image035證物十:教育部核准解聘前的本人再申訴案,教育部再申評會隨即跟上背書教育部的違法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並囑澎科大不得接受「教育部核准解聘後的緊急申訴案」,犯罪組織治國頗有謀略。
clip_image037clip_image039clip_image041clip_image043clip_image045clip_image047clip_image049證物十一:94學年度起,犯罪組織涉案人結夥迫害年資晉級加薪權
clip_image050clip_image052
證物十二:行政院教育部表揚資深優良教師後,犯罪組織涉案人結夥預謀長期迫害。
clip_image054證物十三:98, 99學年度回職中,畢業班學生的肯定函,證明教育部澎科大人事行政的主觀預謀迫害偽稱學生不滿文字灌暴網站,謊言不攻自破。
證物十四:前校長林輝政離職前來函,教育部澎科大人事行政的主觀預謀迫害現形
clip_image056clip_image055
證物十五:本人會自力救濟抗議到國家還我公道或自殺為止
clip_image058

證物十二:澎科大及教育部拒絕確認「公法契約無效行政處分」,也證明人事行政的主觀預謀迫害。
clip_image061
clip_image063
證物十三:澎科大校園長期以來,犯罪組織治校幫派要角。
clip_image064
證物十四:澎科大申評會及教育部從不回應本人人權論述,濫權囂張clip_image060
申訴書
申訴人:陳昱元
受文者: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教師申訴評議委員會
申訴日期:中華民國一○○年七月十五日星期五
事件:有關中華民國一○○年七月一日澎科大人字第1000004638號函及所附國
立澎湖科技大學99學年度第二學期第5次校教評會會議紀錄,學校當權
教評會濫權霸凌侵犯陳昱元老師憲法基本人權。
事實解讀:國立澎湖科技大學為「掩飾不法人事行政被檢舉」把「電子郵件憲法秘密通訊權」曲解成「行為不檢」、把「憲法訴訟權」曲解成「行為不檢」、把「教學評量隱私權」曲解成「教學不力」,當權教評委員挾怨報復檢舉,以無記名投票「有權無責」決議「解聘陳昱元老師」。陳昱元老師決定「自殺抗議」被剝奪的憲法基本人權。
壹、聲請:
一、請學校立即撤銷本「解聘案」。
二、請學校依學校申評要點第28、29條規定,依法執行教育部「第一次不續聘案」的評議書內容「不宜維持不續聘決議,另為適法之處置」。
三、請學校依行政程序法第111條規定,確認行政處分無效。
四、請學校依行政程序法第113條規定,行政處分之無效,行政機關得依職權確認之,即刻發聘書。
貳、本案事實與法律
一、大學法第1條:「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準此,學校「自治權」只能在「法律規定範圍內」行使,合先敘明。「憲法人權」是「天賦人權」:「言論自由權」、「秘密通訊自由權」、「訴訟權」、「工作權」、「財產權」、「受法律平等保護權」,是任何民主政府所確認的最重要的基本的人的權利。這些權利的存在與政體無關,所以不得通過立法加以廢除,當然更不能任由多數選民憑一時心血來潮決定其命運。本解聘案當權教評委員挾怨報復檢舉,以無記名投票「有權無責」「解聘陳昱元老師」,嚴重迫害憲法人權
二、陳昱元老師與澎科大是「公法契約關係」,契約內容為「教學、研究、輔導、服務」,陳昱元老師並未違約。本解聘案當權教評委員藉故違反公法契約事證明確。楊智傑博士(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在專題研究「教師行為不檢有損師道及其懲處效果之檢討」(國會月刊,37卷11期,頁42-63)中指出:「澎湖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陳昱元老師不滿系主任駱藝瑄、海洋運動與管理學系系主任吳政隆在校評會中對其升等的意見,寄發電子郵件給學校教職員批評駱、吳兩人「品德有問題」、「說話到處騙」等,駱、吳告陳誹謗,二審法官判陳敗訴,處有期徒刑十個月,減刑為五個月,得易科罰金,緩刑二年。陳昱元老師又批評校長,指稱校長陳正男與前教務長王明輝涉嫌利用職權,安插校長自己的兒子陳元冬錄取進入研究所,同時校長陳正男也將自己的弟媳婦黃素真,由圖書館員調升出納組長,而育成中心主任侯建章也有樣學樣,安插自己妹妹的兒子呂威聰,其英語成績不堪入目,卻也能以轉學考名義,由高苑技術學院轉入澎科大應用外語系就讀,涉嫌瀆職。其後來被校評會以違反教師法第14 條第6 款(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者)及第8 款(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或違反聘約情節重大者),經學校教評會決議:「停聘一年」,並報奉教育部96 年8 月6 日台人(二)字第0960119324 號函同意照辦在案。因為批評學校,指出學校的弊端,也構成行為不檢有損師道嗎?這樣適當嗎?因為批評其他老師或校長,與教學研究工作並沒有關係。」檢舉學校不法是公義行為,卻被學校當權教評委員挾怨報復「有權無責」無記名投票「解聘陳昱元老師」,嚴重迫害憲法人權。這也算是「依法行政」嗎
三、「憲法第十二條規定:『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旨在確保人民就通訊之有無、對象、時間、方式及內容等事項,有不受國家及他人任意侵擾之權利。此項秘密通訊自由權乃憲法保障隱私權之具體態樣之一,為維護人性尊嚴、個人主體性及人格發展之完整,並為保障個人生活私密領域免於國家、他人侵擾及維護個人資料之自主控制,所不可或缺之基本權利(本院釋字第六0三號解釋參照),憲法第十二條特予明定。國家若採取限制手段,除應有法律依據外,限制之要件應具體、明確,不得逾越必要之範圍,所踐行之程序並應合理、正當,方符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利之意旨。」本解聘案以「寄電子郵件」為由「解聘陳昱元老師」,已然違憲。
四、「限制秘密通訊自由權之要件:(1)形式審查:應有法律依據(法律保留原則)+ 限制要件具體明確(法律明確性原則);(2)實質審查:不得逾越必要之範圍(比例原則)+ 踐行之程序合理正當(正當法律程序)」。
五、法律保留原則,乃為保護人民的「自由」及「財產權」,防範不受行政權力的侵犯,因此侵犯人民的自由及財產權事項,應保留由法律加以規定,非有法律或法律授權之命令,行政機關不得作成行政處分或其他措施本解聘案,校教評委員有權審議,但無權依法無據投票表決侵犯陳昱元老師憲法「秘密通訊自由權」
六、大法官釋字第313號解釋文:「對人民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科處罰鍰,涉及人民權利之限制,其處罰之構成要件及數額,應由法律定之。若法律就其構成要件,授權以命令為補充規定者,授權之內容及範圍應具體明確,然後據以發布命令,始符憲法第二十三條以法律限制人民權利之意旨。」本解聘案法律授權之依據,有欠明確,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
七、比例原則是指國家為達成某一特定目的(結果),而採取某一種方法或措施,必須符合合理、比例之原則,又稱「禁止過度原則」。比例原則特別強調目的手段間之均衡,以避免國家權力作用行使之恣意與逾越,以調和公益與私益實現實質正義的一種理性思考法則。憲法第23條與行政程序法第7條定有明文比例原則有三子原則,行政必須依序審查。(A)適合性:國家所採取的措施必須是有助於達成所欲追求之目的者,又稱「合目的性原則」。(B)必要性:在所有合乎適當性的措施中必須選擇其中對當事人最小之侵害者為之,亦即採取較緩和之措施,又稱「最小侵害原則」。(C)狹義比例性:係指手段與目的之間要成比例,不能為達成很小的目的,使人民損失過大,不得使用過於激烈的手段。換言之,合法措施可能引起的損害和所欲達成的合法結果之間,沒有極端不相稱的情形發生(不要用大砲轟小鳥、勿殺雞取卵)。本解聘案目的在利用集體公權力「有權無責」恐嚇陳昱元老師不得行使「秘密通訊自由權」舉發學校不法行政,而非維護「社會公共致序善良風俗」,逆向操作「合目的性原則」,嚴重故意犯法。本解聘案結果,依法會使陳昱元老師終生不得再任教,毀陳昱元老師一生專業,毀陳昱元老師家計,違反「最小侵害原則」。本解聘案採用「激烈的手段」,手段與目的間不成比例。本解聘案公然違反行政程序法第7條:「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
八、正當法律程序:當國家對人民之自由或權利有所限制時,必須遵守正當法律之程序(請參閱釋396、491、563、418、535)。正當法律程序包含(1)實質合理性(請參閱釋563、523、544、551);(2)程序合理性(請參閱釋418、491、396、436)。
九、拿「電子郵件」事連續處罰陳昱元老師,解聘陳昱元老師,妨害陳昱元老師「秘密通訊權」,當然不合「實質合理性」。依刑事訴訟法,告訴人並非訴訟當事人,說穿了「告訴人」只是「檢舉陳情人」,學校把「告訴案」錯誤解讀成進行「訴訟」,以「興訟」之理由連續處罰陳昱元老師到解聘,已違「實質合理性」,更何況已直接侵犯陳昱元老師「憲法人權,訴訟權」。
十、「教學評量」就是針對學習結果是否達到預期的終點行為所實施的評量活動。經由教學評量活動,教師才能夠得知預期的教學目標是否達成、學生是否具備學習的起點行為或基本能力、以及教學活動的進行是否適當等訊息。教學評量不僅可以提供回饋訊息給教師,更能使整個教學歷程統整在一起,發揮最大的教學與學習效果(余民寧,2002)。本案學校拿「教學評量」分數低為理由解聘陳昱元老師,故意曲解「教學評量」意旨,不法嫁禍處罰,事證明確。再說,拿著不合效度及信度的問卷調查表「教學評量」、教務處及電算中心涉嫌可以對特定對象作弊的「教學評量」、教育部評鑑沒有鑑別度的「教學評量」、屬教師個人隱私權的「教學評量」、沒有罰則的「教學評量」,突然插入「停聘後復聘案討論」,以「教學不力」抹黑決議解聘,當然違反「實質合理性」及「程序合理性」。
十一、對陳昱元老師書面或列席報告內容「不回應或選擇性回應」,當然違反「實質合理性」。
十二、學校三級教評會(校、院、系),違反教育部「仿司法三級審」運作,如院長蔡明惠等當院教評會主席,也當系及校教評會委員,從未執行職務偏頗迴避,當然違反「程序合理性」。
十三、據「中華民國一○○年七月一日澎科大人字第1000004638號函」,學校已偽造公文書,因陳昱元老師並未有「行為不檢有損師道」,也未有「教學不力不能勝任
十四、學校以「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的手法連續迫害陳昱元老師憲法基本人權,其制式過程如下:偽造證物(陳昱元老師未看過證物,更何況所說證物也未違法)→曲解法條(楊智傑博士曾在國會月刊發表本案前教育部核准停聘已涉違反公法契約,不當核准;吳錫欽律師研究裡寄電子郵件及訴訟事不能稱之為行為不檢;陳昱元老師找出大法官解釋文並舉出澎湖縣政府、中研院、壹媒體處理電子郵件秘密通訊權的實務作法等證明陳昱元老師守法;學校故意充耳不聞,一而再再而三觸法)→不法票決(本案憲法基本人權是天賦人權,不需他人票決才能擁有,與選舉的選賢與能不同;票決主題與方式也不當,未依司法三級方式辦裡;委員未有執行職務偏頗迴避;未按流程及檢覈表辦理)→偽造公文書成案(加重瀆職罪)。
十五、學校為掩飾不法行政偷偷斷掉陳昱元老師電子郵件使用權,觸犯加重妨害電腦使用罪:學校為掩飾不法行政,偷偷收集陳昱元老師電子郵件,未經陳昱元老師認證,即據以連續處罰陳昱元老師好幾年、好幾次,案情發展迄今「決議解聘陳昱元老師」,已嚴重傷害陳昱元老師秘密通訊自由權、教師法學校應興應革事項教師發言權、言論自由權、誹謗阻卻事由權。學校當權教評委員觸犯加重瀆職罪、恐嚇罪等歷歷在目。
十六、本案是「停聘後復聘」議題,原停聘原因「興訟」、「寄電子郵件」事實上是學校為掩飾不法行政的迫害手段。學校濫權、霸凌、恐嚇、傷害陳昱元老師憲法基本人權。依法檢舉人陳昱元老師應受「保護」,學校卻搞「報復」,學校當權教評委員,加重瀆職罪事證明確。
十七、「停聘期未滿」,是「停聘原因未消滅」的唯一依法理由。所以「停聘原因未消滅」就繼續「停聘」,本「復聘案」卻議決成「解聘」,學校當權教評委員已故意曲解法條,嚴重觸犯加重瀆職罪。
十八、陳昱元老師未違反「聘約第6條」,學校偽造公文書加害,事證明確:經查「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教師聘約」第6條內容為:「本校教師應依本校『教師服務規程』及『教師倫理守則』之規定從事教學、研究、服務及輔導工作。」陳昱元老師並未違反。再說,本聘約第6條不是「罰則」,是「原則」,學校偽造公文書加害,加重瀆職罪,事證明確。
十九、陳昱元老師未違反「服務章程第14條、第15條」,學校偽造公文書加害,事證明確:經查「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教師服務規程」十四:「專任教師有接受教師評鑑及教學評量之義務,其評鑑(量)結果應依本校教師評鑑辦法及有關法令規定辦理。」十五:「教師應遵守本校『教師倫理守則』」。陳昱元老師並未違反。再說,本「服務章程第14條、第15條」不是「罰則」,是「原則」。尤其,陳昱元老師剛通過學校「教師評鑑」,學校不但不發聘書,還故意偽造公文書加害,加重瀆職罪,事證明確。
二十、陳昱元老師未違反「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8項規定」,學校偽造公文書加害,事證明確:經查「教師法第14條第1項」內容為「教師聘任後除有下列各款之一者外,不得解聘、停聘或不續聘」。沒有「教師法第14條第8項」規定,學校故意偽造公文書加害,加重瀆職罪,事證明確。
二十一、陳昱元老師未違反「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6款規定」,學校偽造公文書加害,事證明確:經查「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6款規定」內容為「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學校為掩飾不法行政被陳昱元老師檢舉,黑幫治校集體濫權霸凌陳昱元老師憲法基本人權,把當權教評委員的「行為不檢」說成「陳昱元老師行為不檢」,學校故意偽造公文書加害,加重瀆職罪,事證明確。
二十二、陳昱元老師未違反「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8款規定」,學校偽造公文書加害,事證明確:經查「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8款規定」內容為「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或違反聘約情節重大」。學校「濫權不顧人權法律明確性」、「原則說成罰則」、「洩秘觸法決議成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故意臨時選擇性把教學評量插入復聘議題」等違法事實,人事行為不檢,故意偽造公文書加害,加重瀆職罪,事證明確。
二十三、學校違反「教評會仿司法制度設三級」原理,如蔡明惠等連當三級委員會之主席或委員,故意濫權霸凌謀害:按教評會係各大學院校作成對教師有關「聘任、聘期、升等、停聘、解聘、不續聘、延長服務、資遣原因認定及其他依法令應予審議之事項」行政處分前之前置程序,仿司法制度設三級,除在於上開關於教師重大事項審議具集思廣益之慎重,具有行政處分前置程序之功能外,並有類似司法審制度發揮內部監督機制,有糾正下級教評會認事用法之功能(司法院釋字第574號解釋理由書參照),所以關於教師重大事項經三級審議,應以最後層級之教評會決定為最終確定意見,始合於教評會設置之功能與目的。本解聘案三級教評會委員至少三分之二名單重疊,同樣一批人,連幹三級三審或三級二審,嚴重違反「公平原則」。
二十四、學校故意違反「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迴避」法規:「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教師評審委員會設置辦法」第十二條;「…如遇有應迴避未迴避,或有具體事實足認其執行任務有偏頗之虞者,審查當事人得向教評會申請迴避。是項申請,當事人應舉其原因及事實,並為適當之釋明;被申請迴避之委員,對於該申請得提出意見書,由教評會決議之。又遇有前開情形,而未經審查當事人申請迴避者,應由教評會主席命其迴避。」本案王明輝、蔡明惠、王瑩瑋、王月秋、陳甦彰、李明儒等未主動迴避。校教評會主席不但自己未主動迴避,也未裁定迴避。陳昱元老師提出申請迴避,該迴避者未提出意見書,也未迴避,擺明濫用公權力霸凌。公務員辦理公務遇有迴避原因時,應該迴避,此在行政程序法第32條及第33條規定甚明。公務員迴避義務或迴避制度之目的係在於:(一)確保公正裁決程序;(二)排除循私偏頗決定;(三)防止利益輸送交換,以及(四)恪遵「當事人不得兼為裁判人」之法理。公務員有迴避義務應迴避卻未迴避者,除將導致其所為之裁決行為因此無效,或是得以撤銷外,該管公務員如違反迴避義務之制裁如後:(一)懲處:如公務員若違反公務員服務法有關迴避義務之規範者,依該法第二十二之規定,自應按情節輕重,分別予以懲處。(二)懲戒:如公務人員保障法第七條規定,審理保障事件之人員與協助辦理保障事件人員,明知應迴避而不迴避者,應依法移送懲戒。(三)罰鍰: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第十條明定,違反公務員迴避義務之規定者,得處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罰鍰。(四)其他法律責任,如瀆職罪、偽造公文書罪。教評委員觸犯「迴避法則」,迄今無人受罰,逍遙法外,繼續囂張中,這是什麼「法治國家」?
二十五、學校原先以「電子郵件」及「訴訟」事,在陳昱元老師沒有認證毫不知情情況下連續處罰陳昱元老師,不但「程序上觸法」、「實體上也觸法」。在程序上,陳昱元老師「從未看到事證證物」,「有偏頗之虞委員從未迴避」、「人事室未按教育部規定流程辦理」、「人事室從未填寫檢覈表」、「事證證物來源不明」、「事證證物涉及偽造」、「事證證物並未證明違法」、「法條受到曲解」、「法條解釋毫無根據」、「不合比例原則」、「違反平等原則」、「沒有按人權法律明確性辦理」、「票決方式錯誤」、「會議紀錄不實」、「會議紀錄欠缺簽到簿蓄意隱藏挾怨報復迴避名單」、「會議紀錄欠缺附件涉及隱藏偽造證物」、…等,學校人事室及教評會處理陳昱元老師人事案,沒什正當性,但卻故意濫權霸凌成性。
二十六、在實體上,訴訟及電子郵件是陳昱元老師憲法人權,陳昱元老師憲法人權成了「看教評委員臉色人權」、或「看人事主任臉色人權」、或「看校長臉色人權」、或「掩飾不法行政人權」,學校已違「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行政程序法第111條:「行政處分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無效︰…三、內容對任何人均屬不能實現者。四、所要求或許可之行為構成犯罪者。五、內容違背公共秩序、善良風俗者。六、未經授權而違背法規有關專屬管轄之規定或缺乏事務權限者。七、其他具有重大明顯之瑕疵者。」本案純屬「內容對任何人均屬不能實現者」,當然「本行政處分」無效。本案傷害陳昱元老師憲法人權,也屬「所要求或許可之行為構成犯罪者」,當然「本行政處分」無效。本案為遮掩「學校不法行政被揭發」而來,嚴重傷害公義,當然「內容違背公共秩序、善良風俗者」,天經地義「本行政處分」無效。教評會委員有權審議,但無權「依法無據」或「曲解法條」、「偽造證物」或「不確認證物」;更無權不分青紅皂白色,挾怨投票報復,有權無責,本案議決「缺乏事務權限」,當然「本行政處分」無效。
證物十五:本案主要證物,教育部未依職權調查證據,偽造事實加害clip_image065clip_image067clip_image069clip_image070clip_image072clip_image074clip_image076clip_image078clip_image080clip_image082
clip_image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