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9日 星期六

民事起訴補正狀
案號:臺灣台南地方法院禮股105年11月9日105年度補字第817號裁定
受文者:
院長 莊崑山先生 地址:70802台南市安平區健康路三段308號
電話:(06)295-6315
日期:
中華民國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星期五
證據:
臺灣台南地方法院105年度司執字第88070號承辦股別乾股等。
訴訟標的:
  1. 前起訴狀已釋明:請依法按事實審職掌,行文調查、精算費用、開庭辯論、審議判決後定案執行。
  2. 前起訴狀已釋明:訴訟標的數額,絕對不是司法詐騙集團共犯法官「未實體審議,在程序上未審先判原告敗訴」,所以起訴人必須先繳費才辦理的詐騙陷阱,請依法敗訴者付費原則辦理。民事訴訟法第78條:「訴訟費用,由敗訴之當事人負擔」明文規定。
  3. 前起訴狀已釋明:「裁判費是必備程式,但絕非先備條件,因法院不是為有錢的財團護短而開」,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4. 按判例民國 48 年 02 月 19 日裁判要旨:「當事人起訴,關於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為防該聲明難獲有利判決之結果,乃同時為他項之聲明以資預備,固非法所不許,惟法院如認其先位聲明為有理由時,則對預備聲明之部分,即可無庸調查並加裁判。」本案本當事人預備聲明為「請准予訴訟救助」。
原告:
陳昱元 R103158446 男 44, 12, 7 被結夥共犯貪官污吏人權迫害失業中
電話:0933-355656 通訊:71799台南郵政第16-35號
被告:
被告一:潘淑潁 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
地址:70802台南市安平區健康路三段308號 電話:(06)295-6315
被告二:周信義 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書記官
地址:70802台南市安平區健康路三段308號 電話:(06)295-6315
被告三:陳鳳龍 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並非原告貸款公司)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362號8樓至12樓
被告四:王安琪 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法務(並非原告貸款公司)
       地址:70057台南市中西區成功路457號9樓之4
被告五:謝華忠 陸德不動產估價師聯合事物所
地址:嘉義市東區新生路287號
被告六:張斗輝 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檢察長(升官法務部常務次長)
地址:70003臺南市中山路170號 電話:06-2282111
被告七:范文豪 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勤股主任檢察官
地址:70003臺南市中山路170號 電話:06-2282111
被告八:黃朝貴 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勤股檢察官
地址:70003臺南市中山路170號 電話:06-2282111
被告九:張文政 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
地址:臺南市安平區708-46健康路三段310號
被告十:陳昆廷 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地址:臺南市安平區708-46健康路三段310號
被告十一:柯勝峰 光陽工業董事長
地址:高雄市三民區灣興街35號 電話:(07)3822526
被告十二:莊家政 光陽工業管理部
地址:高雄市三民區灣興街35號 電話:(07)3822526
被告十三:陳信雄 光陽工業臺南總經銷店長 行動電話:0930203678
地址:台南市東區仁和路66號 電話:(06)2693911
被告十四:蔡清籐 國勝車業有限公司董事長
地址:台南市金華路二段78號 電話:(06)2610668
被告十五:蔡璋憲 國勝車業有限公司銷售員
地址:台南市金華路二段78號 電話:(06)2610668
為提起被告侵權行為賠償事
壹、訴之聲明:
一、貴院105年度司執字第88070號兩造間強制執行事件已涉及官商勾結、以假亂真、濫權霸凌、恐嚇取財、繼續加害受害人,意圖結夥共犯逼死受害人結案動機彰顯,請依法辦理被告等侵權行為賠償(非國家賠償法全民買單)。
二、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貳、本案侵權行為求償法律基礎:
一、按公務員服務法第6條:「公務員不得假借權力,以圖本身或他人之利益,並不得利用職務上之機會,加損害於人。」、公務員服務法第22條:「公務員有違反本法者,應按情節輕重,分別予以懲處,其觸犯刑事法令者,並依各該法令處罰。」、公務員服務法第23條:「公務員有違反本法之行為,該管長官知情而不依法處置者,應受懲處。」共犯被告等不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以貪污連鎖店經營模式,結夥共犯濫權霸凌,恐嚇取財,原告長久以來生活在生不如死的恐懼無助環境中,共犯被告等若不及時還我公道,長痛不如短痛,我可以隨時自殺了斷人生,當厲鬼報復。
二、共同正犯,係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共同意思範圍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其成立不以全體均行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為要件;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者,固為共同正犯;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或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前同謀,而由其中一部分人實行犯罪之行為者,亦均應認為共同正犯使之對於全部行為所發生之結果,負其責任。本案共犯被告不管是故意或過失,已觸犯中華民國刑法第 125 條:「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員,為左列行為之一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三、明知為無罪之人,而使其受追訴或處罰,或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 342 條:「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受害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受害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刑法第 304 條:「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刑法第211條:「偽造、變造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貪污治罪條例第 5 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六千萬元以下罰金:……二、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以詐術使人將本受害人之物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刑法第 134 條:「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國家賠償法第 2 條:「本法所稱公務員者,謂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亦同。前項情形,公務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賠償義務機關對之有求償權。」請判賠。
三、共同侵權行為係指數人共同不法侵害他人權利或利益之行為,為特殊侵權行為態樣之一。民法第一八五條規定:「數人共同不法侵害他人權利者,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不能知其中孰為加害人者,亦同。造意人及幫助人視為共同行為人。」最高法院民國五十五年臺上字第一七九八號判決主張「民事上之共同侵權行為(狹義的共同侵權行為,即共同加害行為)與刑事上之共同正犯,其構成要件並不完全相同。共同侵權行為人間不以有意思聯絡為必要,數人因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苟各行為人之過失行為均為其所生損害之共同原因,即所謂行為關聯共同,亦足成立共同侵權行為…。共同侵權行為之效果,共同行為人對於被害人所致損害,應負連帶賠償責任,適用民法第二七二條以下之規定,以保護被害人。」本案共犯被告等是刑事共同正犯外,當然亦是民事行為關聯共同侵權行為共同正犯」,應「負連帶賠償責任,按本有羈束力的判例最高法院民國五十五年臺上字第一七九八號判決主張,本案已經底定。
四、按司法院97.12.26.大法官釋字第653號解釋文:「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係指人民於其權利遭受侵害時,有請求法院救濟之權利(本院釋字第四一八號解釋參照)。基於有權利即有救濟之原則,人民權利遭受侵害時,必須給予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正當法律程序公平審判,以獲及時有效救濟之機會,此乃訴訟權保障之核心內容(本院釋字第三九六號、第五七四號解釋參照),不得因身分之不同而予以剝奪(本院釋字第二四三號、第二六六號、第二九八號、第三二三 號、第三八二號、第四三0號、第四六二號解釋參照)。立法機關衡量訴訟案件之種類、性質、訴訟政策目的及司法資源之有效配置等因素,而就訴訟救濟應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以法律或法律授權主管機關訂定命令限制者,應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方與憲法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無違(本院釋字第一六0號、第三七八號、第三九三號、第四一八號、第四四二號、第四四八號、第四六六號、第五一二號、第五七四號、第六二九號、第六三九號解釋參照)。」沒想到本案共犯被告等,故意官官相護,湮滅高官犯罪證據,傷害原告救濟機會,濫權違反「有權利即有救濟」之原則,觸犯背信罪及枉法裁判罪共犯侵權行為,歷歷在目,請判賠。
五、按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4條規定:「各級政府機關行使其職權,應符合兩公約有關人權保障之規定,避免侵害人權,保護人民不受他人侵害,並應積極促進各項人權之實現。」沒想到本案共犯被告等,故意官官相護,湮滅高官犯罪證據,傷害原告救濟機會,濫權違反「有權利即有救濟」原則,公然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惡性犯罪國際化,共犯侵權行為歷歷在目,請判賠。
六、按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六條規定:「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且應受法律平等保護,無所歧視。在此方面,法律應禁止任何歧視,並保證人人享受平等而有效之保護,以防因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或社會階級、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而生之歧視。」沒想到本案共犯被告等,故意官商勾結,湮滅高官犯罪證據,傷害原告救濟機會,濫權違反「有權利即有救濟」原則,濫權違反「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原則,惡性犯罪國際化,共犯侵權行為歷歷在目,請判賠。
參、本案概要:
原告向光陽工業國勝車業有限公司蔡璋憲購買新光陽Jockey 125cc前碟後鼓機車,以貸款方式辦理,因碟煞設計不當自摔兩次,富邦保險公司拒絕理賠自摔,光陽工業也拒絕「回收機車」並「賠償傷害損失」,原告不得不請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依故意殺人未遂或重傷害罪偵查起訴光陽工業,未料光陽工業涉嫌僱用律師行賄檢察官,一路下來光陽工業不起訴處分。當時雖原告依法向車貸「仲信資融股份有限公司」申請暫緩還貸獲准,但「仲信資融股份有限公司」毫無誠信,曾在中華民國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提案強制執行」,簡易庭司法事務官呂宗璘受理過,今又以「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並非債務人貸款公司)來要債,且以雷霆萬鈞霹靂黑道手段橫行霸道方式來要債,原告生活在恐懼、不安、常常想自殺了斷人生當厲鬼報復。泯滅人性、禍國殃民的貪污結構共犯體法官及財團齷齪人類們,在離開人間前,再給一次機會還我公道,還原事情真相,依法被告們侵權行為應該賠償我損失,否則我不放過,士可殺不可辱,有種可以繼續惡搞官商勾結,殘害台灣良民。
肆、事實及理由
  1. 本案原委:本受害人向光陽工業店長陳信雄、國勝車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蔡清籐、國勝車業有限公司銷售員蔡璋憲等買了一部新光陽Jockey 125cc前碟後鼓機車,以貸款方式辦理,一切手續由機車行代辦,辦完後機車行交給本受害人一疊每個月分期付款的「仲信資融股份有限公司繳款單」(非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共20期,繳到第5期(104年2月15日)後,因煞車時自摔二次,遍體鱗傷(目前還日日病痛中),富邦保險公司拒絕理賠自摔。在第二次摔傷才赫然發現係屬「碟煞設計不當肇禍」,向被告光陽工業反應「回收機車」並「賠償傷害損失」,渠等不是推三阻四,就是謊話連篇,一直避不見面。本受害人不得不訴請台南地檢署明察秋毫依故意殺人未遂或重傷害罪偵查起訴被告光陽工業,還我公道,不幸地遇上恐龍法官共犯被告檢察官陳昆廷偵查,拒絕本受害人聲請該機車「安全測試」,也以「機車手冊明載要慢慢煞車為由」,不起訴光陽工業店長陳信雄、國勝車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蔡清籐、國勝車業有限公司銷售員蔡璋憲。「本受害人是慢慢煞車也自摔,檢察官陳昆廷胡言亂語吃案」、「煞車只能慢慢煞,快速不能煞嗎?檢察官陳昆廷嚴重違反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爰依刑事訴訟法第18條規定,聲請檢察官陳昆廷迴避。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張文政、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勤股主任檢察官陳玉萍、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勤股檢察官黃朝貴等不食人間煙火,未具備檢察官該有的素養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也亂用自由心證,偏頗或失焦判決,拒絕再議。「檢察一體,上令下行,下幹上掩,一起作弊,違反天理」。後來依法提出再議,又逢共犯被告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檢察長張斗輝(蔡英文轉型正義升官法務部常務次長)、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勤股主任檢察官范文豪、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勤股檢察官黃朝貴等當文抄工為被告光陽工業及台南地檢署共犯檢察官違法背書,把告訴人聲請再議內容及台南地檢署共犯檢察官裁定內容複製貼上重抄一遍,以文不對題「處分書」名稱,荒腔走版,行屍走肉結案。萬萬沒想到渠等共犯被告假「檢察一體合力打擊犯罪之名」,行「檢察一體一起貪污犯罪無責之實」,禍國殃民,逍遙法外。提出告訴時,本受害人向「仲信資融股份有限公司」依法聲請自104年3月15日起暫停給付車貸,並保證依法解決釐清問題真相後,光陽工業或者本受害人一定還清貸款。未料,本案曾在中華民國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臺灣士林地方法院簡易庭司法事務官呂宗璘辦理過,今又以「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並非債務人貸款公司)來要債,以雷霆萬鈞霹靂黑道手段橫行霸道方式來要債,原告生活在恐懼、不安、常常想自殺了斷人生當厲鬼報復的情緒中痛苦生活著。要債方式:先接到105年9月8日「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法務王安琪的「強制執行通知函」,內附有「105年9月6日台南地方法院函」要求「歸仁地政事物所105年9月21日派員對本受害人二分之一持分土地不動產指界及鑑價」,本受害人感受被恐嚇取財,隨即連絡馬廟派出所警察前來了解,警察答應調查「105年9月6日台南地方法院函是否真是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所發?」隔天警察答覆「的確台南地方法院函是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所發,為什麼潘淑潁沒有寄給債務人,由王安琪代以附件寄給債務人,有否涉及內神通外鬼恐嚇取財,不得而知?」台南調查局新營站調查員林峻鋒隔天自行前來關切並主張「自摔有可能騎車技術不佳」,本受害人告知本受害人是騎機車40多年的老騎士,沒有技術不佳問題;不管怎麼樣,檢察官們應該依法接受本受害人聲請機車「安全測試」,找出真正原因,才算公平,沒想到台灣檢察官們是一幫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司法皮行政骨植物人」。於105年10月26日收到台南地方法院潘淑潁發函通知嘉義市東區新生路287號「陸德不動產估價師聯合事物所謝華忠不動產估價報告書,估價執行費要2,520元」,要本當事人陳述意見。同時在105年10月26日也收到台南地方法院潘淑潁所發執行命令給「永康大灣郵局」准許「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收取本受害人僅剩存款1851元生活費,大灣郵局105年10月21日發出民事陳報狀「扣除手續費250元後,1601元寄發給債權人」,並內附105年9月22日潘淑潁所發出的「執行命令」,禁止本受害人提款。在105年10月26日才收到台南地方法院潘淑潁於105年9月6日發出的「查封登記函」給「歸仁地政事物所」命令「查封登記本受害人名下二分之一持分的公用共有祖先遺產土地」。
  2. 依法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無權限對外發文,濫權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一:非機關首長,無權對外發文,這是法律學普通常識。再按有拘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66)台函民字第02223號發文要旨:「查行政主管機關依廢棄物清理法科處之罰鍰,因受處分人拒不繳納,而移送法院強制執行時,所制作之移送書,參照司法院院字第二○一七號及第二六九一號解釋,係屬強制執行法第四條第一項第六款所定之執行名義。本部六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台六十五函民字第一○二三九號函記載移案機關移送執行時應備之文件,內列『處分通知書及送達證書』一項,應予刪除。」換句話說:105年9月8日「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法務王安琪的「強制執行通知函」及內附的「105年9月6日台南地方法院函」要求「歸仁地政事物所105年9月21日派員對本受害人不動產指界及鑑價」並非「執行名義」,強制執行無效,應予刪除;又105年10月26日台南地方法院潘淑潁發函通知嘉義市東區新生路287號「陸德不動產估價師聯合事物所謝華忠不動產估價報告書,估價執行費2520元」,也非「執行名義」,強制執行無效,應予刪除;還有105年10月26日也收到台南地方法院潘淑潁發出執行命令給「永康大灣郵局」准許「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收取本受害人存款1851元,大灣郵局105年10月21日發出民事陳報狀「扣除手續費250元後,1601元寄發給債權人」,並內附105年9月22日潘淑潁所發「執行命令」,禁止本受害人提款,更是非法「執行名義」,當然強制執行無效,應予刪除;最後,在105年10月26日才收到台南地方法院潘淑潁於105年9月6日所發出的「查封登記函」給「歸仁地政事物所」命令「查封登記本受害人名下土地二分之一持分的公用共有祖先遺產」,依法「公用共有土地持分人,無權自由處分所有權」,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嚴重欠缺法律常識,也毫無「執行名義認知」,當然強制執行無效,但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是共同正犯恐嚇詐財已遂犯,罪證確鑿。
  3. 依法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無權限對新竹地方法院簡易庭辦裡過的同一案件,再行辦理,濫權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二:按有拘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92年台抗字第336號裁判要旨:「按同一強制執行,數法院有管轄權者,債權人得向其中一法院聲請。受理強制執行事件之法院,須在他法院管轄區內為執行行為時,應囑託他法院為之,強制執行法第七條第三項、第四項定有明文。故同一債權人,對於同一債務人,不得以同一執行名義,分向兩個以上之法院,聲請強制執行,或向法院聲請執行後,又向另一法院聲明參與分配,或分向兩個以上之法院,聲明參與分配。」本案前債權人「仲信資融股份有限公司」已向新竹地方法院辦理過強制執行,今非債權人「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又來申請強制執行,「同一債權人,對於同一債務人,不得以同一執行名義,分向兩個以上之法院,聲請強制執行」,更何況「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並非債權人,而是「詐騙集團」,專職勾結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處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濫權恐嚇取財,結夥共犯內神通外鬼,裡應外合,侵害原告私法權益,事證明確,請判賠。
  4. 依法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無權限不審查「執行名義」,濫權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三: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81年台抗字第114號裁判要旨:「強制執行應依執行名義為之,從而執行法院對於執行名義是否有效成立,自應加以審查。未確定之支付命令,不備執行名義之要件,其執行名義尚未成立,執行法院不得據以強制執行。又法院誤認未確定之裁判為確定,而依聲請付與確定證明書者,不生該裁判已確定之效力。執行法院就該裁判已否確定,仍得予以審查,不受該確定證明書之拘束。」本案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根本從未審查「執行名義」,執行名義尚未確立就據以強制執行,嚴重侵權,請判賠。
  5. 依法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無權限無知「執行名義」,濫權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四:所謂執行名義,即是債權人請求法院強制執行的依據。由於一般債務人即使在法律上負有給付義務,但債務人多不會自動履行,故債權人在債務人不自動履行時,即可向民事執行處依據執行名義請求強制執行,然為避免債權人濫於聲請強制執行造成債務人的困擾,及避免假債權人來參與分配,故執行名義的種類,係屬法律明定,個人不可創設,俗稱執行名義法定原則,強制執行法第四條規定:「強制執行,依左列執行名義為之:一、確定之終局判決。二、假扣押、假處分、假執行之裁判及其他依民事訴訟法得為強制執行之裁判。三、依民事訴訟法成立之和解或調解。四、依公證法規定得為強制執行之公證書。五、抵押權人或質權人,為拍賣抵押物或質物之聲請,經法院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者。六、其他依法律之規定,得為強制執行名義者。」本案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根本從未審查「執行名義」,配合冒充債權人詐騙集團「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歇斯底里地公然「搶奪本受害人財產」,當然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是共同正犯,犯意聯絡,行為分擔,嚴重侵權,請判賠。
六、依法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無權限不接受電話告之「執行名義」有問題,濫權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五: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80年台抗字第356號裁判要旨:「執行法院於發現有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得據為聲請或聲明異議之事由存在,法律既無明文限制執行法院不得依職權逕將原處分或程序撤銷或更正之,解釋上固不能謂執行法院無此權限,但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之同一法理,執行法院仍應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為之;強制執行程序一經終結,即不許執行法院撤銷或更正原處分或程序。」據上,原告電話告訴書記官周信義「執行名義」有問題,請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依職權調查並將原處分或程序撤銷之,書記官周信義悍然拒絕,共同正犯,犯意聯絡,行為分擔,犯意甚堅,嚴重侵權,請判賠。
七、依法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無權限不報請執行法官調查「執行名義」,濫權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六: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84年台抗字第533號裁判要旨:「強制執行事件有調查之必要時,除命債權人查報外,執行法官得自行或命書記官調查之,強制執行法第十九條定有明文。又同法第一百十三條準用第四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不動產查封時,得檢查、啟視債務人居住所、事務所、倉庫、箱櫃及其他藏置物品之處所。是所查封不動產之使用情形如何,執行法官本得自行或命書記官調查之。」本案台南地方法院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於105年9月6日發出「查封登記函」給「歸仁地政事物所」命令「查封登記在本受害人名下二分之一持分的公用共有祖先遺產土地」前,根本未遵守「不動產查封時,得檢查、啟視債務人居住所、事務所、倉庫、箱櫃及其他藏置物品之處所。是所查封不動產之使用情形如何,執行法官本得自行或命書記官調查之」原則,更何況「查封登記」未具備「執行名義」,當然強制執行無效,渠等共同正犯,犯意聯絡,行為分擔,歷歷在目,嚴重侵權,請判賠。
八、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濫權審認判斷,誤認「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是「當事人」,濫權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七: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63年台抗字第376號裁判要旨:「強制執行事件之當事人,依執行名義之記載定之。應為如何之執行,則依執行名義之內容定之。至於執行事件之債權人有無執行名義所載之請求權,執行法院無審認判斷之權。」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嚴重欠缺法律知識,自認有「審認判斷之權」,所以逕行歇斯底里地強制執行。請問本案有執行名義記載當事人是誰嗎?「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是「債權人」嗎?有執行名義內容提及應如何強制執行嗎?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濫權霸凌,恐嚇詐欺本受害人,歷歷在目,嚴重侵權,請判賠。
九、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無知執行名義之種類及其成立時間,把新機車貸款「質權」事件以「票款」認定,還誤認「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是「債權人」,濫權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八: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72年台上字第3566號裁判要旨:「查債務人異議之訴,依強制執行法第十四條規定,其以裁判為執行名義者,須以前訴訟辯論終結後,其他執行名義則須以執行名義成立後,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時,必須重審。事實審法院,首應調查審認該執行事件所依據之執行名義之種類及其成立時間。」本案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應該案轉執行法官審判執行名義之種類是屬哪一項?是確定之終局判決嗎?是假扣押、假處分、假執行之裁判及其他依民事訴訟法得為強制執行之裁判嗎?是依民事訴訟法成立之和解或調解嗎?是依公證法規定得為強制執行之公證書嗎?是抵押權人或質權人,為拍賣抵押物或質物之聲請,經法院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嗎?還是其他依法律之規定,得為強制執行名義者?並判決執行名義成立時間。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94年台抗字第649號裁判要旨:「強制執行程序進行中,關於強制執行程序涉及之實體上事項,執行法院於得調查認定之範圍內,仍得於該程序中自為判斷。」渠等共同正犯,犯意聯絡,行為分擔,知法犯法,玩權弄術,嚴重侵權,請判賠。
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無知執行名義範圍,把新機車「質權」,當成不動產「抵押權」,濫權霸凌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九: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51年台抗字第219號裁判要旨:「強制執行應以執行名義所載範圍為範圍,故凡執行內容所載之給付其範圍必須確定,為執行名義之調解書如未具備此項要件,縱令該調解書業經法院依法核定,亦應認其執行名義尚未成立。」本案「執行名義未定」,又「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並非債權人,當然「執行內容所載之給付範圍未確定」,更何況把新機車「質權」,當成不動產「抵押權」,執行名義未成立,強制執行無效。渠等共同正犯,犯意聯絡,行為分擔,知法犯法,玩權弄術,嚴重侵權,請判賠。
十一、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無知執行名義不及於債務人以外之第三人,濫權霸凌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十: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79)秘台廳(一)字第01238號發文要旨:「執行名義之效力除法律別有規定外不及於債務人以外之第三人。強制執行法第四條第一項第六款所謂『其他依法律之規定,得為強制執行名義者』,乃僅指法律有明文規定者而言,不包括法規命令規定在內。」再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73年台抗字第277號裁判要旨:「第三人是否為確定判決效力所及之人,亦即執行名義關於人之效力問題,執行法院非無權審認,此與執行標的物是否為債務人所有,當事人對之有爭執時,執行法院並無逕行認定之權限者不同,茍第三人非該確定判決效力所及之人,即不得對之執行。」本案台南地方法院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於105年9月6日發出「查封登記函」給「歸仁地政事物所」命令「查封登記本受害人名下二分之一持分的公用共有祖先遺產土地」,強制執行傷及債務人以外之第三人,因土地二分之一持分雖登記在本受害人名下,本受害人只是代表人之一,事實上目前為兄弟姐妹孩子孫字輩公用共有,持分人非得兄弟姐妹孩子孫字輩同意,依法無權自由處分,更何況把新機車「質權」,當成不動產「抵押權」,執行名義未成立,渠等共同正犯,犯意聯絡,行為分擔,知法犯法,玩權弄術,嚴重侵權,歷歷在目,請判賠。
十二、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故意無知「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是「詐騙集團」、故意無知新機車是「質權」、故意偽造「質權」是「票款」、故意把「質權」當「抵押權」,惡行惡狀濫權霸凌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十一: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在執行命令上寫著「債權人仲信資融股份有限公司與債務人陳昱元間給付票款強制執行事件」。債權人「仲信資融股份有限公司」,可是要債的是「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債權人不對,當然是「詐騙集團」。如果債權人「仲信資融股份有限公司」把本受害人資料任意洩漏給「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來討債,這也觸犯了「洩漏國家機密以外機密的洩密罪」。再說,所指給付「票款」強制執行事件,到底是什麼票?本票?支票?匯票?證據在哪裡?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是詐騙集團共同正犯,不言可喻,請判賠。
十三、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故意無知「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是「詐騙集團」、故意無知新機車是「質權」、故意把動產機車「質權」變成不動產土地「抵押權」,惡行惡狀濫權霸凌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十二: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52年台抗字第128號裁判要旨:「質權與抵押權均屬擔保物權,抵押權人依民法第八百七十三條第一項規定,得聲請法院拍賣抵押物,而以法院所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為執行名義,至於質權人依民法第八百九十三條第一項規定,本可拍賣質物不經強制執行,惟質權人不自行拍賣而聲請法院拍賣質物,則法院自亦應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購買新機車銀行貸款,銀行有「質權」,為什麼債權人不是「自行拍賣機車」,或「聲請法院拍賣質物機車」,而胡說八道「給付票款」強制執行事件。什麼票?本票?支票?匯票?證據在哪裡?還在郵局戶頭盜走我的全部生活費?更惡烈地在105年9月6日發出「查封登記函」給「歸仁地政事物所」命令「查封登記本受害人名下二分之一持分的公用共有祖先遺產土地」,依法「公用共有土地持分人,無權自由處分所有權」。還大陣仗濫權命令歸仁地政事物所派員到土地現場指界與鑑價,更不要臉的,潘淑潁發函通知嘉義市東區新生路287號「陸德不動產估價師聯合事物所謝華忠不動產估價」並提出「報告書」,估價執行費花了2,520元,圖利自己幫派,就是真的有必要估價,台南沒有估價師嗎?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本受害人及鄰居天天在家,從未見過「歸仁地政事物所」及「陸德不動產估價師聯合事物所謝華忠」前來現場,詐騙集團裡應外合,嚴重侵權,逍遙法外,歷歷在目,請判賠。
十四、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故意誤認本案「確定終局判決」為執行名義,欺人耳目,濫權霸凌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十三:倘確定之終局判決為執行名義者,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81年台抗字第379號裁判要旨:「按以確定之終局判決為執行名義者,強制執行之標的,應依該判決主文之記載定之。執行標的之記載有疑義難予強制執行時,執行法院雖無審認判斷之權。但如依判決理由之記載,可認為主文之記載有顯然之錯誤時,即非不得令債權人向法院聲請裁定更正後,再決定是否予以實施強制執行。」本案是確定終局判決為執行名義嗎?有判決主文記載強制執行之標的嗎?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濫用職權,雞毛當令箭,濫下命令,目無法紀,目中無人,歷歷在目,請判賠。
十五、依法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故意忽視「公證書可證明債權人得請求給付一定數量之金錢,請求已確定存在始可」,濫權霸凌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十四: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76年台抗字第177號裁判要旨:「強制執行法第四條第一項第四款、公證法第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所定之執行名義,須以依公證書可證明債權人得請求給付一定數量之金錢等為限。故必須債權人聲請強制執行時,其請求已確定存在始可。如公證租約僅載債務人不履行給付租金或違約金,應逕受強制執行。既不能逕依該公證租約證明債務人確有積欠租金或違約情事,債務人對於應否給付租金或是否違約,復有爭執。即屬實體上應予斟酌之問題。執行法院無從遽行斷定債權人之請求確定存在。尚不得率就租金及違約金予以強制執行。」本案是「公證書可證明債權人得請求給付一定數量之金錢」嗎?證據在哪裡?「質權」怎麼會便成「票款」?「票款」又怎麼變成「抵押權」?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濫用職權,歷歷在目,請判賠。
十六、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書記官周信義故意濫權圖利共犯幫派,增加債務人負擔,濫權霸凌共犯恐嚇詐財證據之十五:按有羈束力法官必須遵守的判例裁判字號85年台抗字第76號裁判要旨:「債務人負擔之強制執行費用,應以因強制執行所必要支出之費用為限,倘所支出之費用與執行程序並無關連者,自不得責令債務人負擔,此觀強制執行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自明。」把購買新機車銀行貸款銀行「質權」,濫權下令變成土地「抵押權」,再圖利幫派嘉義市東區新生路287號「陸德不動產估價師聯合事物所謝華忠不動產估價」並提出「報告書」,估價執行費花了2,520元,本項支出之費用與執行程序確實無關連,純粹是潘淑潁、周信義圖利自己幫派,自不得責令債務人負擔,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濫用職權,歷歷在目,請判賠。
伍、聲請事項
  1. 請依民事上共同侵權行為共同正犯判賠:按有絕對羈束力的判例67年台上字第1737號判決意旨:「民事上之共同侵權行為 (狹義的共同侵權行為,即加害行為) 與刑事上之共同正犯,其構成要件並不完全相同,共同侵權行為人間不以有意思聯絡為必要,數人因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苟各行為人之過失行為,均為其所生損害共同原因,即所謂行為關連共同,亦足成立共同侵權行為,依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各過失行為人對於被害人應負全部損害之連帶賠償責任。」今泯滅人性共同正犯被告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被告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書記官周信義、被告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檢察長張斗輝、被告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勤股主任檢察官范文豪、被告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勤股檢察官黃朝貴、被告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張文政、被告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陳昆廷、被告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鳳龍、被告中租迪和股份有限公司法務王安琪、被告陸德不動產估價師聯合事物所謝華忠、被告光陽工業董事長柯勝峰、被告光陽工業管理部莊家政、被告光陽工業臺南總經銷店長陳信雄、被告國勝車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蔡清籐、被告國勝車業有限公司銷售員蔡璋憲等,違反「司法公平正義本質」,當然違反「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構成侵權行為,請判賠。
  2. 本人聲請訴訟救助以下理由:原住房屋因國立澎湖科技大學自94年起迫害工作權,沒錢繳房貸,被迫賤賣住屋還房貸。房貸還清,信貸尚在。本人目前所住房屋非本人所有,房屋座落地是祖先遺產,與堂弟、妹、孩子、孫字輩等「公用共有持分」,依民法規定「公用共有資產無自由處分權」。更何況,父母過世前也吩咐不得異動祖產,以免祖靈無家可歸。因本人自94年起長期被教育部共犯迫害工作權,原本健康的父母也遭池魚之殃患了憂鬱症,一病不起先後過世。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歷任校長陳正男、林輝政、蕭泉源、王瑩瑋等為利用在任期間安排新人事貪污圖利,泯滅人性毀我一生,毀我家庭,五年來沒有收入,也未領退休金。向法扶會申請訴訟救助,雖「通過無資力審查」,但審議委員自我角色錯亂當起法官,以「再審之訴無勝訴可能」,拒絕法律救助。台灣司法不倫不類,荒腔走板,世界級笑話。民間單位「法扶會」可以行使公權力嗎?法院判決可以依靠「法扶會」嗎?法院有三審,「法扶會」一審定江山,法扶會自我濫權膨脹公權力,有夠不三不四。法扶會公權力勝過法院,太離譜了!說穿了,法扶會是特權「單位」、法扶會是立法委員安排人事就業單位、法扶會是特權享受打官司免費單位、法扶會是司法院與立法院勾結爭取預算單位。持平而論,「法扶會」是國家司法詐騙集團的「周邊外圍組織」,民進黨陳水扁總統請鄭文龍、林永頌創立,馬英九食髓知味,蕭規曹隨,繼續營運中,這是什麼法治國家?特偵組沒法源該裁撤,「法扶會」沒法源還搞特權,更應該裁撤。前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司法詐騙集團共同正犯法官賴文姍跟隨共同正犯被告臺灣高雄地方法院第四庭審判長法官謝雨真、共同正犯被告臺灣高雄地方法院第四庭法官李怡蓉、共同正犯被告臺灣高雄地方法院第四庭法官林玉心枉法裁判,以「訴訟救助聲請未釋明」為由,「駁回訴訟救助」。有釋明,裁判成沒釋明。眼瞎耳聾法官們濫權強姦人權證據確鑿。依法,本訴訟救助案,應重啟調查。
  3. 按判例,當事人不負釋明之責,前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觸犯強制罪,逼迫本人釋明:按有羈束力的判例民國 69 年 04 月 18 日69年台抗字第175號裁判要旨:「關於聲請訴訟救助,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九條第二項並未規定當事人就顯無勝訴之望,亦應釋明,故當事人不負釋明之責。至其訴訟是否顯無勝訴之望,應由法院依其自由意見決定之。」本「訴訟救助案」本當事人「不負釋明之責」,判例法理昭彰,更何況前已釋明,前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司法詐騙集團共同正犯法官賴文姍跟隨共同正犯被告臺灣高雄地方法院第四庭審判長法官謝雨真、共同正犯被告臺灣高雄地方法院第四庭法官李怡蓉、共同正犯被告臺灣高雄地方法院第四庭法官林玉心枉法裁判,以「訴訟救助聲請未釋明」為由,「駁回訴訟救助」。有釋明,裁判成沒釋明。不必釋明,裁判成必須釋明。欠缺學識、沒有知識、違反常識、不在意判例解釋的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觸犯強制罪,濫權強姦人權證據確鑿。依法,本訴訟救助案,應重啟調查。
  4. 失業五年多,無財力證明,銀行不准貸款,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說非「缺乏經濟信用」;三餐無著靠人接濟,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說非「窘於生活」,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欺人太甚:按有拘束力的判例民國 43 年 12 月 02 日裁判字號43年台抗字第152號裁判要旨:「當事人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者,固得聲請訴訟救助,然所謂無資力係指窘於生活,且缺乏經濟信用者而言。」本聲請人被司法詐欺集團輪姦人權失業已五年,前往銀行申請貸款時,銀行要本聲請人提出在職證明,證明本聲請人有還款能力,本聲請人五年多來一直失業中,無法提出「在職證明」,「缺乏經濟信用」,事證明確。法官不能泯滅人性說「未窘於生活、有經濟信用」,濫引亂用、胡說八道、強姦我憲法人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惡意扮演司法詐騙集團角色。欠缺學識、沒有知識、違反常識、不在意判例解釋的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泯滅人性,禍國殃民,侵權行為證據確鑿。本訴訟救助案,應重啟調查。
  5. 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未依事實審職掌真相調查及開庭辯論,在程序上駁回起訴,湮滅實體犯罪證據,嚴重迫害本人憲法人權:按民事訴訟法第78條明文規定,訴訟費用,由敗訴之當事人負擔,不是起訴者負擔。更何況,不能未審先判起訴者敗訴,違反公平正義原則。欠缺學識、沒有知識、違反常識、不在意民事訴訟法第78條明文規定的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泯滅人性,禍國殃民,侵權行為證據確鑿。本訴訟救助案,應重啟調查。
六、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並無法定權限,不准訴訟救助聲請:按民事訴訟法第107條規定:「當事人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者,法院應依聲請,以裁定准予訴訟救助。…」法官無權限不依事實審職權,調查後裁定准予訴訟救助。再說,訴訟費是訴訟進行中「必備程式」,但絕非「先備程式」。不調查就駁回,迫害良民憲法上人權,共犯侵權行為,茲事體大。本訴訟救助案,應重啟調查。
七、本人詳述「雖有財產但不能自由處分、目前無籌措款項之信用技能」,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故意眼瞎耳聾:按有拘束力的判例民國 29 年 01 月 01 日29年裁判字號抗字第179號裁判要旨:「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七條所謂當事人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並非當事人全無財產之謂,當事人雖有財產而不能自由處分者,如無籌措款項以支出訴訟費用之信用技能,即為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本聲請人雖掛名家族遺產土地二分之一持分,然係家族「公用共有」土地,依法「本當事人雖有財產而不能自由處分」,銀行不接受「共有私人持分自由處分」貸款,當然是「無籌措款項支出訴訟費用之信用技能」,事證明確。今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法官謝雨真、法官李怡蓉、法官林玉心等故意無知「當事人雖有財產而不能自由處分者,即為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以輪姦強姦本人憲法人權方式,搶奪人民祖產,欠缺學識、沒有知識、違反常識、不在意判例解釋的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法官謝雨真、法官李怡蓉、法官林玉心等以「未提出可即時調查之證據」為由「包庇法官李育信不必偏頗判決利益迴避」,濫權輪姦強姦本人憲法人權,泯滅人性,禍國殃民,不得好死,急急如律令!本訴訟救助案,應重啟調查。
八、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無知駁回聲請訴訟救助,牴觸憲法第十六條人民有訴訟之權之規定:按有羈束力的判例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七十五年度抗字第一一一四號判例:「按人民有訴訟之權,既為憲法第十六條所規定,而關於訴訟救助之制定,不外旨在貫徹保障憲法上人民訴訟權而設,則對提出訴訟救助之聲請,依上說明原無得以顯無勝訴之望為理由予以裁定駁回餘地,而竟據之為駁回聲請訴訟救助之裁定,其適用之民事訴訟法第一○七條但書規定之法律,顯妨礙人民訴訟權之行使,殊有牴觸憲法第十六條人民有訴訟之權之規定。」本人正式提出「訴訟救助」,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當然不得駁回,「妨礙本人訴訟權之行使」,以致嚴重「牴觸憲法第十六條人民有訴訟之權之規定」。欠缺學識、沒有知識、違反常識、不在意判例解釋的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法官謝雨真、法官李怡蓉、法官林玉心等以「未提出可即時調查之證據」為由「包庇法官李育信不必偏頗判決利益迴避」,濫權輪姦強姦本人憲法人權,泯滅人性,禍國殃民,不得好死,急急如律令!本訴訟救助案,應重啟調查。
九、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無知顯無勝訴之望屬審判範圍,非程序所能武斷:按有羈束力的判例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七十五年度抗字第一一一四號判例也指出:「……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一○七條但書,顯無勝訴之望者不在此限之規定而為駁回訴訟救助聲請之裁定,然訴訟之勝訴之望如何,乃專屬本訴訟之審判範圍,殊非以訴訟救助程序所能武斷,以阻礙人民之訴訟權正當行使。按人民有訴訟之權,既為憲法第十六條所規定,而關於訴訟救助之制定,不外旨在貫徹保障憲法上人民訴訟權而設,則對提出訴訟救助之聲請,依上說明原無得以顯無勝訴之望為理由予以裁定駁回餘地,而竟據之為駁回聲請訴訟救助之裁定其適用之民事訴訟法第一○七條但書規定之法律,顯妨礙人民訴訟權之行使,殊有牴觸憲法第十六條人民有訴訟之權之規定。」本人正式提出「訴訟救助」,訴訟之勝訴之望如何,乃專屬訴訟之審判範圍,非以訴訟救助程序所能武斷,阻礙本人之訴訟權正當行使,沒想到「司法植物人」共同正犯賴文姍們:法官謝雨真、法官李怡蓉、法官林玉心等「未審先判本人敗訴」,有違訴訟原理。如果「未審先判無勝訴希望」,卻要訴訟當事人先繳裁判費,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司法詐騙集團行為。枉法裁判越多,法院可以賺取越多裁判費,這與司法公平正義本質背道而馳,法院成了「詐騙法店」,這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論理法則嗎?共同正犯賴文姍們:法官謝雨真、法官李怡蓉、法官林玉心等心術不正,假借職權機會愚民、欺民、害民,詐民,泯滅人性,禍國殃民,不得好死,急急如律令!本訴訟救助案,應重啟調查。
十、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逾越權限,枉法裁判:「事實審法官」沒有權限不做「調查事實真相審判」、沒有權限「茶來伸手飯來張口被動審查」、沒有權限曲解法令「枉法裁判」、沒有權限「濫用假程序正義湮滅被告高官犯罪迫害人權證據」、沒有權限「詐騙裁判費枉法裁判上訴費更貴」、沒有權限「武斷不給訴訟救助」、沒有權限「把法院經營成詐騙法店圖利」、沒有權限「偽造公文書駁回聲請法官迴避案」、沒有權限「球員兼裁判,被申請迴避卻自己駁回不必迴避」、更沒有權限「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兩大國際公約」,欠缺學識、沒有知識、違反常識、不在意一般人共識的共同正犯賴文姍們:法官謝雨真、法官李怡蓉、法官林玉心等,吃香喝辣、混吃等死,玩權弄術、欺人耳目,囂張跋扈、禍國殃民,天理不容、不得好死,急急如律令!本訴訟救助案,應重啟調查。
十一、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司法事務官潘淑潁們,假借公務上之公權力,不法侵害本人私法上之權利,可以成立侵權行為判賠:公務員不法侵害係侵權行為。按有羈束力的判例裁判字號70年台上字第1561號裁判要旨:「公務員與政府間雖為公法上之關係,若公務員於執行公務時,假公務上之權力,故意不法侵害其所服務機關私法上之權利者,仍非不得成立侵權行為。」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司法事務官潘淑潁、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等,吃香喝辣、混吃等死,玩權弄術、欺人耳目,囂張跋扈、禍國殃民,天理昭彰、不得好死,急急如律令!侵權行為證據確鑿,請判賠。
十二、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本案增加了本當事人債務負擔,本當事人有賠償損害請求權:按有羈束力的判例94年台上字第104號裁判要旨:「關於侵權行為賠償損害之請求權,固以受有實際上之損害為成立要件,惟所謂實際上之損害,原不以財產之實際上減少者為限,於增加債務負擔之情形,亦足當之。」渠等的心術不正侵權行為,本當事人債務日積月累,陰霾罩頂,痛不欲生,自殺念頭時起,受害嚴重,侵權行為證據確鑿,請判賠。
十三、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違反「保護本人之法律」,有過失:按有羈束力的判例66年台上字第1015號裁判要旨:「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者,推定其有過失,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二項有明文規定。」渠等的心術不正,扮演司法詐騙集團角色,當然有過失,侵權行為證據確鑿,請判賠。
十四、本案法官不得違反「調查有無資力以為准駁原則」、違反「另一次聲請必須另一次調查原則」:按有羈束力的判例民國 17 年 01 月 01 日17年聲字第93號裁判要旨:「法院對於當事人聲請救助,應調查其有無資力以為准駁,縱第一審已為駁回聲請之決定,若於上訴後更為聲請,已將事由釋明,上訴法院仍應予以調查,自不得僅以原審法院未許可救助,遽將其聲請駁回。」十八、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不作為,有辱職守: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未依「事實審」職權行文審計處精算共同侵權行為損失賠償金額,故意虛擬訴訟費繳費,還未審先判起訴原告敗訴,必須先繳費,否則駁回起訴,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賴文姍們就是司法詐騙集團,違反論理法則,違背法令判決,侵權行為證據確鑿,請判賠。
十五、本案賠償數額迄今未確定,當然要調查,斟酌判斷之:按有羈束力的判例裁判字號18年上字第2746號裁判要旨:「怠於業務上應盡之注意,致損害他人權利者,應負賠償責任。至賠償之數額,自應視其實際所受損害之程度以定其標準,如實際確已有受損害,而其數額不能為確切之證明者,法院自可依其調查所得,斟酌情形為之判斷。」
十六、本案因本人身體上所受損害,應負起賠償責任:按有羈束力的判例裁判字號39年台上字第987號裁判要旨:「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擔損害賠償責任,此在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甚明。所謂權利,應指一切私權而言,故因身體上所受損害致生財產上之損害者,當然包括在內。」本人因受害已久,憂鬱過活,生不如死,沒錢繳健保費,健保署強制執行逼死中,不但身體受害,財產損害難以估計,請判賠。
十七、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應負連帶賠償責任:按有羈束力的判例裁判字號:66年台上字第2115號裁判要旨:「數人因共同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依法應負連帶賠償責任,苟各行為人之過失均為其所生損害之共同原因,即所謂行為關連共同,亦足成立共同侵權行為。」
十八、本案法官依法應直接行文「國稅局」調閱「綜合所得稅資料」,證明本聲請人近五年來失業中,沒有收入;主動行文調閱「不動產清單」,以證明本聲請人「不得自由處分之家族遺產二分之一土地持分」;主動行文調閱「動產清單」,以證明本聲請人「名下二部合計不到市價50000元」的「家族公用共有中古車,因鄉下沒有公車不得不留用」;主動行文「健保局」調閱「付不起健保費事實」;因受人權迫害憂鬱已久,「付不起健保費」無臉看醫生,隨時可能以死明志。士可殺,不可辱也!
十九、司法詐騙集團喊出「使用者付費原則」,事實上侮辱司法尊嚴,因法院並非「法店」,既使是「法店」也要「銀貨兩訖」,「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才合乎「公平交易原則」?怎麼可以「一手收原告的錢,另一手枉法裁判」呢?換句話說:怎麼可以「一手收錢,另一手給爛貨」呢?「給爛貨後要換真貨,怎麼可以上訴費更貴」呢?商場上貨品有瑕疵,免費換貨,台灣司法判決有瑕疵,上訴費更貴,台灣司法根本違反「公平正義原則」,但符合「司法詐騙集團生命共同體官官相護原則」,己身不正何以正人?人神共怒!
二十、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並非「正義裁判」(justice judges),而是「詐騙犯」(fraudster):「司法詐騙集團生命共同體官官相護原則」源自於圖利「律師賺錢」、「法官透過律師當白手套收賄」。應該是被改革的幫派司法,泯滅人性,禍國殃民,默守成規,霸凌成習,台灣不可能有司法改革,轉型正義只是選前騙選票,選後騙鈔票的口號。
二十一、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無知本人訴訟權是受憲法保障之核心領域,不容剝奪:按民國 85年2月2日釋字第 396 號大法官解釋文:「憲法第十六條所定人民之訴訟權,乃人民於其權利遭受侵害時,得訴請救濟之制度性保障,其具體內容,應由立法機關制定法院組織與訴訟程序有關之法律,始得實現。惟人民之訴訟權有其受憲法保障之核心領域,為訴訟權必備之基本內容,對其若有欠缺,即與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不符。本院釋字第二四三號解釋所謂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法理,即在指明人民訴請法院救濟之權利為訴訟權保障之核心內容,不容剝奪。」
二十二、「訴訟權重要」還是「訴訟費重要」?當然「訴訟權重要」,法理上,法官應協助當事人守護人權,維護訴訟權,而不是圖利「律師賺錢」、「法官透過律師當白手套收賄」。法院由國家編列預算支付開銷,不應該是「使用者付費原則」的「法店」,當然更不能是「司法詐騙集團生命共同體官官相護,永續經營,泯滅人性禍國殃民,自我圖利拼經濟,野獸幫派濫權經營的無本生意」。
二十三、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無知違法以及不當加損害於本人之行為,構成侵權行為:按裁判字號55年台上字第2053號裁判要旨:「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規定,以權利之侵害為侵權行為要件之一,故有謂非侵害既存法律體系所明認之權利,不構成侵權行為。惟同法條後段規定,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害於他人者,亦同。則侵權行為係指違法以及不當加損害於他人之行為而言,至於侵害係何權利,要非所問。而所謂違法以及不當,不僅限於侵害法律明定之權利,即違反保護個人法益之法規,或廣泛悖反規律社會生活之根本原理的公序良俗者,亦同。」欠缺學識、沒有知識、違反常識、不在意一般人共識的共同正犯法官們只問「侵權範圍」,不調查、不開庭、不審議。既使沒有法律常識、欠缺法律知識、談不上有法律學識,但枉法裁判很像有見識。迄今,渠等衣冠禽獸還不懂「侵權行為」是民法上共同正犯,個人應該全部負責賠償,並非「國家賠償法」全民買單範圍。只顧自己吃香喝辣、不管別人生不如死,囂張跋扈、禍國殃民侵權行為證據確鑿,請判賠。
二十四、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無知共同侵權行為定義與內涵:按裁判字號83年台上字第742號裁判要旨:「共同侵權行為之成立,以各加害行為有客觀的共同關連性,亦即各加害行為均為其所生損害之共同原因為已足,不以各行為人間有意思聯絡為必要,其行為係出於故意或過失,在所不問,雖僅其中一人為故意,他為過失,亦得成立。」據此,不管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有否意思聯絡,不管行為係出於故意或過失,本當事人所受損害之共同原因已形成,共犯被告「行為共同關連性」罪證確鑿,有目共賭,成立共同侵權行為賠償天經地義,請判賠。
二十五、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不管所扮演的角色如何,依法視同共同行為人:按民法第185條規定:「數人共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不能知其中孰為加害人者亦同。造意人及幫助人,視為共同行為人。」構成共同侵權行為賠償,罪證確鑿,請判賠。
二十六、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對於本案行政處分無效真相所生之損害,自不能不負賠償責任:按裁判字號52年台上字第694號裁判要旨:「原告以私權侵害為理由,對於行政官署提起除去侵害或損害賠償之訴者,既為私法上之法律關係,縱被告以基於行政處分,不負民事上之責任為抗辯,亦不得謂其事件非民事事件,此際法院應就被告主張之行政處分是否存在,有無效力而為審究,如其處分確係有效存在,雖內容有不當或違法,而在上級官署未依訴願程序撤銷以前,司法機關固亦不能否認其效力,反之,若該處分為權限外之行為,應認為無效時,則其因此所生之損害自不能不負賠償責任。」渠等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之裁定係為私法上之法律關係,不得謂本事件非民事事件。
二十七、共同正犯法官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吃香喝辣,欠缺一般人之見解:按裁判字號19年上字第3041號裁判要旨:「實際上有無妨害他人之利益,當以客觀的一般之見解為斷。」換句話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渠等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之裁定違反「感同身受原則」,俗稱「冷血動物」,正名應為「司法詐騙集團生命共同體」。
二十八、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故意使本人名譽受損害,構成侵權行為:再按有羈束力的裁判字號90年台上字第646號裁判要旨:「民法上名譽權之侵害非即與刑法之誹謗罪相同,名譽有無受損害,應以社會上對個人評價是否貶損作為判斷之依據,苟其行為足以使他人在社會上之評價受到貶損,不論其為故意或過失,均可構成侵權行為,其行為不以廣佈於社會為必要,僅使第三人知悉其事,亦足當之。」渠等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之裁定「使本人在社會上之評價受到嚴重貶損」,當然是「侵權行為」,請判賠。
二十九、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對於被害人本人各有賠償損害全部之責任:按裁判字號67年台上字第1737號裁判要旨:「民事上之共同侵權行為(狹義的共同侵權行為,即加害行為)與刑事上之共同正犯,其構成要件並不完全相同,共同侵權行為人間不以有意思聯絡為必要,數人因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苟各行為人之過失行為,均為其所生損害共同原因,即所謂行為關連共同,亦足成立共同侵權行為,依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各過失行為人對於被害人應負全部損害之連帶賠償責任。」再按裁判字號19年上字第1202號裁判要旨:「數人共同為侵權行為加損害於他人,各有賠償其損害全部之責任。」本案,在經過調查及開庭言詞辯論精算後,渠等各有賠償損害之全部責任。
三十、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各行為人之過失應負全額連帶責任,並非比例連帶責任:按裁判字號66年台上字第2115號裁判要旨:「數人因共同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依法應負連帶賠償責任,苟各行為人之過失均為其所生損害之共同原因,即所謂行為關連共同,亦足成立共同侵權行為。本件加害人某甲之過失責任,縱較加害人某乙為輕,然對於被害人之賠償,則應與某乙負連帶責任,原判決僅按十分之三給付,尚有未合。」在經過調查及開庭言詞辯論精算後,渠等各有賠償損害之全部責任。
三十一、本案法官應展開調查,依調查所得加以論斷本案賠償金額:按裁判字號18年上字第2746號裁判要旨:「怠於業務上應盡之注意,致損害他人權利者,應負賠償責任。至賠償之數額,自應視其實際所受損害之程度以定其標準,如實際確已有受損害,而其數額不能為確切之證明者,法院自可依其調查所得,斟酌情形為之判斷。」本案目前賠償金額尚未確定,法官應展開調查,依調查所得加以論斷賠償金額。
三十二、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等之裁定的「侵權行為」,觸犯以下公務員服務法:
(一)公務員服務法第一條規定「公務員應遵守誓言,忠心努力,依法律命令所定,執行其職務。」
(二)公務員服務法第七條規定「公務員執行職務,應力求切實,不得畏難規避,互相推諉,或無故稽延。」
(三)公務員服務法第六條規定「公務員不得假借權力,以圖本身或他人利益,並不得利用職務上之機會,加損害於人。」
(四)公務員服務法第二十三條規定「公務員有違反本法之行為,該管長官知情而不依法處置者,應受懲處。」
(五)公務員服務法第二十二條規定「公務員有違反本法者,應按情節輕重,分別予以懲處,其觸犯刑事法令者,並依各該法令處罰。」
三十三、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等之裁定的「侵權行為」,觸犯以下行政程序法:
(一)行政程序法第1條規定「為使行政行為遵循公正、公開與民主之程序,確
保依法行政之原則,以保障人民權益,提高行政效能,增進人民對行政之信賴。」
(二)行政程序法第4條規定「行政行為應受法律及一般法律原則之拘束。」
(三)行政程序法第6條規定「行政行為,非有正當理由,不得為差別待遇。」
(四)行政程序法第9條規定「行政機關就該管行政程序,應於當事人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
(五)行政程序法第36條規定「行政機關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不受當事人主張之拘束,對當事人有利及不利事項一律注意。」
(六)行政程序法第 43 條規定「行政機關為處分或其他行政行為,應斟酌全部 陳述與調查事實及證據之結果,依論理及經驗法則判斷事實之真偽,並將其決定及理由告知當事人。」
(七)行政程序法第7條規定「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
(八) 行政程序法第 111條規定「行政處分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無效︰一、不能由書面處分中得知處分機關者。二、應以證書方式作成而未給予證書者。三、內容對任何人均屬不 能實現者。四、所要求或許可之行為構成犯罪者。五、內容違背公共秩序、善良風俗者。六、未經授權而違背法規有關專屬管轄之規定或缺乏事務權限者。七、其他具有重大明顯之瑕疵者。」
(九)行政程序法第 158 條規定「法規命令,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無效︰一、牴觸憲法、法律或上級機關之命令者。二、無法律之授權而剝奪或限制人民之自由、權利者。三、其訂定依法應 經其他機關核准,而未經核准者。法規命令之一部分無效者,其他部分仍為有效。但除去該無效部分,法規命令顯失規範目的者,全部無效。」
三十四、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等之裁定的「侵權行為」,觸犯以下公務員懲戒法:
(一)公務員懲戒法第 2 條規定「公務員有左列各款情事之一者,應受懲戒:一、違法。二、廢弛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
(二)公務員懲戒法第 21 條規定「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審議案件,依職權自行調查之,並得囑託其他機關調查。受託機關應將調查情形以書面答覆,並應附具有關資料或調查筆錄。」
三十五、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等之裁定的「侵權行為」,觸犯以下相關刑法:
(一)刑法第 1 條規定「行為之處罰,以行為時之法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二)刑法第 12 條規定「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罰。」
(三)刑法第 13 條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
(四)刑法第 14 條規定「行為人雖非故意,但按其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者,為過失。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雖預見其能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者,以過失論。」
(五)刑法第 15 條規定「對於犯罪結果之發生,法律上有防止之義務,能防止而不防止者,與因積極行為發生結果者同。因自己行為致有發生犯罪結果之危險者,負防止其發生之義務。」
(六)刑法第 16 條規定「除有正當理由而無法避免者外,不得因不知法律而免除刑事責任。但按其情節,得減輕其刑。」
(七)刑法第 17 條規定「因犯罪致發生一定之結果,而有加重其刑之規定者, 如行為人不能預見其發生時,不適用之。」
(八)刑法第 21 條規定「依法令之行為,不罰。依所屬上級公務員命令之職務上行為,不罰。但明知命令違法者,不在此限。」
(九)刑法第 22 條規定「業務上之正當行為,不罰。」
(十)刑法第 23 條規定「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不罰。但防衛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前項關於避免自己危難之規定,於公務上或業務上有特別義務者,不適用之。」
(十一)刑法第 28 條規定「二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
(十二)刑法第 30 條規定「幫助他人實行犯罪行為者,為幫助犯。雖他人不知幫助之情者,亦同。幫助犯之處罰,得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十三)刑法第 29 條規定「教唆他人使之實行犯罪行為者,為教唆犯。教唆犯之處罰,依其所教唆之罪處罰之。」
(十四)刑法第 31 條規定「因身分或其他特定關係成立之罪,其共同實行、教唆或幫助者,雖無特定關係,仍以正犯或共犯論。但得減輕其刑。因身分或其他特定關係致刑有重輕或免除者,其無特定關係之人,科以通常之刑。」
(十五)刑法第 57 條規定「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為科刑輕重之標準:一、犯罪之動機、目的。二、犯罪時所受之刺激。三、犯罪之 手段。四、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五、犯罪行為人之品行。六、犯罪行為人之智識程度。七、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八、犯罪行為人違反義務之程度。九、 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十、犯罪後之態度。」
(十六)刑法第 121 條規定「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瀆職罪)。
(十七)刑法第 122 條規定「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千元以下罰金。因而為違背職務之行為者,處無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一萬元以下罰金。」(瀆職罪)。
(十八)刑法第 123 條規定「於未為公務員或仲裁人時,預以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於為公務員或仲裁人後履行者,以公務員或仲裁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論。」(瀆職罪)。
(十九)刑法第 124 條規定「有審判職務之公務員或仲裁人,為枉法之裁判或仲裁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瀆職罪)。
(二十)刑法第 125 條規定「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員,為左列行為之一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一、濫用職權為逮捕或羈押者。二、意圖取供而施強暴脅迫者。三、 明知為無罪之人,而使其受追訴或處罰,或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 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瀆職罪)。
(二十一)刑法第 130 條規定「公務員廢弛職務釀成災害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瀆職罪)。
(二十二)刑法第 131 條規定「公務員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令,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萬元以下罰金。」(瀆職罪)。
(二十三)刑法第 134 條規定「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但因公務員之身分已特別規定其刑者,不在此限。」(瀆職罪)。
(二十四)刑法第 165 條規定「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或使用偽造、變造之證據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二十五)刑法第 277 條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傷害罪)。
(二十六)刑法第 296 條規定「使人為奴隸或使人居於類似奴隸之不自由地位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妨害自由罪)。
(二十七)刑法第 302 條規定「私行拘禁或以其他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妨害自由罪)。
(二十八)刑法第 304 條規定「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妨害自由罪)。
(二十九)刑法第 305 條規定「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妨害自由罪)。
(三十)刑法第 311 條規定「以善意發表言論,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罰:一、因自衛、自辯或保護合法之利益者。二、公務員因職務而報告者。三、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四、對於中央及地方之會議或法院或公眾集會之記事,而為適當之載述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三十一)刑法第 313 條規定「散布流言或以詐術損害他人之信用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三十二)刑法第 339 條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 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三十三)刑法第 342 條規定「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三十四)刑法第 355 條規定「意圖損害他人,以詐術使本人或第三人為財產上之處分,致生財產上之損害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間接毀損罪)。
三十六、共同正犯司法植物人被告潘淑潁們:書記官周信義、檢察長張斗輝、主任檢察官范文豪、檢察官黃朝貴、檢察長張文政、檢察官陳昆廷等之裁定的「侵權行為」,觸犯以下貪污治罪條例:
(一)貪污治罪條例第 1 條規定「為嚴懲貪污,澄清吏治,特制定本條例。」
(二)貪污治罪條例第 2 條規定「公務員犯本條例之罪者,依本條例處斷。」
(三)貪污治罪條例第 3 條規定「與前條人員共犯本條例之罪者,亦依本條例處斷。」
(四)貪污治罪條例第 4 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億元以下罰金:一、竊取或侵占公用或公有器材、財物者。二、藉勢或藉端勒索、勒徵、強占或強募財物者……五、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前項第一款至第四款之未遂犯罰之。」
(五)貪污治罪條例第 5 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得併科新臺幣六千萬元以下罰金:一、意圖得利,擅提或截留公款或違背法令收募稅捐或公債者。二、利用職務 上之機會,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三、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前項第一款及第二款之未遂犯罰之。」
(六)貪污治罪條例第 6 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一、意圖得利,抑留不發職務上應發之財物者。……三、竊取或侵占職務上持有 之非公用私有器材、財物者。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五、 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 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未遂犯罰之。」
(七)貪污治罪條例第7 條規定「有調查、追訴或審判職務之人員,犯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或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八)貪污治罪條例第 11 條規定「對於第二條人員,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對於 第二條人員,關於不違背職務之行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九)貪污治罪條例第 13 條規定「直屬主管長官對於所屬人員,明知貪污有據,而予以庇護或不為舉發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公務機關主管長官對於受其委託承辦公務之人,明知貪污有據,而予以庇護或不為舉發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十)貪污治罪條例第 14 條規定「辦理監察、會計、審計、犯罪調查、督察、
政風人員,因執行職務,明知貪污有據之人員,不為舉發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以上本案有關事實、法律、證據已具體說明,請法院採取行動,不得繼續犯罪傷害本人憲法訴訟權「侵權行為」,至盼。
此  致
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民事庭    公鑑
具狀人:語文法資管教育學雙博士、留美研究所學人兩案關係座談會主席、革命實踐研究院政治人才培訓班135期績優研究員、
美國律師團顧問
陳昱元博士
中華民國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星期五

證據如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