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請問:「富邦」與「富昇」是何關係?本案為何列為機密文件,機密文件是保護詐騙集團用的嗎?
請政府相關單位回答以下問題:
一、原光陽機車125Jacket因前碟煞設計不良二次「煞車自摔」,剛買不久,本人要求光陽公司回收並賠償受傷等損害,光陽公司不理會,請富邦保險公司理賠,富邦聲稱賠對方,不賠保險人,請問「保險」何意義?
二、今收到「富邦」來函通知,可以加強保險,多繳一些錢,保對方人與車,本人質疑詐騙集團假合法之名行違法之實,要求說明比較與對照(compare and contrast),「原保險」與「加強保險」有何「相同點」與「相異點」,答覆者是「富昇」而非「富邦」,且答覆內容是pdf檔案,沒有密碼進不去。請問:「富邦」與「富昇」是何關係?本案為何列為機密文件,機密文件是保護詐騙集團用的嗎?
三、經查「富昇」並未立案,詐騙集團嫌疑重大?
四、為何機車在「富邦」保險,資料會落在「富昇」手上行騙?「富邦」保險公司涉嫌「洩密罪」,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
陳昱元博士請教
中華民國一○五年二月三日星期三

2016年1月29日 星期五

最高行政法院第五庭審判長法官黃合文、法官林茂權、法官鄭忠仁、法官吳東都、法官劉介中等外星人裁決書所持見解,太離譜了!太離題了!大法官卻等閒視之?從不提出糾正,讓其浮濫繼續禍國殃民,逍遙法外!讓人不可思議。原來是一群「天龍國西方極樂世界人馬」在台灣司法!原來是帝制時代的「貴族世家」在民主時代的台灣「平民社會」當權!台灣民主病入膏肓!沒救了!這一群人還要一任八年,不要臉!
陳昱元博士請教函
受文者:司法院長賴浩敏先生
地址:10048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1段124號  電話:02-2361-8577
日期:中華民國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主旨:有關  鈞長於中華民國105年1月22日院台大二字第1050002637號函示,
釋憲案議決不受理,本人疑竇重重,請賜覆,請查照。
說明:
  1. 本案原因:以本聲請人「寄電子郵件舉發教育部及國立澎湖科技大學行政違法傷害本聲請人」為由,教育部及國立澎湖科技大學解讀本聲請人「信件騷擾」「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電子郵件是法定「秘密通訊權」,為什麼教育部長可以扮演共犯角色包庇校長王瑩瑋觸犯「洩密罪」?請釋明。
  2. 以本聲請人「提告校長或違法公務員」為由,解讀本聲請人「興訟」「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王瑩瑋觸犯「妨害名譽罪」,因「告違法官員」,一來是本聲請人法定「訴訟權」,二來為「維護社會公共秩序及善良風俗」人人必須挺身而出的公義行為表現,為什麼教育部長吳思華可以扮演共犯角包庇校長王瑩瑋「傷害本聲請人訴訟權」?請釋明。
  3. 「校級」教評會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曾提議情形下,突然提出「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事實上校長王瑩瑋觸犯「洩密罪」,因「教學評量分數」係本聲請人師生間機密資料,更何況是本聲請人「教學專業自主權」,為什麼教育部長吳思華可以扮演共犯角色包庇校長王瑩瑋「傷害本聲請人教學專業自主權及隱私權」?請釋明。
  4. 教育部及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校級」教師評審委員會「逾越權限」,因前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提出「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時」,前校教評會主席王明輝無權限提出新議題,並作成「解聘」決議。「校級」教評會「法律審」無權限提出新議題,嚴重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為什麼教育部長吳思華可以扮演共犯角色包庇校長王瑩瑋包藏禍心「嚴重違反正當法律程序」?請釋明。
  5. 前黃齊達公然侮辱本聲請人還「假驗傷真詐財」,沒有醫療費用,卻求償新台幣20萬元撫慰金,此並非「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原因之一,為什麼國立澎湖科技大學答覆教育部再申訴也提出本事栽贓抹黑成真,違反「法律判決基礎依據當時證據原則」。按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836號判決意旨:「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明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為什麼教育部長吳思華可以扮演共犯角色包庇校長王瑩瑋「以假亂真,謀害得逞」,迄今逍遙法外?請釋明。
  6. 應用外語系系主任王月秋在98學年度本聲請人回校教學時,第一週無預警地擅自宣佈停課,本聲請人及學生無所悉,因剛開學學生有加退選壓力,乃找上系主任王月秋了解,王月秋在學生面前公然侮辱本聲請人,並慫恿學生上網PO文文字誹謗本聲請人,後來上課時本聲請人說明原委,指出本聲請人在學校不可能不到教室上課,化解彼此誤會。該班級畢業時,在謝師宴上公開給本聲請人感謝函,感謝老師寬宏大量,也贊美老師認真教學,連感冒也來教學,此也非「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原因之一,為什麼國立澎湖科技大學答覆教育部再申訴也提出本事栽贓抹黑成真,違反「法律判決基礎依據當時證據原則」?為什麼教育部長吳思華可以扮演共犯角包庇校長王瑩瑋「以假亂真,謀害得逞」,迄今逍遙法外?請釋明。
  7. 教育部及國立澎湖科技大學這樣的事情,「行政院申評及訴願委員教授及律師們」依法應「否定行政處分」,讓案回「公法契約關係」,或認定本案為行政處分,審議行政救濟;未料渠等卻說「本案非行政處分,所以無從行政救濟,駁回訴願」,明明是「行政處分」逾越「公法契約關係」權限,卻無視「行政處分」的事實,公然違反「兩種行政行為併行禁止原則」,兩套標準玩弄人權,圖利行政院律師黃旭田等觸犯刑法挑唆包攬訴訟罪去法院當行政訴訟代理人賺錢。本案是「行政處分」還是「公法契約關係」?請釋明。
八、在憲法上所保障之權利,有遭受不法侵害,經過法定的訴訟程序,並在用盡審級救濟途徑後,取得最終確定終局裁判,認為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的法律或命令,有牴觸憲法的疑義,可以書面向司法院聲請解釋憲法。(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及第八條)。
九、憲法第165條規定:「國家應保障教育、科學、藝術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這是「憲法上所保障本聲請人之權利」。教育部包庇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校校長為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藉故「解聘本聲請人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本聲請人遭受不法侵害」,經法定訴訟程序,且用盡審級救濟途徑。「最高行政法院104年度裁聲字第578號」駁回聲請訴訟救助,因最高行政法院要求繳納裁判費新台幣6000元及強制律師代理大約要花新台幣40000元,本聲請人因無資力,被駁回最高行政法院上訴,這不是「取得最終確定終局裁判」嗎?為什麼不受理?請釋明
十、本受害聲請人案,教育部與國立澎湖科技大學假借教師法第14條理由,聲稱「依法行政」,「依現行教師法第14條第6項審議不得再聘任為教師」,經查教師法第14條全文如下:

第一項教師聘任後除有下列各款之一者外,不得解聘、停聘或不續聘:
一、受有期徒刑一年以上判決確定,未獲宣告緩刑。
二、曾服公務,因貪污瀆職經有罪判決確定或通緝有案尚未結案。
三、曾犯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二條第一項所定之罪,經有罪判決確定。
四、依法停止任用,或受休職處分尚未期滿,或因案停止職務,其原因尚
   未消滅。
五、褫奪公權尚未復權。
六、受監護或輔助宣告,尚未撤銷。
七、經合格醫師證明有精神病尚未痊癒。
八、經學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或依法組成之相關委員會調查確認有性侵
   害行為屬實。
九、經學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或依法組成之相關委員會調查確認有性騷
   擾或性霸凌行為,且情節重大。
十、知悉服務學校發生疑似校園性侵害事件,未依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通
   報,致再度發生校園性侵害事件;或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他人所
   犯校園性侵害事件之證據,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
十一、偽造、變造或湮滅他人所犯校園毒品危害事件之證據,經有關機關
     查證屬實。
十二、體罰或霸凌學生,造成其身心嚴重侵害。
十三、行為違反相關法令,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
十四、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或違反聘約情節重大。
第二項教師有前項第十二款至第十四款規定情事之一者,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委員三分之二以上出席及出席委員三分之二以上之審議通過;其有第十三款
規定之情事,經教師評審委員會議決解聘或不續聘者,除情節重大者外,
應併審酌案件情節,議決一年至四年不得聘任為教師,並報主管教育行政
機關核准。
第三項有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十二款或前項後段情事之一者,不得聘任為教師;已聘任者,除依下列規定辦理外,應報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
、停聘或不續聘:
一、有第七款情形者,依規定辦理退休或資遣。
二、有第八款、第九款情形者,依第四項規定辦理。
三、有第三款、第十款或第十一款情形者,應報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
   ,予以解聘。
第四項教師涉有第一項第八款或第九款情形者,服務學校應於知悉之日起一個月內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審議通過後予以停聘,並靜候調查。經調查屬實者,
由服務學校報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
第五項為避免聘任之教師有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十二款及第二項後段規定之情事,各主管教育行政機關及各級學校應依規定辦理通報、資訊之蒐集及查詢;
其通報、資訊之蒐集、查詢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教育部定之。
第六項本法中華民國一百零二年六月二十七日修正之條文施行前,因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而解聘或不續聘之教師,除屬性侵害行為;
性騷擾、性霸凌行為、行為違反相關法令且情節重大;體罰或霸凌學生造
成其身心嚴重侵害者外,於解聘或不續聘生效日起算逾四年者,得聘任為
教師。
不管過去假借什麼理由解聘本聲請人,顯然學校違反教師法第14條第6項規定「於解聘或不續聘生效日起算逾四年者,得聘任為教師」,為什麼教育部長吳思華可以偽造公文書扮演共犯角色包庇校長王瑩瑋「以假亂真,謀害得逞」,迄今逍遙法外?請釋明。為什麼本教師法第14條與憲法第165條規定:「國家應保障教育、科學、藝術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沒有衝突?請釋明。為什麼教育部與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教評會或申評會委員有公權力舉手否定本聲請人憲法人權,請釋明。為什麼教育部與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有公權力偽造公文書加害本聲請人憲法人權,請釋明。
十一、按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4條:「大法官解釋憲法之事項如左:一、關於適用憲法發生疑義之事項。二、關於法律或命令,有無牴觸憲法之事項……前項解釋之事項,以憲法條文有規定者為限。」本案有否違反憲法第165條:「國家應保障教育、科學、藝術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沒有疑義嗎?本案有否違反憲法第12條:「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沒有疑義嗎?本案有否違反憲法第16條:「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沒有疑義嗎?本案有否違反憲法第11條:「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沒有疑義嗎?本案有否違反憲法第15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沒有疑義嗎?本案有否違反憲法第7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沒有疑義嗎?本案有否違反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沒有疑義嗎?本案有否違反憲法第24條:「凡公務員違法侵害人民之自由或權利者,除依法律受懲戒外,應負刑事及民事責任。被害人民就其所受損害,並得依法律向國家請求賠償」,沒有疑義嗎?教師法第14條有無牴觸憲法,請釋明。
十二、有關中華民國105年1月22日院台大二字第1050002637號函示,請釐清以下問題:
  1. 案子的啟動、過程(流程)、結果都應透明化,這是人事公平第一步。請問:(1)為什麼未給「會議紀錄全本」卻給「節錄本」?隱藏不是真的開會,行政簽結嗎?隱藏人數不足開會嗎?隱藏與會人員簽到嗎?這樣的作法依法有據嗎?大法官可以自認無冕王,不必依法守法嗎?
  2. 決議二所載:「查聲請人所陳,係爭執法院認事用法之當否,並未具體敘明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何法令有何抵觸憲法之處,且法院裁判本身及其所持見解,依現行法制,並非得為聲請解釋之客體。」請問:
(1)最高行政法院第五庭審判長法官黃合文、法官林茂權、法官鄭忠仁、法官吳東都、法官劉介中等適用法規顯有嚴重錯誤,聲稱依據行政訴訟法第104條、民事訴訟法第95條、第78條裁定。事實上,上述所聲稱法條依據根本無關「訴訟救助聲請核准案」,偽造公文裁決書罪證明確。本訴訟救助案適用相關法條只有民事訴訟法第107條:「當事人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者,法院應依聲請,以裁定准予訴訟救助。但顯無勝訴之望者,不在此限。法院認定前項資力時,應斟酌當事人及其共同生活親屬基本生活之需要」及民事訴訟法第109條:「聲請訴訟救助,應向受訴法院為之。於訴訟繫屬前聲請者,並應陳明關於本案訴訟之聲明及其原因事實。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之事由,應釋明之。前項釋明,得由受訴法院管轄區域內有資力之人,出具保證書代之。保證書內,應載明具保證書人於聲請訴訟救助人負擔訴訟費用時,代繳暫免之費用。」最高行政法院第五庭審判長法官黃合文、法官林茂權、法官鄭忠仁、法官吳東都、法官劉介中等該用法條未用,不該用法條濫用,外星人裁決書,大法官掩飾法官黃合文、法官林茂權、法官鄭忠仁、法官吳東都、法官劉介中等偽造公文書犯罪,未提出糾正就是共同正犯。
(2)最高行政法院第五庭審判長法官黃合文、法官林茂權、法官鄭忠仁、法官吳東都、法官劉介中等外星人裁決書所濫用的法條清清楚楚,其中民事訴訟法第78條「訴訟費用,由敗訴之當事人負擔」,本聲請人並非敗訴人,怎麼可以「未審先判」本聲請人敗訴,所以一定要先付費,否則不辦?這沒有違反憲法第16條:「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嗎?大法官怎麼可以睜眼說瞎話「未具體敘明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何法令有何抵觸憲法之處」?
(3)最高行政法院第五庭審判長法官黃合文、法官林茂權、法官鄭忠仁、法官吳東都、法官劉介中等外星人裁決書所持見解,太離譜了!太離題了!大法官卻等閒視之?從不提出糾正,讓其浮濫繼續禍國殃民,逍遙法外!讓人不可思議。原來是一群「天龍國西方極樂世界人馬」在台灣司法!原來是帝制時代的「貴族世家」在民主時代的台灣「平民社會」當權!台灣民主病入膏肓!沒救了!這一群人還要一任八年,不要臉!
(4)「依現行法制」,所指為何?語焉不詳!請釋明。
(5)若「非得為聲請解釋之客體」,當然是「聲請解釋之主體」,有何不可?請釋明。
以上所言,直言不諱,句句屬實,恭請   院長賜覆,銘感肺腑。

謹呈
院長  賴浩敏  先生  公鑑

                                 
請教人:語文法資管教育學博士陳昱元
中華民國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紀錄科科長趙守仁未有偵查權,卻直接簽結告訴案吃案。被告檢察總長顏大和違反「判決偏頗之虞利益迴避」,把「告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等案,案移暗示自己簽結吃案辦」,知法玩法,惡性重大。
刑事告訴狀
受文者:
法務部特偵組
地址:10048臺北市貴陽街一段235號 電話總機:(02)2316-7000
副本:監察院、立法院、司法院、考試院
日期:
中華民國一○五年一月二十八日星期四
告訴人:
陳昱元 男 44, 12, 7
通訊:台南市歸仁區大廟一街90巷32號
電話:0933-355656  E-mail: yuhyuan.chen@msa.hinet.net
被告:
被告一:顏大和  行政院法務特偵組檢察總長
 地址:10048臺北市貴陽街一段235號 電話:(02)2316-7000
被告二:王俊力  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
地址:88048澎湖縣馬公市西文里西文澳309號
電話:(06)921-1699
被告三:王鑫健  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
地址:88048澎湖縣馬公市西文里西文澳309號 電話:(06)921-1699
被告四:趙守仁  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紀錄科科長
地址:88048澎湖縣馬公市西文里西文澳309號 電話:(06)921-1699
犯罪證物:
一、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中華民國105年1月22日澎檢紀貳104他173字第0292號書函。
二、中華民國104年6月30日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澎檢俊公104調8字第2376號書函。
案情:
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紀錄科科長趙守仁未有偵查權,卻直接簽結告訴案吃案。被告檢察總長顏大和違反「判決偏頗之虞利益迴避」,把「告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等案,案移暗示自己簽結吃案辦」,知法玩法,惡性重大。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檢察官王鑫健等擔任偵查職務,對於本告訴人所提告訴案,證據隨卷可稽,卻從未展開偵查,也從未回應本告訴人鉅細靡遺的告訴狀內容,不傳票被告出庭,卻為被告直接湮滅犯罪證據,共犯賤踏告訴人憲法人權。一見本告訴人所提案子,不分青紅皂白一律以「他字案」列編,過了一段時間再以「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所屬各地方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辦理『他字』案應行注意事項」,偏頗選擇性的條規簽結吃案。「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所屬各地方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辦理他案應行注意事項」並非法律,被告當法律用,而且是選擇性的、曲解條規本意的用。監察院李復甸委員提案提出糾正文,迄今多時,法務部不予理會,依然故我,我行我素,有權無責,這是一個法治國家應該有的現象嗎?明眼人一看便知,司法人「假法治之名,行人治之實」;「假司法獨立之名,行貪污無罪之實」。檢察官、法官透過律師當白手套貪污,所以不聘律師就敗訴,刑事自訴及最高法院上訴不聘律師就駁回不辦。李復甸委員明白指出:「發生在高雄地檢署檢察官井天博被控偵辦一件禁藥案,以行政簽結方式結案換取不法所得,經依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等罪嫌提起公訴,顯見『他字案』簽結制度之內部監督控管機制已有失靈情事,除嚴重損及檢察機關聲譽外,對於告訴、告發人案件依刑事訴訟法聲請再議之被害人,因行政簽結而失其救濟之管道。」本人告訴案未偵查先判簽結,依法再告訴又簽結,尤其被告檢察總長顏大和、檢察長王俊力知法玩法「球員兼裁判」,「自己簽結自己被告再吃案」,監察院也不監督,怎麼辦?這如果不是幕後貪污,還會有什麼原因?檢察官可以濫權貪污,永遠「事出有因,查無實據」「混吃等死」嗎?請偵查起訴。
事實與法律:
壹、就被告犯罪證物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中華民國105年1月22日澎檢紀貳104他173字第0292號書函論之,被告犯罪事證如下:
一、被告行政院法務部特偵組檢察總長顏大和、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王鑫健、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紀錄科科長趙守仁等故意迫害告訴人再行申告權,罪證明確。按監察院院台業五字第1030167281號函:依「臺灣高等法院檢察暑署所屬各地方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辦理『他』案應行注意事項」之規定簽結者,因未經起訴或處分之程序,不生實質確定之法律規範效果,告訴或告發之人仍得就所申告之事實再行申告。」被告行政院法務部特偵組檢察總長顏大和等行徑囂張,累犯簽結吃案,逾越權限,共犯迫害我人權,逍遙法外,請偵查起訴。
二、被告行政院法務部特偵組檢察總長顏大和、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王鑫健、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紀錄科科長趙守仁等觸犯憲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凡公務員違法侵害人民之自由或權利者,除依法律受懲戒外,應負刑事及民事責任。被害人民就其所受損害,並得依法律向國家請求賠償。」告訴狀內容與證據俱在,被告行政院法務部特偵組檢察總長顏大和、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王鑫健、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紀錄科科長趙守仁等卻說「未有任何具體指摘,亦未提出相關事證」,故意睜眼說瞎話,傷害告訴人憲法人權,請偵查起訴。
三、本告訴人是「因公務員違法執行公務而申告」,被告行政院法務部特偵組檢察總長顏大和、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王鑫健、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紀錄科科長趙守仁等卻說「係對公務員依法執行公務不服而申告」,偽造「讀書心得報告」公文書,罪證明確請起訴。
貳、就被告犯罪證物中華民國104年6月30日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澎檢俊公104調8字第2376號書函論之,被告犯罪事證如下:
一、被告從未召開偵查庭,直接簽結吃案,濫權偽造公文書直接湮滅犯罪證據吃案,觸犯刑法第211條(偽造變造公文書罪):「偽造、變造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213條(公文書不實登載罪):「公務員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214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第165條:「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或使用偽造、變造之證據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本案被告假借職權機會「偽造公文書」、「湮滅同仁犯罪證據」,罪證昭然若揭,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檢察官王鑫健等罪有該當。
二、刑事訴訟法未有「書函簽結明文」,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檢察官王鑫健等職掌偵查行為,未有法律依據,公然觸犯刑法第125條:「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員,為左列行為之一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檢察官王鑫健等犯罪證據確鑿。
三、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檢察官王鑫健等並未就告訴狀內容一一偵結,而故意偽造公文書扭曲本告訴案,檢察官職在「偵查犯罪」,不在「偽造公文書」,公然觸犯刑法第342 條:「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檢察官王鑫健等犯罪證據確鑿,難以遁形。
四、告訴狀內容指證歷歷,條理分明,每一指控「事實、法律、證據」有目共睹,被告卻「假借偵查不公開,舞弊行為外人無所知」,假惺惺地聲稱「臺端所述事實或告發內容顯與犯罪無關」,把告訴人當神經病亂告人,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主任檢察官王鑫健等公然觸犯刑法第342條:「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 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犯罪證據確鑿,無由兔脫。
五、本案既是「告訴案」(個人法益),亦是「告發案」(國家法益),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主任檢察官王鑫健等故意以「告發案」簽結吃案,技術性地犯規違法。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檢察官依偵查所得的證據,足認被告有犯罪嫌疑者,應提起公訴。如認為犯罪嫌疑不足,或有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規定的情形,則應為不起訴處分。檢察官依現行的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案件可細分為應不起訴、得不起訴與其他理由不起訴三種處理方式。(一)應不起訴:應不起訴又稱為絕對不起訴,刑事案件經過檢察官的偵查以後,發現在法律上是不能提起公訴的,也就是犯罪嫌疑不足或者具有其他法律規定 不得起訴的原因,這時就應該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的規定,對這案件處分不起訴。(二)得不起訴:是指這種案件要不要起訴授權檢察官斟酌情形來決定,所以又稱為相對不起訴或者起訴便宜主義。對於一些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六條規定,不得上訴第三審法院的案件,包括最輕本刑在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之罪,以及 竊盜、侵占、詐欺、背信、恐嚇與贓物比較輕微的案件,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參酌刑法第五十七條所列事項,也就是說依被告犯罪的目的,犯罪時所受的刺激、犯罪的手段、犯罪後的態度等等,認為以不起訴處分為適當,把具有犯罪嫌疑,本來應依法提起公訴的被告,得依職權作出不起訴處分。(三)依其他法定理由不起訴:檢察官終結偵查案件,除了法條規定的應不起訴與得不起訴以外,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一項後段的規定,還可以做其他理由為不起訴處分,這裡所謂「其他理由」是指法律所規定的應該不起訴的原因,其還可以包括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以外者,像告訴乃論犯罪的不合法告訴或者依法不得告訴而告訴等,都可以依這理由作出不起訴的處分。另外,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第一項規定:「被告所犯為死刑、或最輕本刊三年以外之罪,檢察官參酌刑法第五十七條所列事項及公共利益之維護,認以緩起訴為適當者,得定一年以上三年以下之緩起訴期間為緩起訴處分,其期間自緩起訴處分確定之日起算。」據上,不管是「告訴案」或「告發案」,檢察官的法定職權偵查結果只有「起訴」、「不起訴」、「緩起訴」,沒有「書函逕行簽結」的權限。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檢察官王鑫健等知法犯法,犯罪證據確鑿,請起訴。
六、大法官釋字第395解釋文:「訴訟權既係指人民於其權利受侵害時,有依法定程序提起訴訟及受公平審判之權,其性質自屬以確保實體上基本權為目的之程序上基本權。其內涵包括由符合憲法意旨成立之法院依法定程序為公平之審判。法院一方面不得拒絕審判各該權限內之訴訟事件,一方面非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人民(憲法第八條第一項)。因此,對於裁判提出上訴或抗告,對於確定裁判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莫非訴訟權行使之範圍,甚至請求訴訟救助為保障訴訟權之正當行使;請求強制辯護為獲得公平審判之方法,亦為訴訟權所保障。」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主任檢察官王鑫健等「簽結吃案」,迫害「本人依法定程序為公平之審判權」,違反大法官釋字第395解釋文,鐵證如山,請起訴。
七、根據監察院院台業五字第1030167281號函:依「臺灣高等法院檢察暑署所屬各地方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辦理『他』案應行注意事項」之規定簽結者,因未經起訴或處分之程序,不生實質確定之法規範效果,告訴或告發之人仍得就所申告之事實再行申告。」根據「五權憲法設計原理,五權分立『制衡』」,監察院的函示,法務部檢察署檢察官不得「逾越權限」「視若無睹」,這是共識。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主任檢察官王鑫健未偵查逕行簽結吃案,又逾越權限簽結「再行申告」,共犯迫害我憲法人權,嚴重失職,請偵查起訴。
八、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主任檢察官王鑫健等故意湮滅隨狀可稽公文證物簽結,後再以已簽結為理由再簽結,永遠封閉「黑盒子」包庇貪官污吏,渠等的愚民突顯其是最大的貪官污吏共犯,這是本案新事實新證據,不得再濫權吃案:「憲法第十六條規定,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所謂訴訟權,乃人民司法上之受益權,即人民於其權利受侵害時,依法享有向法院提起適時審判之請求權,且包含聽審、公正程序、公開審判請求權及程序上之平等權等。」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檢察官林濬程等濫權直接摧毀我司法上之受益權「聽審、公正程序、公開審判請求權及程序上之平等權等」,是貪污共犯,己身不正何以正人?嚴重濫權失職,請偵查起訴。
九、憲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凡公務員違法侵害人民之自由或權利者,除依法律受懲戒外,應負刑事及民事責任。被害人民就其所受損害,並得依法律向國家請求賠償。」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主任檢察官王鑫健濫權毀我司法上之受益權,迫害我憲法人權,未展開偵查嚴重濫權失職,請偵查起訴,還我所受損害依法律向國家請求賠償權
十、大法官釋字第297號解釋文:「人民有訴訟之權,憲法第十六條固定有明文…,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第二百五十一條第一項規定:『檢察官依偵查所得之證據,足認被告有犯罪嫌疑者,應提起公訴。』既建立公訴制度由檢察官追訴犯罪,犯罪之被害人原得向檢察官告訴,由檢察官依法定程序偵查起訴。」本告訴人向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主任檢察官王鑫健提出告訴,渠等未「依法定程序偵查起訴」,直接簽結吃案,共犯迫害我憲法人權,嚴重濫權失職,請偵查起訴。
十一、監察院曾行文糾正不得簽結,依法應有絕對的拘束力,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主任檢察官王鑫健等故意目中無人、目無法紀,我行我素,濫權共犯害人,罪證明確。監察院司法及獄政委員會101年8月15日通過監委李復甸提案,糾正法務部、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糾正案文指出:「他案行政簽結難以完全排除影響人民權益的可能,法務部欠缺法律授權依據,逕自以行政規則為之,不符法律保留原則,有違法治國積極依法行政原則。」「法務部政務次長陳守煌對此表示,將依監院糾正意旨,督促所屬檢察機關確實改善;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也說,尊重監院意見。」「李復甸表示,他擔任律師時,常常發現有檢察官動輒以他字案偵辦,往往因為行政疏失,甚至人為操控,衍生弊端,但他字案偵辦、簽結的法源僅為法務部『檢察案件編號計數分案報結實施要點』、高等檢察署『辦理他案應行注意事項』等行政規則,現行刑事訴訟法找不到任何條文依據。」「李復甸說,由於缺乏法律依據,常遭外界質疑違反偵查法定原則,法務部應儘速檢討,向司法院建議修改刑事訴訟法,將他字案偵辦給予一定條件限制,避免濫訴。尤其檢方他字案往往突襲偵查報告,妨礙被告行使防禦權,不僅嚴重妨害人權,也影響檢察機關的聲譽。李復甸說,他字案簽結也對原告形成不利,不同於『不起訴處分』可以讓原告聲請再議,檢察官一旦以他字案簽結,也讓原告無路可走,不知道該怎麼辦。」幾年下來,陳守煌不是「督促所屬檢察機關確實改善」而是「任其浮濫」;升官檢察總長顏大和的「尊重監察院意見」,一直以來就是「不理會監察院意見」。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主任檢察官王鑫健故意違反監察院糾正案文,濫權如下:(1)「他字」案者,主要係對於告訴、告發之案件,是否涉及特定人有犯罪嫌疑,尚不明瞭之案件;本告訴人「指明道姓被告有犯罪嫌疑,證據隨狀可稽,應以偵字案辦理」,王俊力、王鑫健等濫權觸法證據明確;(2)「經調查後」可能涉及特定人有犯罪嫌疑者,應即改分「偵字」案辦理,被告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王俊力、主任檢察官王鑫健故意「不調查」逕行簽結吃案,濫權惡性重大;(3)剝奪本告訴人申請再議或交付審判的權力;(4)他案簽結並無實質確定力,被告知法玩法,自認有確定力,所以把前簽結真相不明的案子再簽結。意圖以托延戰術,把犯罪組織治校因檢察官、法官共犯包庇的追訴過期,案子胎死復中,逼告訴人含冤自殺,被告鬼迷心竅,惡性重大,請偵查起訴。
謹呈
檢察總長顏大和 公鑒
具狀人:語文法資管教育學博士陳昱元 
中華民國一○五年一月二十八日星期四

犯罪證物一: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中華民國105年1月22日澎檢紀貳104他173字第0292號書函。




犯罪證物二:中華民國104年6月30日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澎檢俊公104調8字第2376號書函。


clip_image004clip_image006

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原判官朱中和枉法裁判事證一:沒有管轄權,逾越權限判案。民事訴訟法第2條規定:「對於公法人之訴訟,由其公務所所在地之法院管轄。」本案「公法人之訴訟發生地在澎湖,並非台南」,原判官朱中和逾越權限枉法裁判事證明確。
行政訴訟抗告狀
受文者:
莊崑山  台南地方法院院長  地址:70802台南市健康路三段 308 號
電話:06-2956566  傳真:06-2956199
日期:
中華民國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星期三
證據:
證物一: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5年1月25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裁定補繳1000元枉法裁判詐騙裁判費。
證物二: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5年1月8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因未騙到枉法裁判費裁定駁回抗告。
證物三: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4年10月15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裁定行騙枉法裁判費3000元正。
證物四: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4年9月22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正式枉法裁判原判決書。
訴訟標的:
新台幣9,791元
抗告人:
陳昱元 R103158446 男 44年12月7日生 無業
通訊:71799台南郵政第16-35號信箱
電話:0933-355656  E-mail:yuhyuan.chen@msa.hinet.net
被告:
王瑩瑋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校長
地址:88046澎湖縣馬公市六合路300號 電話:06-926-4115
為提起抗告事:
抗告人不服前有關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簡易判決104年度簡字第26號判決書,提出上訴後,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逾越權限」又自己「當上訴審法官並裁定先繳枉法裁判費3000元否則駁回上訴」,意圖「詐財」不成即「湮滅枉法裁判證據」,因此在法定期間內中華民國一○四年十月二十日依法向高雄高等行政法院提起抗告,並敘述抗告的聲明、事實及理由,今卻收到抗告駁回轉由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自行駁回自己枉法裁判抗告狀,枉法裁判情節嚴重,請依法再辦。
抗告聲請:
一、請依法將本案移送澎湖地方法院辦理。
二、請依法「小額訴訟程序」辦理。
三、請依法上訴或抗告三人合議制辦理。
四、請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偏頗判決之虞利益迴避。
抗告事實及理由:
一、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原判官朱中和枉法裁判事證一:沒有管轄權,逾越權限判案。民事訴訟法第2條規定:「對於公法人之訴訟,由其公務所所在地之法院管轄。」本案「公法人之訴訟發生地在澎湖,並非台南」,原判官朱中和逾越權限枉法裁判事證明確。
二、如果原告選擇了無管轄權的法院起訴,在判決前,法院應將案件移送至有管轄權的法院。如果違反專屬管轄的規定,第二審須廢棄原判決,並以判決移送至有管轄權的法院,違反專屬管轄同時也是得上訴第三審的事由。
三、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原判官朱中和枉法裁判事證二:未依法「小額訴訟程序」辦理,而誤用「簡易程序」,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原判官朱中和逾越權限枉法裁判事證明確。在起訴階段,到底應採用何種訴訟程序,按民事訴訟程序訴訟標的價額(以及特定事件)可以區分為通常程序(高於五十萬)、簡易程序(十萬至五十萬)和小額訴訟程序(低於十萬)三種。本案原判官朱中和未採「小額訴訟程序」誤用「簡易程序」,當然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判決無效。
四、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原判官朱中和枉法裁判事證三:小額訴訟程序採取「一級二審制」,亦即第二審地方法院合議庭判決後,該案即告確定,不能再行上訴或抗告。本案原判官朱中和把「第二審地方法院合議庭」誤判成「獨任制」,更荒唐的是:「自我枉法裁判」「自我詐騙3000元裁判費不得」,自我簽結吃案。人人都知道地方法院行政訴訟起訴費是300元,原判官朱中和枉法裁判後,要騙我再審費3000元,台灣法官是詐騙集團,不可思議。
五、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原判官朱中和枉法裁判事證四:自己枉法裁判自己簽結吃案辦,當然構成「利益衝突」未迴避事實。所謂利益衝突,指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時,得因其作為或不作為,直接或間接使本人或其關係人獲取利益者。迴避方式:(一)公職人員知有利益衝突者,應即自行迴避。(二)公職人員有應自行迴避之情事而不迴避者,利害關係人得向左列機關申請其迴避:應迴避者為民意代表時,向各該民意機關為之。應迴避者為其他公職人員時,向該公職人員服務機關為之;如為機關首長時,向上級機關為之;無上級機關者,向監察院為之。迴避事項:(一)公職人員不得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圖其本人或關係人之利益。(二)公職人員之關係人不得向機關有關人員關說、講託或以其他不當方法,圖其本人或公職人員之利益。(三)公職人員或其關係人,不得與公職人員服務之機關或受其監督之機關為買賣、租賃、承攬等交易行為。迴避之做法:公職人員知有迴避義務者,應依左列規定辦理:民意代表,不得參與個人利益相關議案之審議及表決。其他公職人員應停止執止該項職務,並由職務代理人執行之。服務機關或上級機關知有應自行迴避而未迴避情事者,應命該公職人員迴避。民意代表以外之公職人員於自行迴避前,對該事務所為之同意、否決、決定、建議、提案、調查等行為均屬無效,應由其職務斂理人重新為之。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枉法裁判法官朱中和,有應自行迴避之情事而不迴避,對本案所為之同意、否決、決定、建議、提案、調查等行為均屬無效,依法應另覓他處理重新為之。
六、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原判官朱中和枉法裁判事證五:原判官朱中和未移案抗告法院「地方法院合議庭」,當然枉法裁判。法院「地方法院合議庭」認為抗告為有理由者,應廢棄或變更原裁定;非有必要,不得命原法院或審判長更為裁定,行政訴訟法第272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492條規定甚明。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枉法裁判法官朱中和自行了斷,就是湮滅枉法裁判證據,事證明確。
七、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原判官朱中和枉法裁判事證六:不管是上訴或抗告「嚴格事實審法官」沒有權限不做「調查事實真相審判」、沒有權限「茶來伸手飯來張口被動審查」、沒有權限曲解法令「枉法裁判」、沒有權限「濫用假程序正義湮滅被告高官犯罪迫害人權證據」、沒有權限「詐騙裁判費枉法裁判上訴費更貴」、沒有權限「武斷不給訴訟救助」、沒有權限「把法院經營成詐騙法店圖利賺黑心錢」、沒有權限「偽造公文書駁回聲請法官迴避案」、沒有權限「球員兼裁判,被申請迴避卻自己駁回不必迴避辦」、更沒有權限「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兩大國際公約」。原判官朱中和逾越權限,枉法裁判,歷歷在目。
八、原中華民國104年10月15日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裁定,其不適用法律判決裁判事證七如下:
(一)法官朱中和不懂「上訴法院」非其所管,但很懂「濫權詐財,逍遙法外」:
對於簡易訴訟程序之判決不服者,得上訴於管轄之高等行政法院,其上訴,非以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有行政訴訟法第235條第1項、第2項規定可參。按判決不適用法規或適用不當者,為違背法令。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其判決當然違背法令:(一)判決法院之組織不合法者;(二)依法律或裁判應迴避之法官參與裁判者;(三)法院於權限之有無辨別不當或違背專屬管轄之規定者;(四)當事人於訴訟未經合法代理或代表者;(五)違背言詞辯論公開之規定者;(六)判決不備理由或理由矛盾者。行政訴訟法第243條定有明文,此規定依第236條之2第3項準用於簡易訴訟程序之上訴程序,法官朱中和「無知偏頗之虞迴避」,還故意意圖「球員兼裁判吃案」欺人耳目。
(二)法官朱中和不懂「事實審應就事實查證後判決,但很懂預設立場毀滅關鍵性證據」,枉法裁判老用濫招術: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於102年6月4日函請原告切實清查各年度溢發之交通費金額,並辦理追繳,原告並未「切實清查各年度溢發之交通費金額」辦理追繳而是校務會議背書「違法行政」「全面追繳」,本人把審計部回函呈庭上供證實,法官朱中和對於「校務會議背書違法行政」權限之有無辨別不當,配合原告共犯演出,枉法裁判罪證明確。
五、原中華民國104年9月22日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簡易104年度簡字第26號判決書,其不適用法律判決裁判事證八如下:
(一)法官朱中和的「事實概要」,實際上是「虛構事實概要,枉法裁判」,「逍遙法外」。按判決書事實概要:緣原告原係依據「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教職員工警申請交通輔助規定」核發教職員工每人每月500元之上下班交通費,嗣因澎湖縣政府於98年1 月1日起執行大眾運輸工具補助政策,凡設籍澎湖縣之居民得免費搭乘澎湖縣政府公共車船管理處公車,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遂於102年6月4日函請原告切實清查各年度溢發之交通費金額,並辦理追繳。經原告於102年12月30日函請行院主計總處釋疑後,仍要求原告應清查並追繳自98年1月至101年12月溢發之金額。經原告以103年6月11日澎科大總字第0000000000號、103年11月20日澎科大總字第0000000000號函通知被告依規定繳回其於98年9月至100年12月任職期間溢領之交通費9,953元(經原告於本院言詞辯論程序中更正為9,791元),被告仍置之不理,爰提起本訴訟。」其違背法令判決事證如下:
(1)本人從未「申請交通補助費」,原告所提「申請書」未在辯論庭確認,應該是偽造公文書,因原告是偽造公文書迫害本人憲法人權慣犯,迄今逍遙法外中。本人已在辯論庭中當面公開指出原告是偽造公文書迫害本人憲法人權慣犯,法官朱中和未查證,違反事實審規定,當然違背專屬管轄,枉法裁判歷歷在目。
(2)本人雖設籍澎湖縣,但上下班自行開車,從未免費搭乘澎湖縣政府公共車船管理處公車,沒有「優惠重複或溢領問題」,就算是「學校依規定自動撥款入薪水戶頭」,也不能以「溢領」妨害我名譽,法官朱中和未查證,配合原告共犯演出,判決理由矛盾,枉法裁判事證明確。
(3)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遂於102年6月4日函請原告切實清查各年度溢發之交通費金額,並辦理追繳,原告並未「切實清查各年度溢發之交通費金額」辦理追繳,而是校務會議背書「違法行政」「全面追繳」,本人把審計部回函呈庭上供證實,法官朱中和對於「校務會議背書違法行政」權限之有無辨別不當,配合原告共犯演出,枉法裁判事證明確
(4)起訴書所寫「原告以103年6月11日澎科大總字第0000000000號、103年11月20日澎科大總字第0000000000號函通知被告依規定繳回其於98年9月至100年12月任職期間溢領之交通費9,953元(經原告於本院言詞辯論程序中更正為9,791元),被告仍置之不理。」原告言過其實,謊話連篇。原告王瑩瑋所謂「查本校前業以103年6月11日澎科大總字第1030005944號函通知台端,惟截至本文發文日止尚未收到旨揭溢領之交通費款項」係抹黑栽贓,觸犯刑法第211條偽造公文書罪、第213條公文書登載不實罪、第214條使公務員公文書登載不實罪、第310條文字誹謗罪、第313條妨害信用罪及第342條背信罪。因當時被告收到通知,被告電話中曾向主辦曾洪素鸞了解,渠稱本案已撤銷因有人反應,原告卻如上說,觸法事證明確。對於「抹黑、栽贓」,雖被告辯論庭中當場指證,恐龍法官朱中和配合原告共犯演出,未請「曾洪素鸞」出庭應證,違背言詞辯論公開之規定,枉法裁判有目共賭。
(5)原告說「應依規定繳回其於98年9月至100年12月任職期間溢領之交通費9,953元,庭訊時原告更正為9,791元」,若當時以9,,953元繳回,原告不就成了偽造公文書詐欺罪?不管怎麼樣,迄今原告是偽造公文書、背信、妨害名譽已遂或未遂犯,法官朱中和配合原告共犯演出,判決理由矛盾,枉法裁判不言可喻。
(6)綜上所述,法官朱中和的「事實概要」,實際上是「虛構事實概要」,枉法裁判人神共見。
(二)法官朱中和把「非法律當法律用」、欠缺「全國一致性的法律概念」、也無知「地方自治因地置宜的理念」,枉法裁判歷歷在目。本件原告主張(一):「因澎湖縣政府於98年1月1日起提供設籍澎湖之居民免費搭乘大眾運輸工具,而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以目前中央政府各機關學校公教員工上下班交通費之核發,主要比照『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補助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所訂標準辦理,要求原告切實清查各年度溢發之交通費金額,並辦理追 繳。」其違法事證如下:
(1)從頭到尾「追回交通補助費」,從未聽說主要是比照「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補助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所訂標準辦理,到了庭訊時,原告才如是說。到底是「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補助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中的哪一項?法官朱中和的「事實審」也未釋明,當然違背專屬管轄之規定,枉法裁判人神共怒。
(2)「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補助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不是法律,法官朱中和當法律用,權限辨別不當,枉法裁判國際笑話。
(3)「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補助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怎麼可以用在「澎湖縣」呢?法官朱中和不但沒有「全國一致性的法律概念」,連「地方自治因地置宜的理念」也欠缺,權限辨別不當,枉法裁判,誠屬「不適任法官」。
(三)法官朱中和「民粹判決」、「不實際審查但很會偽造事實」,係屬嚴重不適任、枉法裁判法官:本件原告主張(二):「原告提出聲復後,最終審計部仍要求原告應清查並追繳自98年1月至101年12月共4年溢發之金額。經原告通知仍在校教職員工將在其薪資內扣款外,並以103年6月11日澎科大總字第0000000000號函通知已不在校之教職員工(含退休員工)依規定繳回,目前100多名溢領之教職員工已依規定繳回,僅有被告仍未繳回,經原告再以103年11月20 日澎科大總字第0000000000號函通知,仍置之不理。」其違法事證如下:
(1)公務員「依法行政」,不是「依民粹行政」,原告以「103年6月11日澎科大總字第0000000000號函通知已不在校之教職員工(含退休員工)依規定繳回,目前100多名溢領之教職員工已依規定繳回,僅有被告仍未繳回」為藉口當「訴訟說服力」,法官朱中和未查「100多名溢領之教職員工」是哪些?總共有多少員工?原告有否撒謊?一概不查也不知,但卻配合原告共犯演出,真是聽話的乖孩子,明顯為違法行政背書,充當民粹法官,權限辨別不當枉法裁判,誠屬「不適任法官」。進一步說,100多名溢領之教職員工已依規定繳回證據在哪裡?民粹法官朱中和未查。
(2)原告校長王瑩瑋所謂「查本校前業以103年6月11日澎科大總字第1030005944號函通知台端,惟截至本文發文日止尚未收到旨揭溢領之交通費款 項」係抹黑栽贓之說,觸犯刑法第211條偽造公文書罪、第213條公文書登載不實罪、第214條使公務員公文書登載不實罪、第310條文字誹謗罪、第 313條妨害信用罪及第342條背信罪,當時收到通知,本人被告電話中曾向主辦曾洪素鸞了解,牠稱本案已撤銷因有人反應,今卻如上說,觸法事證明確。進一步說,本人並未「置之不理」, 而是於中華民國一○四年八月十三日向澎湖地檢署提出告訴狀,主旨「被告王瑩瑋等抹黑栽贓告訴人『溢領交通補助費』,並假借職權機會藉端索取追回,嚴重觸犯偽造公文書罪、妨害名譽罪、背信罪、詐欺罪及貪污治罪條例,請依法偵查起訴。」本人也當庭遞出「告訴狀副本」給法官朱中和,未料「恐龍法官朱中和」配合原告共犯演出,枉法裁判,人神共怒。
(四)法官朱中和放縱原告「無法律上之原因而使人受利益」,觸法審計法第 17 條,今又包庇原告偽造公文書、詐欺、背信、妨害名譽等事實,助紂為虐,樂當共犯,權限辨別不當,枉法裁判罪證明確。本件原告主張(三):「經查被告於98年9月至100年12月任職期間,共溢領交通費計9,953元(經原告於本院言詞辯論程序中更正為9,791元),依據民法第179條不當得利規定:『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雖有法律上之原因,而其後已不存在者,亦同。』,被告未依規定繳回,顯已該當本條文之規定。」其違法事證如下:
(1)如果「真有撥款進我戶頭」,並非「本人溢領」,而是「原告溢撥」,法官朱中和國語文能力差,共犯原告栽贓、抹黑被告,這個事實原告在辯論庭中表達過,「恐龍法官」朱中和違背言詞辯論之規定,當然枉法裁判。
(2)民法第179條不當得利規定:「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雖有法律上之原因,而其後已不存在者,亦同。」如果「無法律上原因」「公務員違法行政圖利他人」,該怎麼辦?恐龍法官朱中和未釋明。「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2項但書所指,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公平正義維護」事項,依目的性限縮之解釋,應以利益被告之事項為限。法官朱中和卻「以利益原告之事項為限」,權限辨別不當,當然枉法裁判。
(3)從9,953元,原告於言詞辯論程序中更正為9,791元,偽造公文書、詐欺、背信事實,原告是已遂犯或未遂犯,法官朱中和助紂為虐樂當共犯,權限辨別不當,當然枉法裁判。
(4)審計法第17條「審計人員發覺各機關人員有財務上不法或不忠於職務上之行為,應報告該管審計機關,通知各該機關長官處分之,並得由審計機關報請監察院依法處理;其涉及刑事者,應移送法院辦理,並報告於監察院。」本案審計人員並未把「校長王瑩瑋依有財務上不法或不忠於職務上之行為,請監察院依法處理」,當然證明沒有「溢撥情事」,何來被告「溢領邏輯」?何來被告「不當得利指控」?公務員違法不必負賠償責任,還可以栽贓嫁禍無辜者?不適任枉法裁判法官朱中和醜態畢落,罪證確鑿。本人被告係貪污瀆職案件之檢舉人應給獎勵及保護,貪污治罪條例第 18 條明定。法官朱中和權限辨別不當,不但不給被告「獎勵及保護」,還包庇原告犯法加害被告,助紂為虐樂當共犯,當然枉法裁判。
(五)「空泛猜測之詞」法官朱中和卻拿來當證據,故意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權限辨別不當,當然枉法裁判。本件原告主張(四):「按關於公法上不當得利,向為學術界及實務界所普遍認同,並形成一定程度之法規範,可拘束相關當事人,公法上不當得利之返還請求權,自可加以類推適用。」以上「空泛猜測之詞」不能當證據,法官朱中和國語文能力差卻拿來當證據,權限辨別不當,當然枉法裁判。
(六)法官朱中和故意「讀不懂中國字」,違反「論理法則」,腦筋不清楚,權限辨別不當,當然枉法裁判。被告答辯(一):依行政院主計總處103年3月4日主基作字第0000000000號函示要旨:「『交通費之計費應以各種交通工具中較合理、節省、段數最少之方式為之,且如有優待票或其優待措施者,均應以折扣後之票價計算,並依實際情況訂定補助上限。本案基於各機關一致性之規範,仍請依上開核示辦理。』原告未依上開核示辦理,竟全部收回,並未實際計算交通費。」整個函示要旨三要點:
(1)交通費之計費「以各種交通工具中較合理、節省、段數最少之方式為之」。
(2)「如有優待票或其優待措施者,均應以折扣後之票價計算,並依實際情況訂定補助上限。」
(3)既然是上下班交通補助費,每位教授所住地點不同,當然交通費之計費有別,為什麼一律補助500元呢?法官朱中和未查。「有優待票或其優待措施者」,為什麼不扣「優待票」差額後補助,還一律補助500元?法官朱中和未查。本人上下班自行開車,根本不搭公車,既使有補助500元,也沒有「重複優惠」不當得利,為什麼「別人免費搭公車,又領交通補助費500元重複優惠」返還不當得利,可以適用到本人本案上?法官朱中和腦筋不清楚,權限辨別不當,當然枉法裁判。
(七)原告犯罪事實、法條、及證據、隨卷可稽,法官朱中和未依事實審職權調查,權限辨別不當,當然枉法裁判。被告答辯(二):「原告係依據自行訂定之澎湖科大教職員工警聲請交通費輔助規定發給交通費」,未計算清楚就通通收回,並不合理,法官朱中和枉法裁判事實:
(1)當時「依什麼法規核發交通補助費?」
(2)「每位教授核發標準各為如何?」
(3)「每位教授實際上每個月學校入帳多少錢?」
(4)「每個月學校入帳的證據在哪裡?」
(5)「今日追回的法令依據在哪裡?」
(6 )「法律不朔既往原則,為什麼98年發生的事情現在可以追朔?」
(7)「為什麼審計部不懂民事追朔期為五年?」
(8)為什麼審計部未依審計法第 17 條「審計人員發覺各機關人員有財務上不法或不忠於職務上之行為,應報告該管審計機關,通知各該機關長官處分之,並得由審計機關報請監察院依法處理;其涉及刑事者,應移送法院辦理,並報告於監察院」辦理,原告犯罪事實、法條、及證據,隨卷可稽。法官朱中和未依事實審職權調查,權限辨別不當,當然枉法裁判。
(八)法官朱中和「未把證據在辯論庭認證」、「未把證據公文要旨一一描述」、「未在辯論庭辯證」、故意「包裹湮滅證據」,當然枉法裁判。判決書實體事項四所載:「本件事實概要欄所載之事實,除後列爭點外,業經兩造各自陳述在卷,並有審計部103年8月22日台審部教字第0000000 000號函影本、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103年4月3日審教處一字第0000000000號函影本、教育部103年3月10日臺教秘(一)字第 0000000000號函影本、行政部主計總處103年3月4日主基作字第0000000000號書函影本、國立澎湖科技大學103年6月11日澎科大總 字第0000000000號函影本、103年11月20日澎科大總字第0000000000號函影本、債務人溢領交通費金額清冊、被告於98年8月14日 填報之上下班交通車票費申請單影本、被告之全戶戶籍謄本、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核發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影本、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104年8月26日審教處一字第 0000000000號書函影本附於本院卷可稽,堪認為真實。本件爭點為:被告是否確有設籍澎湖,可免費搭乘公車,仍於98年9月至100年12月任職期間溢領之交通費9,791元,經原告請求返還被告仍置之不理?」法官朱中和枉法裁判事實:
(八之一)法官朱中和未把公文大要描述,共犯包裹湮滅證據意圖彰顯,詳述如下:
(1)中華民國103年3月4日,行政院主計總處根據澎科大102年 12月30日澎科大總字第1020012861號函,聲請釋示「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要求清查各年度溢發交通費金額並辦理追繳」,以「主基作字第 1030200158號書函」說明內容為「依行政院96年8月8日院授主忠字第0960004542號函示,交通費之計算應以各種交通工具中較合理、節省、段數最少之方式為之,且如有優待票或其優待措施者,均應以折扣後之票價計算,並依實際情況訂定補助上限,本案基於各機關一致性之規範,仍請該校依上開 核示辦理。」
(2)中華民國103年3月10日教育部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103年3月4日「主基作字第1030200158號函」發函「臺教秘(一)字第 1030032696號」,其說明內容為「依行政院96年8月8日院授主忠字第0960004542號函示,交通費之計算應以各種交通工具中較合理、節省、段數最少之方式為之,且如有優待票或其優待措施者,均應以折扣後之票價計算,並依實際情況訂定補助上限。本案基於各機關一致性之規範,仍請依上開核示 辦理。」
(3)中華民國103年4月 3日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根據「審計法施行細則第14條規定辦理及復澎科大103年4月1日澎科大主字第1030003075號函」,以「審教處一字第 1038552142號」函回應:主旨「貴校續復本處抽查民國101年度財務收支及決算審核通知事項辦理情形一案,復如說明,請查照於文到30日內辦理見 復。」說明內容「…承復:將清查98年1月至101年12月共4年溢發之交通費金額,並辦理追繳。請續將繳回結果函知本處。」(4)中華民國103年11 月20日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根據「教育部103年3月10日臺教秘(一)字第1030032696號函」及審計部103年8月22日台審部教字第 1038502967號函栽贓「查本校前業以103年6月11日澎科大總字第1030005944號函通知台端,惟截至本文發文日止尚未收到旨揭溢領之交 通費款項,請於本函到10日內繳回,否則將依規定追繳 。」
(八之二)法官朱中和未把以下證據,在辯論庭認證,湮滅證據欺人耳目,意圖
彰顯,詳述如下:
(1)審計部103年8月22日台審部教字第0000000000號函影本內容為何?未釋明。
(2)國立澎湖科技大學103年6月11日澎科大總字 第0000000000號函影本內容為何?未釋明。
(3)債務人溢領交通費金額清冊,未查證?
(4)被告於98年8月14日填報之上下班交通車票費申請單影本,未查證?
(5)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核發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影本,未釋明?
(6)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104年8月26日審教處一字第 0000000000號書函影本內容為何?未釋明。
(4)被告在澎湖設籍,可免費搭乘公車,卻從未搭乘公車,有否「重複優惠」該返還交通補助費,未釋明?
(5)本人已提「告訴狀」,為什麼還抹黑本人「置之不理」?未釋明。
(八之三)「恐龍法官」朱中和的「判決書實體事項」,事實上是「共犯包裹湮滅證據」、「以假當真湮滅證據」、欺人耳目的「判決書虛構事項」,嚴重失職,權限辨別不當,枉法裁判就在字裡行間,郭台銘說「魔鬼藏在細節中」。
(九)法官朱中和判決不備理由、違反「事實審」職責、觸犯「審計法第 17 條規定」、扮演地下錢莊討債集團角色,枉法裁判罪證明確如下:
(九之一)判決書中所載:「本件係原告國立澎湖科技大學與被告所定聘僱契約所生之交通補助費之返還不當得利之法律關係,屬公法上契約即行政契約所生之不當得利,至得依行政訴訟法提起一般給付之訴。按『有下列情事之一者不得發給交通費:…『有由各機關提供交通工具或附搭各種公有車輛上下班者』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補助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第二項(二)定有明文;本件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以目前中央政府各機關學校公教員工上下班交通費之核發,主要比照『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補助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所訂標準辦理,原告至應依其規定切實清查各年度溢發之交通費金額。而行政契約,本法未規定者,準用民法相關之規定,行政程序法 第149條亦有明文。民法第179條規定『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雖有法律上之原因,而其後已不存在者,亦同。』、又民法第229條規定『給付有確定期限者,債務人自期限屆滿時起,負遲延責任。給付無確定期限者,債務人於債權人得請求給付時,經其催告而未為給付,自受催告時起,負遲延責任。其經債權人起訴而送達訴狀,或依督促程序送達支付命令,或為其他相類之行為者,與催告有同一之效力。』依民法第233條第1項前段及第 203條規定:遲延之債務,以支付金錢為標的者,債權人得請求依法定利率計算之遲延利息;應付利息之債務,其利率未經約定,亦無法律可據者,週年利率為百分之五。」法官朱中和枉法裁判罪證如下:
(1)被告並非「有由各機關提供交通工具或附搭各種公有車輛上下班者」不得發給交通費對象,判決理由不備,枉法裁判事證明確。
(2)「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補助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並非法律,法官朱中和當法律用,判決理由不備,枉法裁判事證明確。
(3)「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補助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是「地方自治事項」,「澎湖縣」不是「台北市」,法官朱中和與審計部官員法律水準等同,還把自己扁為「審計部」的下級單位,無權更正上級錯誤,國際級笑話。
(4)原告並未依規定切實清查各年度溢發之交通費金額,法官朱中和不查還背書,嚴重違反「事實審」職責,不適任法官已在字裡行間見證。
(5)無法律上之原因,原告圖利他人受益,是原告背信、詐欺、瀆職,而非被告「不當得利」,法官朱中和判決理由矛盾,枉法裁判事證明確。
(6)原告違法行政事證明確,觸犯審計法第 17 條「審計人員發覺各機關人員有財務上不法或不忠於職務上之行為,應報告該管審計機關,通知各該機關長官處分之,並得由審計機關報請監察院依法處理;其涉及 刑事者,應移送法院辦理,並報告於監察院。」原告若未受「審計法第 17 條規定處罰」,表示原告前未違法,當然「溢撥」「溢領」交通費也不違法,何來「追討」並繳交「遲延之債務」?法官朱中和判決理由矛盾,枉法裁判事證明確。
(7)原告與被告並非「債權」、「債務」關係,何來繳交「遲延之債務」?法官朱中和判決理由不備,枉法裁判事證明確。
(8)法官朱中和說:「經債權人起訴而送達訴狀,或依督促程序送達支付命令,或為其他相類之行為者,與催告有同一之效力。」為什麼判「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玖仟柒佰玖拾壹元及自民國103年11月2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原告說了算,還是法官朱中和判了算?一般「利息計算」都是以起訴算或判決算,法官朱中和卻以原告說了算,法官朱中和扮演地下錢莊討債集團角色,為什麼這麼卒仔?
(九之二)判決書中所載:「查本件原告所主張之前開事實,業據其提出原告審計部103年8月22日台審部教字第0000000000號函影本、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103年 4月3日審教處一字第0000000000號函影本、教育部103年3月10日臺教秘(一)字第0000000000號函影本、行政部主計總處103年3 月4日主基作字第 0000000000號書函影本、國立澎湖科技大學103年6月11日澎科大總字第0000000000號函影本、103年11月20日澎科大總字第 0000000000號函影本、債務人溢領交通費金額清冊、被告於98年8月14日填報之上下班交通車票費申請單影本、被告之全戶戶籍謄本、臺北市政府所 屬各機關學校核發員工交通費注意事項影本、審計部教育農林審計處104年8月26日審教處一字第0000000000號書函影本附於本院卷可稽,堪認為真 實。而被告於98年9月至100年12月間即屬可免費搭乘公有車輛上下班之人。不得享有交通費之補助,仍由原告撥給被告後領取之,迄未退還。致原告溢支交 通費9,791元,被告即屬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有利益,致原告受損害,而構成公法上之不當得利,至屬明確。而被告所上揭主張,均未據舉證,無非卸責之詞, 尚無可採。原告依公法上不當得利之法律關係,提起給付訴訟,依法洵無不合。從而,原告依前開規定請求被告給付9,791元,及自103年11月21日催告 函翌日即103年11月2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遲延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其原請求同年月20日,即當日起開始付息部分,為無理由 應予駁回。」法官朱中和枉法裁判罪證如下:
(1)如前指證:「恐龍法官」朱中和的「判決書實體事項」,事實上是「共犯包裹湮滅證據」、「以假當真湮滅證據」、欺人耳目的「判決書虛構事項」,嚴重失職,權限辨別不當,枉法裁判就在字裡行間,郭台銘說「魔鬼藏在細節中」。
(2)被告雖屬可免費搭乘公有車輛上下班之人,但從未「搭乘」,因自行開車,所以並非「不得享有交通費補助」或「雙重優惠」的對象,「恐龍法官」朱中和嚴重誤判。
(3)被告在辯論庭「清清楚楚」表達事實,也把「審計部回函」當面呈庭上供,「恐龍法官」朱中和湮滅證據,判決書隻字未提,還指控本人「而被告所上揭主張,均未據舉證」,老人痴呆了嗎?不適任法官,請調辯論庭錄影帶證明。

此致

台南地方法院院長公鑒
抗告人:語文法資管教育學博士陳昱元
中華民國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星期三
證據如后:
證物一: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5年1月25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裁定補繳1000元枉法裁判詐騙裁判費。
證物二: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5年1月8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因未騙到枉法裁判費裁定駁回抗告。
證物三: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4年10月15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裁定行騙枉法裁判費3000元正。
證物四: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4年9月22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正式枉法裁判原判決書。


















證物一: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5年1月25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裁定補繳1000元枉法裁判詐騙裁判費。



證物二: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5年1月8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因未騙到枉法裁判費裁定駁回抗告。



證物三: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4年10月15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裁定行騙枉法裁判費3000元正。
clip_image004
證物四:台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枉法裁判原判官朱中和於中華民國104年9月22日104年度簡字第26號正式枉法裁判原判決書。

clip_image006clip_image008clip_image010clip_image012
clip_image014